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是在他53岁的那年夏天去世的,那个日子和帽匣里的宝贝一样永远清晰地记在我的心里。 1988年夏天,我刚参加完高考,高考的分数还没出来,我就在孤苦无助中永远失去了父亲。 父亲出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