随着年岁的增长,故乡的记忆已经越来越模糊。唯有那房前屋后的成片竹林始终难忘,那可是我整个儿童少年时代魂牵梦绕的乐园。 春天的竹笋 印象中的老屋是几间破旧的茅草屋。因为时不时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