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儿也不像我当年高中学英语那样,一个单词的发音要标注音近的汉字,还是记不住怎么读。穿行内蒙古东部,一路上看到的蒙语名字,我记得住很多。
  我念一组:查干淖尔、巴彦淖尔、胡尔勒、和日木、哈日哈达、海仁扎拉、巴仁哲里木……这些名字带着非常蒙古化的色彩,沿途读着,仿佛看得见,从这些名字里冲出着蒙袍,骑骏马的人,一眨眼,又消失在茫茫草原、青绿旷野。名字和意象有着微妙的联系。
  这些名字的后面都带着“嘎查”两个字。初读,仿佛是一个象声词,就像折断一根木头,和汉语的拟声词“咔嚓”差不多。多么像内蒙古人的性格,一刀一个痕,一斧头下去就是木屑飞。
  嘎查是什么?是一粒粒珍珠。我穿行在通辽往霍林郭勒的国道上,出现这样的观感,国道如黑色的绳线,想到这些名字就像是珠玑,但相距很远不会碰在一起发出声音,因为每个嘎查相隔得远,可遥望而不能抚摸。当我知道嘎查就是村屯的意思,我跟乘车的朋友说,我的村子叫“南桥头嘎查”,他们说感觉是嫁接的。是啊,内蒙古的村子,连名字都显得别致,纯粹的“蒙色”,这种蒙文化一直保留至今,时代没有改变名字,但嘎查的内涵却不同了。嘎查的上一级行政机构是“苏木”,相当于汉族居住区的乡镇。
  除了我想寻找“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诗意美景,在草原上,我分出眼光,对准那些嘎查,嘎查就是内蒙古人的家乡,是仓储乡愁的地方。
  我曾多次去往南方,是带着婉约味道十足的江南诗意去的。喜欢行走中数着看着那些村落风景,最喜欢那首诗:“一望二三里,烟村四五家。楼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宋·邵雍《山村咏怀》)在草原,要跑上半小时,才可以数到一个,不是四五家,而是唯有一嘎查。一望三四十里,草原如锦缎,漂着我们的眼光,就是寻不到烟村,确切地说是“烟嘎查”,树如烟,青如烟,云如烟,是隐在缥缈的绿烟中,出现的时候,则如一幅小小的插图,在草原画作的一角。在这样的情境里,审美是带着一种迫切和急切,心情就像一根弦,等着被轻弹一下。那种精致,和画面很协调,却又是朦胧的,我想起作家张阿泉写的一本散文集的题目“把心放进一个嘎查”,初看,那么别扭,入情入境之后,感觉非这个句子不能表达嘎查的魅力。人在辽阔的草原,遇到一个嘎查,便心生走入的愿望。草原的嘎查周围,删繁就简,把六七座楼台换成了一个个敖包,这一点倒是那么相似,于是生出诗意:南国楼台北敖包,相距千里响歌谣。我就是穿行在歌谣里的幸运人。八九十枝花,好婉约啊,有伸手可揽的感觉,在草原,野花遍原,是燃烧的气势,冲出玉米青稞帐,那就要准备迎接繁花入眼,缤纷裹心的壮观。如果画家来画这里的嘎查,一定不能用工笔,需泼墨大写意。嘎查的美,就像天上宫阙,万里长天,白云皆为宫阙缠绕,踯躅,如果想徒步去往那个嘎查,尚需半天,也好,把情调和工夫始终放在一幅画里,不会分神。
  我特别喜欢村落文化,中国文化的雏形应该就是起源于村落聚居。可能与我是农村人出身有关,曾写文章自称过“村人”、“乡人”、“草野之人”等,喜欢中国村落的每一个不一样。嘎查,也是村落,是我过去未曾见过的,所以就吸引了我的目光。我热爱每一个别具特色的村落,视若珠玑。就像我到南方,喜欢看水岸民居,喜欢看吊脚楼,喜欢登上山寨一览风情。嘎查,是内蒙古草原送给我的一幅幅精致的图画,我喜欢融入画中。
  
