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虑了很久,我还是回到了故乡。南方那个小镇,我虽生活了两三年,可它终究还是安放不下我的灵魂。于我而言,或许他乡永远都觉陌生,那儿没有我的根,只是像一朵浮云。再也经不起风吹雨...

考虑了很久,我还是回到了故乡。南方那个小镇,我虽生活了两三年,可它终究还是安放不下我的灵魂。于我而言,或许他乡永远都觉陌生,那儿没有我的根,只是像一朵浮云。再也经不起风吹雨...

知青小屋的灯火 今天,由于爱人不上班,因此,就用不着我开车送她,于是起了一个早床赶往市政府二办,顺便想在机关食堂吃个早餐。 初春的晨曦,小雨依然淅淅沥沥,黑夜正欲隐去,只有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