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刘江生 我打哈尔滨走过,去参观郊外的萧红纪念馆,一路的呼兰市情随物,赋形, 紫色的花卉异常绚丽,挤着热闹。萧红定格为一尊石雕坐着,梳着长辫,右手托 着腮帮,仿佛是在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