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三十,村子北头的唢呐声响起了,悲壮的音乐从那边穿透红砖绿瓦,钻进村庄里每个人的耳朵里。它正在用低沉的声音宣告一个事情,我走了,永远地离开了你们,现在轻轻地跟你们道一声再...

年 文翔鹰 1. 一次又一次,敲响钟声,一次又一次,为自己剃度,抄写经书。 烟花爆竹,弥散开的过眼云烟,皆是一场弥合间的法式。 雪悼念着雪,白或苍茫点燃着白或苍茫,使骨头更加的高风亮...

新的一年又要来到了,期盼、恐惧、兴奋、彷徨不一而足。 年,是一个节日,年是一个符号。过年了,远方的人不管是打工的,经商的,还是大老板都要回老家那个生你养你的地方。因为那里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