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的时间属于晨跑,雷打不动。
  今天早上格外清爽,清新,连每个细胞都充满了氧气,浑身透彻。晨跑,说不出的畅快,路边的马兰开着紫色的小花,透过阳光,每一叶片尖上顶着亮晶晶的露珠,清晰,心情自然无比欣喜。大自然赋予的鲜活生命,每一颗都是那么美好,或大或小,随风飘散。迎着阳光奔跑,露珠是与黎明短暂的相遇,阳光是露珠的结束语,正如圆圆的句号。
  一个人跑步,简单,抬腿就走,想什么,看什么,完全由自己作主。这不,跑着跑着,突发奇想,这么好的天气,不能枉费蓝蓝的天,灌满肺泡的清新怎么会浪费。跑完五公里,拉伸,心里盘算着,饭后要去河边骑行。
  好天气,好时候,正巧休息,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骑行,我并不擅长,甚至没有骑行人特有的专用车,有的只是跟随我多年的普通自行车。在我看来,速度与骑行不是正比,路程也并无太大关系。身边的朋友常撺掇着要我参与其中,偶尔也会动心,心动之后的冷静占据上风,不想被左右,还是遵循内心,速度不是我追求的目标,远行也不是我的目的。我之所以也称之为骑行,主要基于一辆自行车,无速度,无路程,完全是特立,是独具一格。
  楼道内的燕子飞进飞出,忙忙碌碌,真是“泥梁归紫燕,碧野一树风”。出发,我也去感受碧野的风。
  前期是重复早上的跑步路线,直到进入环城绿道,骑行才算正式开始,开启我的特立骑行交响曲。环城绿道是新近环城路线的闭环,因此才有环城之说,最近治理河道常有打卡地诞生,新奇的特点常常让人想一睹为快。
  沿滹沱河一路向东,第一个打卡地便是“漫水桥鱼鳞坝”,时间还早,又不是休息日,相比游人要少很多。鱼鳞,固名思义,状如鱼鳞,半圆形一圈一圈叠加,两排大石块整齐排列,游人踩在上面穿越河面,由此岸到彼岸,再从彼岸回到此地。清粼粼的河水哗啦啦流过,嬉水,笑闹,人们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继续东行,冀之光塔是滹沱河畔的灯塔,塔身四面均为河北的简称“冀”字形,上小下大,今年重新修缮。在这里,与太平河交汇于滹沱河,子龙大桥但是交汇后的第一桥。桥下是漫水路,钓鱼的,摸虾的,炎炎夏季是小孩子们的水上乐园,打水仗,玩水枪,无论大人孩子,有水的地方就有乐趣无限。平淡的日子,平凡的生活,发现不平凡的乐趣;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日子,再平凡也是快乐的。
  河边的芦苇青青的,高矮不一,去年的干花赫然立于枝头,作为年度见证。骑行的队伍时不时从身边“嗖嗖”驶过。环城绿道一侧为红色,印有自行车标记作为骑行路线,一侧为黄色,几个大大的脚印,作为跑步或徒步路线。
  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微风不躁,鸢尾静静开放,满眼的绿,绿得透彻,真不愧最美人间四月天。人们不慌不忙,展现出独有的韵味和生活节奏。
  你猜我听到了什么?真的,清晰,停下来,果真,真的是蛙声,今年第一次听到,心里涌动着的一股暖流,原来夏日里聒噪的蛙声在此时竟是如此悦耳,带着新鲜,带着土气、带着大自然灵气的悠扬的蛙声,我痴痴地听着,静谧,仿佛欣赏一首交响曲,震撼,陶醉。脑海里突然闪现一首诗,好似正是应了此情此景。“门外无人问落花,绿阴冉冉遍天涯。林莺啼到无声处,青草池塘独听蛙。”只不过不是池塘,而是滹沱河。
  “姑娘,能帮我拿一下那个小船吗?”扭头,看旁边一个阿姨叫我,她向前探着身子,歪着脖子叫我,我忙说,可以可以。跟着老人来到河边,大伯在河边打转转,双手来回搓着,嘴里嘟哝着,哎呀,哎呀,怎么办呀,怎么办呀。一只灰色小船在离岸边约一米左右,阿姨说,老头子以前是海军,对军舰有着特殊的感情,但是对孩子们现在买来的各种军舰模型无法使用,因为他得了不可逆的老年痴呆,且越来越严重,当时的事情记不住,只对多年前这只很旧的小船还能驾驭,即使这样,也不能满足他的愿望。因为他玩起来,跟小孩子一样,没完没了。老人家絮絮叨叨着说,我忙劝她,别急别急,这不是难事。左顾右盼间,我找寻到一根木棍,慢慢拨拉着小船,很快拿到了。岸边被河水冲得有些软,我带着两位老人家,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继续玩。看着老人家对待小船的精心爱护,想象得出他对工作的热忱与认真,这正是我们年轻人要学习的。
