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间最单纯的色彩是什么? 山水中最简单的风景是什么? 现在的人已不习惯这样既“虚”又“无”的问题。我独对面前这汪平静的蓝色,时间拉长了思维的波动,这两个问题就轻巧地从我盛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