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王霁良 于 2024-6-15 09:59 编辑 11岁时的那双鞋,那双解放鞋,只试穿过一次,只试了一只脚,作为弃物,我爬上白杨树小心地把它们放在了村西口大队部的后屋瓦上,为的是上下学路上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