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经历了无数次采撷、压榨之后,生我养我的那个村庄,就像我那归去来兮的老母,呼唤着我的乳名,在风中不停的吆喝。故乡的回声暖暖的,柔柔的,悠远而又绵长,一种夕阳的颜色 …… 一、...

灰色的麻雀唧唧哇哇的,成群飞下来,与老母鸡和大公鸡抢麦粒。它们的嘴很快,麻雀啄这边的,鸡啄那边的,一不小心两个尖嘴怼到一块儿,扎在一个麦子粒上。公鸡很生气,扇动着红翅膀要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