  抬头就看见复兴大街桥,很美,像一本卷起来的书卷,有待人们一点点阅读这部国际庄的历史,有故事,有生活,有人间烟火,近距离观看,如此清晰,如此美丽,曾经这里作为打卡地,吸引了众多的庄里人来此打卡,观赏,揽胜。今天,我终于从东,西,中三个方向留下她的倩影,尽管夜景会更漂亮,有颜色的精彩变换,但我还是喜欢她的清新,喜欢她真实的容颜,她以素颜之躯观礼庄里的变化,不带有半点色彩。
  “雪竹,”突然听到有人喊,是谁?两腿跨在自行车上,左看右瞧,哪里有熟悉的面孔。或许是重名吧。继续前行,“雪竹”又一次喊我。不得不停下来,摘下眼镜,皱起眉头,朝小树林里望过去。正好有人向我招手。看看,也不认识啊。直到她走出树林,站在我面前,原来是你啊。我大笑起来,怎么会在这里见到你?两只手紧紧握到一起。原来是同学,给女儿家看孩子,女儿忙,她只好请假照顾小孩。我俩很相像,喜欢自然,喜欢山,喜欢水,曾经一起相约爬山看水,两人熟悉的给个背影都能认出来。小孩八个多月了,胖胖的,22斤,还不会爬,四脚可以同时挨地,但就是爬不动,手脚不能交替,小手支撑不住了就一屁股坐下来,草地上有垫子,偶尔也会直接坐在草地上,揪片草叶,两只小手还不会换手,只用眼睛盯着手里的小草,不哭也不闹,好带的很。就这样一个不会走路,不会爬行的小娃娃,一会儿功夫,两米长的垫子她就从这头坐到了那头,真是稀罕,她是怎么做到的。想起二奶奶说过,人有人道,狗有狗道,小孩子的道也高明得很啊。我的话让同学哈哈大笑。
  辞别同学,继续东行。
  过了映秀山,拍过揽秀塔,一片沙土地赫然眼前,松散,细腻,白白的,在阳光下闪光,想起多年前,有当地农家的花生,红薯,亦如这沙质土壤一样,表皮光滑鲜亮,生长环境决定了果肉的口感丰富。也因此与那几个常来售卖的农家成了朋友。水面降低,沙滩凸显,将手指插入沙土层,试试温度。三下五除二,除去鞋子,袜子,光脚踩在沙土里,撒开了欢,根本不在意旁人的目光。但是我的目光被人牵走了,穿上袜子鞋子,推着自行车,穿过环城绿道,树荫下几个人忙碌着做着什么。
  好奇心又起。瞧瞧去。
  走近,原来是在弄槐花。暮春时,槐树孕育出一树甜香,一嘟噜一串的晶莹洁白。一个老太太坐着轮椅,从树枝上摘下来槐花。另一个小伙子在树杈上时不时扔下带着叶子与花的树枝,老太太动作很慢,一看她的身体非常不便。老太太见我看她,叫我,来摘吧,摘好了回家做着吃。至于槐花,我的思维还停留在拎一串槐花,一朵朵放进嘴里吸那花蕊的甜,其它做法只是听说,从未实践过,小时候,长辈告诉我们吃多了得腮腺炎,而腮腺炎的后果是在脸蛋下方贴黑膏药,难看死了。因此,我只是帮老太太摘下一串串的槐花。一会,小伙子从树上下来。原来这是祖孙俩,奶奶是脑梗,左侧不灵活,生活的不便并不阻碍她热爱生活,尤其喜欢槐花香。于是,在奶奶的要求下,孙子无奈骑着电动三轮车来到户外找寻。看着奶奶满意的笑容,其实她的塑料袋子里并不多,她说,够吃一顿了,家里蔬菜再多,少了这一口,感觉对不起这个春天。
  到此没再继续东行,说到吃,肚子叫饿了。在公园一角,有两口子在侍弄着蜂箱,不敢靠近,远远的拍了照,算是打个招呼,拉近镜头,密密麻麻的蜜蜂嗡嗡叫着。蜜蜂逐花而居,其本能让它们找到花源,槐花蜜,香,甜,地道。
  特立骑行,也是一种享受。慢慢骑,慢慢看,享受大自然的美好,感受阳光,风,花,草的味道,一路之上,目之所及,身之所处,符合本心,没有速度,没有路程,目的地完全由自己掌控,生活是人的生活,人是生活的主宰,无论是痴呆的海军,还是脑梗的奶奶,有生活,就有希望。生活是一种感知,也是心动的感觉。美好,无处不在,一起享受特立骑行。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九十年月没,尔正在北河屯的时辰,阿谁炎天,尔正在玉米天锄草,玉米苗有半尺下,年夜田的草没有是良多,一截一截的,皆是这种硬草,鸭鹅猪羊牛马骡子皆爱吃的青草。上午九点钟的阴光,...

