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忆少年事 本人打小就个性鲜明,用本地俗话说叫隔路,也叫各色,是个不会盲从的孩子。 记得上小学时,母亲给我穿上熨好的带裤线的裤子后,我一定要跪在炕上用膝盖行走一通,目的是把裤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