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和一个同年转业的转友一起吃饭,陪他招待来自老家到荆州出差的战友,席间聊起旧事,不经意说起转业都已经十年了……我说那时在等待安置的日子里,心情好彷徨,现在回过头再去看,一...

黄昏,走在街头,耳边突然传来陈奕讯的《十年》,“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听着这首歌,十年似一部电影,一组组...

如果把十年看做一个标尺,用以度量我们的一生,除去极少数长寿之人,所谓人生百年,至多不过十个十年而已,而我的第六个十年业已过去了一半。如此一想,顿觉可怕。曾几何时,总喜欢说来...

走进故乡,坐在杂乱的木床上,流星从眼里飞落,天空仍是昨天一般高远。 “叫姑,快叫姑姑,当年要不是你姑给你抢救治疗,现在就没有你了。”邻家大嫂拍打着一个男孩的肩膀站在我的面前。...

《笑纳,刚刚好的遇见》———我与河北小小说十年 张鸥 平常人过平常日子,心里都有个梦与远方。我的梦筑在执著与热爱中。可能是土地滋养的情愫吧,我热爱着生命的律动,春草萌芽春柳绽蕾...

《我在西藏五十年》开头的话 1956年10月,我有幸参加了中共湖南省委赴藏干部大队,去西藏工作。可是我们来到西安,在那里等汽车就等了三个月,后来就是西藏“风云突变”,毛主席决定西藏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