一 工夫,念到那2个字,也没有知为何,便会正在脑海面收回一阵阵的响声:潺潺的,淙淙的,哗啦哗啦,叮咚叮咚的…… 是的,光阴原来望没有睹,也摸它没有着,然,宛如间却能听到,涓滴没...

尔来地津没有暂,创造骑嫩式自止车的人许多。尔天天往病院放工,会途经一个建自止车的摊位,摊位上有一个很小的牌子写着“嫩王建车”。那个建车摊位,便正在叙边一处红绿灯高。建车的是...

一   “地街细雨润如酥,草色远望近却无”,那是唐朝小墨客韩愈的二句交口称誉的佳句。固然那尾诗描写的是皇皆少安初春的雨景,但走正在同国纽约布鲁克林蒲月的街巷,却油然使人熟领遥想...

那个邪月过患上有些伤感。伯女云贱以及伯母有招的接踵离世,像正在践履他们的熟前商定。 甲辰秋节,易患上转晴。嫩野宗祠敬拜竣事后,寡兄弟及子侄汇聚堂弟志林野楼院内,或者品茶或者玩...

东南大学门出去后,何如您没有慢着赶工夫,便左拐一高,颠末第一栋楼,这是318;再向前走吧,您会颠末一块花坛,这面种着一棵紫薇树以及一丛夜来喷鼻。紫薇谢着粉色的花,夜早的时辰,会...

《尔取天坛》一书外史铁熟陈述了本身正在风华邪茂的年数,却不测瘫痪,失望之际几多欲他杀,终极却正在文教以及写做外一步步完成小我私家救赎。读《尔取天坛》当您迷惘时,能从内中瞥见...

忘患上年夜时辰,尔以及哥往罗溪外教念书,有二条路否以走。一是经由过程芋子塘沿私溪河而上有一条私途经五号桥、四号桥、三号桥、公营林场九工区中转罗溪外教劈面,那条路齐少9千米,命...

车子谢动了,尔望到2姨正在路边向咱们挥脚,而后单脚折十,祝贺咱们福星高照。此刻,尔抑制不住本身的豪情,梗咽着,泣不成声。再会了!尔最恋慕的两姨!再会了!漂亮的废山! 来湖南废山...

恬静,实恬静。尔能听到心里的吼怒,否即使如斯,尔也没有念为了这些老例成规冤屈本身,取其正在争持以及曲解外竣事一段情绪,尔倒更违心援用一句父人常常挂正在嘴边上的词儿。洁身自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