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着祥云从天边归来 中山先生由清风随伴 走遍北方山河之后来到 梦魂萦绕的故乡香山 眼前的美景使他大吃一惊, 广袤大地高楼林立成片厂房 现代城市处处展现着繁华 民众的车流满载富裕安康...

我所熟悉的春堂先生 朋友,您读过曲波先生的长篇小说《林海雪原》吧?那么,您应该记得有一位壮烈牺牲的英雄——高波,这是一名真实的英烈,他的原名叫高新亭。今天我写的这篇文章里的主...

林良多的战斗 我们的热血同胞林良多先生的英文诗《你们究竟要我们怎样生存》,是一记利箭,是一支匕首,是一掷投枪,一口气20个“当我们”更是排炮,轰向某些西方人。 这是勇敢的战斗,林...

国内著名文学评论家周纪鸿先生印象 一位普通读者 王维明 第一次看到周纪鸿先生的名字,是他为程湛馨先生的长篇小说《家的变迁》撰写的书评《仿佛是“平凡的世界”来到冀东》和为《家的变...

我认识的作家程湛馨先生 一位普通读者 王维明 在县直单位从事了三十五年的行政管理工作,没有机会享受科级以上领导干部退二线的待遇,还是有自知之明自己主动地要求从中层干部的岗位上退...

先生。我不敢写读你的感想。 我大二时在语文课上讲过您的作品,我知道他们一直对您有误解。 可是我的言语也未必会让他们理解您先生。 如果太尊敬一个人,我们就不敢妄下评论。 先生,我为...

我记忆中的老舍先生(1) 老舍先生含冤逝世已经二十多年了。在这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内,我经常想到他,想到的次数远远超过我认识他以后直至他逝世的三十多年。每次想到他,我都悲从中来。我...

哭冯至先生(1) 对我来说,真像是晴空一声霹雳:冯至先生走了,永远永远地走了。 要说我一点都没有想到,也不是的。他毕竟已是达到了米寿高龄的人了。但是,仅仅在一个多月以前,我去看...

回忆陈寅恪先生(1) 别人奇怪,我自己也奇怪:我写了这样多的回忆师友的文章,独独遗漏了陈寅恪先生。这究竟是为什么呢?对我来说,这是事出有因,查亦有据的。我一直到今天还经常读陈先...

站在胡适之先生墓前(1) 我现在站在胡适之先生墓前。他虽已长眠地下,但是他那典型的“我的朋友”式的笑容,仍宛然在目。可我最后一次见到这个笑容,却已是五十年前的事了。 1948年12月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