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的北京,秋风凛冽,像寒冬一样让人瑟瑟发抖。 下午,我们在陶然亭公园游玩时,广播里说,傍晚有大风,要游人注意安全。为躲避大风,我们回到宾馆拿上行李,早早来到了火车西站。 西站...

那一年我回台湾来九个月。 当时手边原先只有一本新书打算出版,这已经算是大工作了,因为一本书的诞生不仅仅表示印刷而已。 虽然出版社接手了绝大部分的工作,可是身为作者却也不能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