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来,我有一个巨大的遗憾,就是不会任何乐器,事实上,就连简谱都不识。我在老家上小学和初中时见过的乐器,只有学校里仅有的那一台脚踏风琴——这么说也不太准确,因为村里婚丧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