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在白露这个节令的早晨,我站在楼下花坛去看那株我和妻子移栽的一丛芦苇,叶子上擎着晶莹的露珠,过路人,陌生人,经过的时候,都投来一瞥,当初我和妻子就是嫌这个地方的风景太单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