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于压力的以前和放飞自我的现在。 你想要哪个?我想 都不愿意要前者。 生命的到来总是有太多的期许,那个曾经的我们也曾是如此被期待。 如果说那时的我们太纯真太容易接受命运,那么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