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遇见陈峰是在天津某医院的一个黄昏,我是来这个医院进修学习的,而他是来特意找我的。 “咱俩是不是应该谈谈了。”他突然冒出这句话,我有些不知所措。 我理了一下思绪,回了句:“我...

人老了,总会这样或那样的遐想,想象一片晴朗的蓝天,蓝天下有一栋木屋,木屋旁有一个庭院,庭院里有花有草。然后从庭院里向外张望,几亩田地就齐整地落在不远处开着金灿灿的油菜花,那...

西边霞光,遍地开花。夕阳西下,把一池渐渐冷却的温水,撒向大地。 我携着凛凛的寒风,在霓灯丽彩的霞光中穿梭,在斜阳照满的都市里飘零。 一个人,一颗心,在一个初冬的黄昏里静静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