  二
  孤独吗?寂寞吗?空旷吗?无聊吗?嘎查自有人间情调。嘎查之外是黑土地上,布满了童话小屋,红色的瓦顶,白色的屋墙,我形容它是红白颜色绘制的童话,这是置放水灌设备的屋子,如果地里的龙头开启,童话屋就把水花写成文字,铺洒在大地这张纸上。蒙民的女人,如果也来“春望”,看看扬起的水花,就看到了丈夫的身影,更看到丰收的希望。这些小屋,对于嘎查来说,就是红色的星星,眨着眼,射着白色的光。只是不像江南,地里干活屋里吆喝,嘎查与土地,是紧密的,也是离开距离的,靠的是心有灵犀,日出日落,依然是农耕的写真。只是不见牛耕,牛羊有自己的风景,去装饰草原了,一律是拖拉机,看着就是一个个小点点。
  秋收的氛围,是被地头的玉米激活了。在我的老家,玉米收下,或归仓,或悬于檐下,在内蒙古,几乎每个地头都是玉米堆。这是蒙民的第二个嘎查。有时候目测玉米堆和嘎查的距离,怎么说也在十几里。在古籍里,写淳朴风气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在这里还是现实,是把玉米沐浴在阳光下,只等交待商人收购。
  我对哈日哈达嘎查有着亲切感,因为我的内蒙古朋友谢银庄就住在这个嘎查。哈日哈达的蒙语意思,让我破费脑筋,哈日是黑色,哈达,不是藏语里用于礼仪的绸缎绫丝一类的织品,而是山峰的意思,如“乌兰哈达”就是红色的山峰。按照这个理解,我发现哈日哈达就是背依群山,我简单地读懂了嘎查的地理。多么有意思,比读一本古书还有意思,就像训诂,让我一下子记住了山峰的底色。这里的蒙居建筑,和我们胶东半岛的不同,皆是独体的,长和宽一样,是正方形的布局。我走进谢银庄的家,好像进入一座殿堂,廊道辐射,四下是房间。
  青砖白墙,檐角装饰着五彩云朵和莲花图案,尽显蒙居风貌。这个嘎查有22户人家,静穆于黑色山峰之下,我沿街走走,寻找与我老家民居的不同。
  近屋的田园也有碎石砌的短墙,也有木桩插的栅栏,显然不是为了防止鸡禽的进入,碎石米高,皆是墨石,给田园绘上了艺术的边框;栅栏米高,间隙如镂空。这样的嘎查面貌,和我老家的相似,朴素中带着雅致。深爱田园,是蒙汉共有的情感习惯。村子也有快递驿站,我是不是发现了驿站的原出处呢?商周时代,驿站就分布于华夏,内蒙地区,因元代铁木真骑兵横扫欧亚,驿站就在这里成为重要的补给地。如今,也如内陆的快递驿站一样,成为邮件的寄存地发散地。去年春节前,我邮寄海鲜到哈日哈达,谢银庄邮寄牛羊肉给我,我终于用了一次内蒙驿站。古代的驿站分水驿和陆驿两种,我觉得应该加上“草驿”,这是在广袤大陆无限延伸处,时代的快捷,已经远及天涯海角,边邑莽原。所以,去内蒙古次数多了,我便有了去邻村的感觉,似乎一下子就把距离压缩成了几步远。
  每一个嘎查,都是草原的博物馆,他们的确拥有“博物”的世界,仅哈日哈达这个嘎查就方圆二十余里,有徒步半天走不到边的草原,有黑色山峰连绵几十里,有潺潺的霍林河从嘎查南经过,有静卧峰下的铁路线,有一座五脏俱全的嘎查,更有惠风吹袭,“春风不度玉门关”的句子在这里已经成为历史。
  农田百顷,交给专业的农机队,播种和收割,写个计划书提交给他们就可以,现在用微信传递。我问到怎样安置那些牛羊。谢银庄用一个仿词告诉我——安居乐牧。多少年,苏木(哈日哈达属于吐列毛杜苏木)就有了专业的牧者,四月交牛羊,十月,他们把肥壮的牛羊收归牧户。谢银庄就养了60头羊,30多头牛。他在苏木的民政所干事。生产方式的改变,提高了生产力,嘎查人身份是嘎查的,但日子早就融入了合作化的框架里。嘎查也有零散的牧牛牧羊的人,朋友说,存栏少的牧户想找个事干干,打发时光,怕闲着难受。
  对付野草,需要镰刀。我钻进谢银庄的所有屋子,没有发现墙上的镰刀,他呵呵笑道,放牧牛羊,牛羊的牙齿就是镰刀,寒冬,机器将牧草打捆,用不着镰刀。
  也许我还是停留在最原始的农耕时代,却我又为自己开脱,我说,手持镰刀割草,可以让我们重回古老。谢银庄笑了。原来还是韩愈发现了诗意——“新月似磨镰”。(《晚寄张十八助教周郎博士》)一弯月,如一柄镰刀,一方朗朗的夜空,是月磨出亮光的磨刀石。夜晚在朋友谢银庄家吃完饭,看到月垂嘎查,那么近,那么亮,诗意一下子涌来。嘎查人有着更新颖的审美情趣。
  
