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春的天地,一派和谐,花香鸟语不再是形容词,而是耳畔的回响,是目中的俊美,是沁心入肺的清香。
  通往郊区的路上,一路花树,一路芳草,各种花儿不失时机地抢镜,生怕自己被时光遗漏。最美人间四月,确实是个风和日丽、花香四溢的季节;海棠树像一排排士兵,守候在公路两边,粉红、粉白,格外妖娆。连翘树金黄中点缀着翠绿,灿烂半个多月了,还不想褪去金艳。榆钱吊着坠子,摇曳生姿。垂柳出落成俏姑娘,一身绿绦,一身妩媚……一跃而过的镜头,把城乡结合部勾勒出一道美丽的孤影。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农村特有的清新,顿时心花怒放,农村的气息真好,一派闲适,一派宁静,天高地阔的画面油然而生。
  这几天,我在帮人种地。不是体验生活,而是迫不得已。种地的营生四十年前就干过,不喜也不悲,偶尔会有一丝苦涩涌上心头,此生,我不会刻意追着撵着去耕种。一生该经历的,无法逃避,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顺势而为。农村生活也给予了我丰富的阅历,有了生存的本领,不再惧怕生活的各种波折。凡事都有两面性,以此祭奠我的青葱年少。拿得起,放得下,才是人生该有的态度。
  半个小时的车程,到达目的地,城乡面貌的区别立即划分得清清楚楚,农村特有的气质一目了然。没有拥挤不堪的人流,没有浮躁不安的扰动,花红柳绿给足了春天面子,但总觉得缺少了一丝生机。从表面看,啥都不缺,一切如故,鸟儿不知疲倦地在枝头飞来飞去,叽叽喳喳吵得不可开交,枝叶散开的树木妆点着黄土地的贫瘠,就连风都显得柔和了许多。太阳很给力,气温比以往的同期高,空气新鲜,气候宜人,但路边、门前基本看不见晒太阳的老人和孩子,年轻人更不用说了。田间地头也似乎看不见耕种者。
  空旷的土地,空旷的村落,空旷的气氛,有种寂寥与落寞感。
  从农村出来的人,始终关注着农村的动静,其实农村早已与我无关了,为啥还那么上心农村?只能说骨子里还有一份农村情节,曾经的生存环境铭刻在记忆里,原始生存条件的熏染以至于无法从中脱离。
  走近农村,就会想起前后对比;农村到底是比以前辉煌了还是冷清了?
  根据路况看,确实比以前好多了,柏油路宽敞且平坦。从绿化带看,更是风生水起,花草树木风华正茂。从房屋修建的整齐度和装修看,妥妥地富足现象,一派欣欣向荣。但是,从大门紧闭、炊烟消失、门前冷清的状态看,农村早已没有了几十年前的红火迹象。
  鸡鸣狗叫娃娃吵,仿佛成了传说中的神话。
  只有两个留守老人的亲戚家,庄前屋后空闲地荒芜杂乱,野草肆意,蒲公英拼命怒放着金色符号,主人却视而不见(不像我心里惦记着铲些蒲公英做茶)。心想,这是对人生该有多么绝望才能把寸土寸金挥霍得如此淋漓尽致?
  对于缺乏土地的我来说,简直是一种犯罪感。便忍不住好奇地问:“咋不种些菜呢?”主人说:“种上也没人吃,儿女都在外面,一个月左右回来一次。”心想,哪怕不种菜种花也行啊,起码不浪费土地,从门里出来看着花儿也漂亮,心情也好啊!
  如果给我巴掌大的一点地皮,我定会把它种得水泄不通、百股十样,至少,不会出现杂草丛生的尴尬局面。望着偌大的村头和到处荒芜的小地皮,百感交集:农村人真富足!
  事情总是不遂人愿,城里人连掰着看的一片土地都没有,哪怕巴掌大或几尺大的园子,对于土壤,稀罕到寸金难买寸土的紧缺,何谈荒废。与其对比,可以说农村人富可敌国,能把大面积门滩撂荒,毫无心疼感。
  时代的变迁可以说毫不留情,把原本该生机勃勃的村景,演绎成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以前农村房屋紧张,要么一大家人挤在一个炕上,要么两个屋子,儿子、女子分开住,很少有三个房间或四部住。现在农村房子修得像庙堂,高檐阔瓦,红门白墙,要么四合院,要么两排房,宽敞到无人可住,或家里只有留守老人,或大门紧锁,院子、门滩荒草丛生,一幅被抛弃的景象,隐隐作痛。人都到哪里去了?孩子到哪里上学去了?舍近求远,放弃家园,到底图了个啥?
