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习惯了太阳东升西落,习惯了黑夜与黎明,习惯了一日三餐家人相伴,习惯了门口络绎不绝的同乡或旅人。一切的一切像是本应该存在的,正如每天一呼一吸间的空气,阴晴轮转的蓝天,云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