  三
  嘎查的风景,不仅仅是自然的,也属于人文的。在巴仁哲里木嘎查,几乎颠覆了我对内蒙古的印象。巴仁哲里木在蒙语里的意思是马鞍吊带,可遥见,曾几何时,这个嘎查的人,一定是善骑善射的蒙民,也许这里就是他们下马稍息的临时居处,经过漫长的历史,最终成为一个人口聚居的嘎查。确切地说,就是游牧民族的迁徙地。可能这个名字就是嘎查诞生的历史符号,但可以组成一段传奇。
  这个嘎查出现一个著名的蒙医,叫王布和,他是当今全国十佳乡村医生之一。因此,因他带动了嘎查的“医业”的兴旺。野草取自茫茫草原,除了牧业,还有药材生产,写成了崭新的发展模式。他是带头人,带领着他的嘎查融入大发展的时代,一座美丽嘎查就在草原崛起。
  我未见过一个村子安装红绿灯,但在这个嘎查,有三个路口,皆有红绿灯,俨然城镇都市的格局,现代文明,也落脚于此,虽远而偏僻,而文明很近。因蒙医院所在,带动了嘎查的饮食住宿业的发展,南来的客,在不远的北方一样感受到“地不分南北”的大融合氛围。
  因医兴山。嘎查有山曰“五智山”,王布和捐资,修建的五智山“蒙医蒙药研究院”就在山巅,一塔耸峙,风亭半腰,环绕步道,将一座山复活。嘎查有“五智山旅游开发公司”,给游客周到的旅游服务,也形成了产业,五智山已经成为公园,成为北国崭新一景。嘎查的人,和我们有着一样的风景理念,让来的人,带走风景,用风景作一剂药引,治愈那些烦恼和不快。
  我在巴仁哲里木目睹了落日黄昏,那个景色,已经连嘎查一起刻在了我的心上。如果论落日之美,莫如王维笔下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使至塞上》)在巴仁哲里木,“大漠”变草原,“长河”就是霍林河,落日那么亲近,放在了嘎查的蒙居屋顶,穿过嘎查之外的树林,几抱难以抱住的大,红红的,晕晕的,树枝跳到落日里,屋舍的一角挂在落日的边上,雄浑而唯美。那天我正驾车,立即停下,我跑步去追赶,落日不遁,仿佛和我保持了若即若离的距离,是触手可得,却又是神圣不能亵渎。落日,仿佛又在等着我,准备画板,手持画笔,我心中早就有了色彩感,把红扑扑的晕圈和韵味表现出来,带走,带到我的城市和故乡。
  人言“人言落日是天涯”,对我而言是天涯,对嘎查人却是可以抱住的温暖。
  我居然忘记了手机摄影,自我安慰,没事,我正在用脑海装下整幅嘎查落日图。
  嘎查,一下子将金戈铁马换成了霞光绮色,这何尝不是一个时代的光影写真。这让我真切地懂得了“饱览”这个词的意义,满足了我内蒙古之行的精神渴望。
  
  2024年4月27日原创首发江山文学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九十年月没,尔正在北河屯的时辰,阿谁炎天,尔正在玉米天锄草,玉米苗有半尺下,年夜田的草没有是良多,一截一截的,皆是这种硬草,鸭鹅猪羊牛马骡子皆爱吃的青草。上午九点钟的阴光,...

一 工夫,念到那2个字,也没有知为何,便会正在脑海面收回一阵阵的响声:潺潺的,淙淙的,哗啦哗啦,叮咚叮咚的…… 是的,光阴原来望没有睹,也摸它没有着,然,宛如间却能听到,涓滴没...

尔来地津没有暂,创造骑嫩式自止车的人许多。尔天天往病院放工,会途经一个建自止车的摊位,摊位上有一个很小的牌子写着“嫩王建车”。那个建车摊位,便正在叙边一处红绿灯高。建车的是...

一   “地街细雨润如酥,草色远望近却无”,那是唐朝小墨客韩愈的二句交口称誉的佳句。固然那尾诗描写的是皇皆少安初春的雨景,但走正在同国纽约布鲁克林蒲月的街巷,却油然使人熟领遥想...

那个邪月过患上有些伤感。伯女云贱以及伯母有招的接踵离世,像正在践履他们的熟前商定。 甲辰秋节,易患上转晴。嫩野宗祠敬拜竣事后,寡兄弟及子侄汇聚堂弟志林野楼院内,或者品茶或者玩...

东南大学门出去后,何如您没有慢着赶工夫,便左拐一高,颠末第一栋楼,这是318;再向前走吧,您会颠末一块花坛,这面种着一棵紫薇树以及一丛夜来喷鼻。紫薇谢着粉色的花,夜早的时辰,会...

《尔取天坛》一书外史铁熟陈述了本身正在风华邪茂的年数,却不测瘫痪,失望之际几多欲他杀,终极却正在文教以及写做外一步步完成小我私家救赎。读《尔取天坛》当您迷惘时,能从内中瞥见...

忘患上年夜时辰,尔以及哥往罗溪外教念书,有二条路否以走。一是经由过程芋子塘沿私溪河而上有一条私途经五号桥、四号桥、三号桥、公营林场九工区中转罗溪外教劈面,那条路齐少9千米,命...

车子谢动了,尔望到2姨正在路边向咱们挥脚,而后单脚折十,祝贺咱们福星高照。此刻,尔抑制不住本身的豪情,梗咽着,泣不成声。再会了!尔最恋慕的两姨!再会了!漂亮的废山! 来湖南废山...

恬静,实恬静。尔能听到心里的吼怒,否即使如斯,尔也没有念为了这些老例成规冤屈本身,取其正在争持以及曲解外竣事一段情绪,尔倒更违心援用一句父人常常挂正在嘴边上的词儿。洁身自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