  三十年前,几乎各个村庄有小学校,各乡镇有中学,家长白天劳动,顾不上管孩子,学生自己步行上下学,自己操持自己,并参与劳动,学习照样不耽误,考上大中专的不计其数。现在转到几十公里外,大人跟着娃娃转,把家丢下,把老人丢下,把光阴丢下,把自己的后半生丢下,到底划算不划算?即便培养出大学生,就业又是一个大问题,好多大学生毕业出来跑外卖,让人看了实在心酸。十年寒窗的目的不应该是大材小用,年轻人应该担负重担,在更重要的岗位就业、创业,成为国家栋梁。
  教育的目的不是上个大学就等于成功。与其那么辛苦、花那么多钱、费那么多周折,出来干低层苦力活,不如少走弯路少花钱、就近干些实际活儿养家糊口。当然这是气话。能念书的人还是应该好好念书,不要负了青春,毕竟未来不可估量。不能念书的就不要强求,去做一些适合自己的工作,上苍给每个人都给了一碗饭,该吃啥饭就吃啥饭,天无绝人之路。能改变命运的是智慧,不是知识。死磕也是一种损耗,人要适时地学会变通。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元。
  人荒地一季,地荒人一年。何况有些地荒了不止三年五载。有些人家已经大门紧锁好多年,这几年真正荒废了的还是农村的脉气。尽管表面一派欣欣向荣,实际人烟罕见。
  世界总是一个矛盾体,不能等同。农村有不好的地方,也有城市不可企及的地方,权衡利弊,还是农村有伸缩性,可退可进,宽敞明亮,安静环保。如果欲望不要太高、攀比心不强,按照以前人的生存态势,农村未必比城市幸福感低,起码不熬夜不加班,起码活动度自由。回过头看三十年前的我们,苦是苦了点,但满足感、幸福感十足,甚至吃一顿白面饭可以让我们兴奋几天。穿一件花衣裳可以让我们幸福半年。打一阵扑克会让我们笑得前仰后合。有些事,没有可比性,人各有命,知足常乐才是最大的富足。
  还有一个问题,到底是城里人穷还是农村人穷?到底是城里人富还是农村人富?如果在三十年前,我肯定会说农村人穷,城里人富。而现在,我绝对会说城里人穷到一无所有,农村人富到流油,你信不?只是人们把富足的大后方抛弃了,等到想回去时不一定能回得去,即便回去,也耽搁了几十年的光阴。有些东西丢失了就找不回来了,比如对老人的忽视,对土地的轻视,对老宅子的漠视。
  我认为,真正的富足是有宽敞的庭院和大片土地可以肆意挥霍,是想怎么活就怎么活,想睡到几点起就几点起,想什么时候干活就什么时候干,出入自由,活动任性,不受约束,不怕旷工,自己的生活自己说了算,自己的人生自己作主。最最主要的是,还有个寿终正寝的房屋和一片可以入土为安的墓地。
  纵观前后,农村现在需要的不是钱,不是房,不是交通便利,不是吃喝用度,不是生态环境,而是人,是烟火气息。再看家家门前堆成山的木柴,居然没人烧,浪费了最接地气的柴禾,断送了家家户户炊烟升起的壮美景观。曾经的我,提着铲子到处铲柴,不畏艰险搜寻柴禾,抢拾干梢,柴禾是多么珍贵,而现在,却把柴禾当废物,甚至歧视。
  ​贫穷的时候我们挺过来了,交通不便的时候我们闯过来了,环境恶劣的时候我们忍过来了,大家口拥挤的时候我们扛过来了;即便贫穷,那时候的农村到处一片活跃气氛,就连庄稼都是热闹非凡地努力生长,就连袅袅炊烟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就连鸡鸣狗叫都是一派和谐音符。村庄的欢腾气氛始终萦绕心头。现在的沉寂景象,让人无法与大家口的七八十年代相比。落魄,不是经济滞后,而是人口稀少。
  农村是我们的大后方,是有苦有难时的避风港,而不是出逃后的门庭冷落、人烟荒芜。经营好大后方,经营好不可重复的人生,哪怕苦一点,穷一点,最终,有路可退,有家可回。
  毕竟,落叶要归根。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九十年月没,尔正在北河屯的时辰,阿谁炎天,尔正在玉米天锄草,玉米苗有半尺下,年夜田的草没有是良多,一截一截的,皆是这种硬草,鸭鹅猪羊牛马骡子皆爱吃的青草。上午九点钟的阴光,...

