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早晨,我久久伫立在元古堆校园门口的晨光中,感受时光的穿越。 初升的太阳透过云层罅隙,筛下千丝万缕晨曦,像薄纱一样轻轻笼罩着那精致的校门、雪白的院墙、砖混结构的三层教学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