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相信他所做的跟他的私欲分毫无关, 他相信有一种深厚的力量在岿然向前, 伟大的时代运动使他的天赋得以展现, 他的内心曾经历过狂风暴雨, 他的眼光曾停留在花浓柳暗, 他曾沉迷于恣情纵...

他相信他所做的跟他的私欲分毫无关, 他相信有一种深厚的力量在岿然向前, 伟大的时代运动使他的天赋得以展现, 他的内心曾经历过狂风暴雨, 他的眼光曾停留在花浓柳暗, 他曾沉迷于恣情纵...

去年那天,也是冬天,我在阳明山竹子湖一带走路,同行的人随口问了一句:“你一生里最好的朋友是谁?”还在沉吟,又说:“不许想的,凭直觉说,快讲——”讲了,是父亲母亲姐姐小弟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