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我回到老家,母亲对我说:“邻居家来了一个与我同姓的,辈分也相同,他认我作了大姐,我认他作了弟弟。你们以后见到他一定要喊‘舅舅’哟!”我暗自想,他新来乍到,见母亲实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