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年后,我去寻访一条路,却看到路已被草活埋。 那些草,像旗开得胜的复仇者刚刚历经一场庆功的盛宴那般,一副烂醉如泥的狂傲姿态,睥睨着我,摇头晃脑,得意扬扬。 我步入草中,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