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实在是太沉寂了。 我得回去,我们都得回去。在无根的城市里待太久,唯有踏上返乡之路,我的心才是踏实的,肉体和灵魂也才能获得些许慰藉。虽然每年返乡,我的内心都在刮风、下雨和飘...

涞园寻雨 雨不见了。 我猜想它钻入了涞园,便悄悄地走进去,试图找到它,跟它谈谈心。我不希望雨重新返回天空,再变成云,变成云的泪珠,来撩拨五月的相思。那完全没有必要,爱一次就够...

冬日晚钟 整个晚冬,那两扇木门都关闭着,落满了灰尘。风从门上的洞孔钻进钻出,没有一点声响,那是冬季无法言说的哀伤。门框两侧,贴着一幅去岁的春联——上联的汉字早已被寒冷盗走,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