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把自己想象成一只猫,黑暗中孤独群体的一员,著一身黑色的寓言,与同伴,三五成群,蹲守在小区的进出口或者别处,凝望着行人匆匆、高楼林立、商铺满目以及秋雁长空,目光看上去空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