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真正喜欢一个人,最根本的原因,不是因为这个人好看,或者条件好,而是因为这个人有趣。我们,都喜欢同有趣的人在一起。 朱光潜说: 我生平不怕呆人,也不怕聪明过度的人,只怕对着...

我们真正喜欢一个人,最根本的原因,不是因为这个人好看,或者条件好,而是因为这个人有趣。我们,都喜欢同有趣的人在一起。 朱光潜说: 我生平不怕呆人,也不怕聪明过度的人,只怕对着...

相由心生,境随心转,一个人的格局有多大,取决于视野所处的高度,更在于心海纳川的宽度。 用眼看世界,难免一叶障目;用心观世界,万物尽收于眼底;而用一颗优等的心去触摸世界,一人一...

雨,就那么迫不急待地倾泻而下,哗哗地打在头发上、脸上、身上、心上,丝丝寒意直透心扉。分不清脸上流淌的是雨,还是泪,看不清路在何方,只能傻傻地伫立在十字路口,任冷雨无情敲打。...

第一次见他,是2017年年关将近的时候。 千百年间,他所居住的那一座小山村,一直蜗居在太行山长长的臂弯里。村庄南面,一弯自东向西的清漳河,以持久的坚韧和不懈,硬生生在山谷间冲刷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