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抽丝,桃花吐蕊,樱花灿烂。春天在一夜的春风里,在阵阵的细雨中降临人间,带着她特有的温柔与娇羞,这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景色更让人流连往返,不舍离开。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春暖花...

杨柳抽丝,桃花吐蕊,樱花灿烂。春天在一夜的春风里,在阵阵的细雨中降临人间,带着她特有的温柔与娇羞,这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景色更让人流连往返,不舍离开。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春暖花...

说到舞场舞厅,我们都会想起舞池里成双成对缠绵摇曳的身影。 但在北方一座弥漫风雪的小城里一个不起眼的舞厅,却有一位老人独自迈着舞步跳了三十年! 一首歌,一首如雪花般洁白冷寂的歌...

人群里,一些人问一个胡子拉碴的老男人:“自个儿吃饭还是和孩子们吃呢?” “自个儿做呢。” “会做饭?” “啥会不会的,凑乎吃点得了。” “那天天你都做啥吃啊?” “煮面条,一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