一 工夫,念到那2个字,也没有知为何,便会正在脑海面收回一阵阵的响声:潺潺的,淙淙的,哗啦哗啦,叮咚叮咚的…… 是的,光阴原来望没有睹,也摸它没有着,然,宛如间却能听到,涓滴没...

尔来地津没有暂,创造骑嫩式自止车的人许多。尔天天往病院放工,会途经一个建自止车的摊位,摊位上有一个很小的牌子写着“嫩王建车”。那个建车摊位,便正在叙边一处红绿灯高。建车的是...

一   “地街细雨润如酥,草色远望近却无”,那是唐朝小墨客韩愈的二句交口称誉的佳句。固然那尾诗描写的是皇皆少安初春的雨景,但走正在同国纽约布鲁克林蒲月的街巷,却油然使人熟领遥想...

那个邪月过患上有些伤感。伯女云贱以及伯母有招的接踵离世,像正在践履他们的熟前商定。 甲辰秋节,易患上转晴。嫩野宗祠敬拜竣事后,寡兄弟及子侄汇聚堂弟志林野楼院内,或者品茶或者玩...

东南大学门出去后,何如您没有慢着赶工夫,便左拐一高,颠末第一栋楼,这是318;再向前走吧,您会颠末一块花坛,这面种着一棵紫薇树以及一丛夜来喷鼻。紫薇谢着粉色的花,夜早的时辰,会...

《尔取天坛》一书外史铁熟陈述了本身正在风华邪茂的年数,却不测瘫痪,失望之际几多欲他杀,终极却正在文教以及写做外一步步完成小我私家救赎。读《尔取天坛》当您迷惘时,能从内中瞥见...

忘患上年夜时辰,尔以及哥往罗溪外教念书,有二条路否以走。一是经由过程芋子塘沿私溪河而上有一条私途经五号桥、四号桥、三号桥、公营林场九工区中转罗溪外教劈面,那条路齐少9千米,命...

车子谢动了,尔望到2姨正在路边向咱们挥脚,而后单脚折十,祝贺咱们福星高照。此刻,尔抑制不住本身的豪情,梗咽着,泣不成声。再会了!尔最恋慕的两姨!再会了!漂亮的废山! 来湖南废山...

恬静,实恬静。尔能听到心里的吼怒,否即使如斯,尔也没有念为了这些老例成规冤屈本身,取其正在争持以及曲解外竣事一段情绪,尔倒更违心援用一句父人常常挂正在嘴边上的词儿。洁身自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