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岁那年,我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县一中。住校第一天因为上下铺问题,我就被同宿舍的鲁国惠为首的几个同学给揍了,在厮打中我的脸撞在床铺铁架子上,还流了血。
  事情的起因是我的铺是下铺,睡在我上铺的鲁国惠偏要抢占我的下铺。她不和我商量直接就把我床铺的行李扔到了地上,把她的床铺东西放在了我的铺上。她个头不是太高,但长相魁梧,肉墩墩的脸横横着像个肉包子。小小的眼睛,额头上铺满了密密麻麻的青春痘。那天我见她扔了我的行李,就上前和她理论,她不由分说直接就对我抡起了拳头。对于动手打架我才不怵她,因为我从小到大很少被人欺负,何况是她先惹得我。于是我随手抄起了宿舍里的墩布,几个回合就把她打倒在地。躺在地上的她如杀猪般地嚎叫,立时从隔壁的宿舍里跑进四个女同学,她们一拥而上把我按在地上,用脚踢,用拳头擂。我被她们打得没有了还手之力,但我还是用力挣扎着。在厮打中,我的脸一下撞在了床铺的铁栏杆上,流出了血。这时一个抄着扫把的阿姨跑进来大喊着:“住手!再不住手我报警了!”
  她们不得已松开了我,阿姨这才把我从地上扶起来拉着我的手就去了附近医院。那天我知道了这个阿姨名叫金英,是个勤杂工,专门负责我们楼里宿舍的卫生。
  金英阿姨四十多岁的样子,不高不矮的个头,她说她们一家三口就住在我们学校附近不远的租住房里。她家是秦皇岛的,她男人在附近一个饭馆开车拉货。闺女在这个学校上大二,他们是专门过来陪读的。那天从医院回来,金阿姨还领我去了她住的地方,见到了她的闺女。闺女叫王洋,是个瘦瘦的大眼睛的女孩。金英阿姨还包了韭菜鸡蛋馅的水饺,留我在她家吃的饭。她还告诉我,以后再有人欺负我,遇到啥事就找她,她虽然不会打架,但会帮我讲理的。那天从她家回来,金英阿姨还给我装了一饭盒的饺子。
  赶巧的是鲁国惠也和我在一班,那天帮她一起上手打我的是她的几个老乡。平时她们几个爱混在一起,每天都会聚在我们宿舍占领很大地方,一起吃饭,一起写作业。而且鲁国惠还在宿舍里偷偷抽烟,因此,有时会把宿舍弄得烟雾腾腾的。宿舍一共住了六个同学,其他同学也不敢惹她,也没人敢说啥。我和她那天打过架之后,金英阿姨会经常来我宿舍看我,每次来都会偷偷叮嘱我别理她们。或者会对宿舍里的人说上几句:“一个宿舍的一定要搞好团结呀!都是出门在外的人,要互相谦让。”之类的话。在她的监督几次劝导下,鲁国惠也不那么明目张胆地挑事了。
  那时姥爷放心不下我,每个礼拜都会坐长途客车来学校看我,姥爷晕车,为了看我每次来都会在肚脐眼贴上一块姜。姥姥和姥爷那年正开着饺子馆,姥爷每次来学校,都会给我装一饭盒肉馅饺子,一些水果,还有一些我爱吃的红薯干。还记得那天姥爷看见我脸上有伤就问我:“是不是和谁打架了?”
  为了不让姥爷着急我故作轻松地摇着头说,是半夜上厕所撞门上了。姥爷虽然不咋信但也没说什么,只是反复看着我脸上的伤一个劲说:“以后可得注意了!这要是落疤痕了就不好了。”姥爷还说,出门在外,别和同学打架,能忍的一定要忍!如果真有人欺负也不能不还手!姥爷走时还四下看看没人塞给我二百块钱,让我在学校喜欢吃啥就买点啥。
  吃的东西我拿回宿舍,放在桌子上还没等吃呢,鲁国惠就走上前挨个看着并旁若无人地抓起一个饺子就吃,还随手抓了一把红薯干和两个苹果。看她如此放肆,我本想冲上去阻止,但想着姥爷说的能忍的一定要忍!我就把要说的话咽了下去,就也没说什么就去上课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把姥爷给我的二百块钱放在了枕头底下,就睡下了。第二天忙着去上课,就忘了枕头下面的钱。晚上突然想起去翻却发现钱没了。我知道这钱一定是鲁国惠给拿走了。因为,我晚上睡觉放钱的时候,她也没睡正拿着个小镜子在床上胡乱晃呢。
  二百块钱不是小数目,那可是姥爷省下来的买酒钱。姥爷爱酒,每个月姥姥会给他五十块钱打酒钱,我来县里上学前姥爷就突然不喝酒了,姥姥给他的钱他都攒起来。这二百可是姥爷四个月的酒钱呀!那天我的火彻底爆发了,因为我听到鲁国惠和她的几个老乡同学说,用二百块钱请她们出去吃大餐。我想都没想,直接冲了过去,就和她动起手来。一边打一边喊:“你个小偷,敢偷我钱!”
  那几个和她一起走的同学,都围了过来,看样子也本想帮忙动手来,但听我喊她小偷,并摆出一副不要命的样子,当时也有些吓傻了,都愣愣地看着没有上手。那天我一连抽了鲁国惠几个嘴巴,后来被赶来的金英阿姨,和班主任任辉老师给拉开了。我和鲁国惠被请到了办公室,在办公室她承认了偷的我二百块钱,并掏了出来。
  偷钱可不是一件小事,再加上近日有许多同学反映鲁国惠经常拉帮结伙打架斗殴,欺负同学,有两次还抢了同学的钱。学校针对她的这些表现,就决定要开除她。
  那天我还记得她哭着收拾床铺,一个四十多岁的秃头男人闯进宿舍狠狠扇了她一个嘴巴,又踹了她一脚嘴里骂着:“不要脸的东西!我供你上学寻思你能为我长脸!有个出息。我每天烟熏火燎地当厨子挣钱,就是等你有出息那一天,结果你不争气呀!”男人说完抱着头蹲在了地上哭泣起来。
  虽然我很讨厌鲁国惠,但看见此情此景我心里很不舒服。事后我又了解到,鲁国惠的母亲在她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就病逝了。没病逝前,她爸好吃懒做,不务正业就靠她妈每天出去扛大包养活。她妈为了供她上学,供他爸吃喝。每天早出晚归,最后累得吐了血,住进了医院,没过多久就病逝了。她妈去世前,掏出一些钱说是留给男人和闺女以后的生活费。她妈还说:“我走了,我闺女跟着你,你也没个手艺,又干不了累活,靠啥养活闺女和你自己呀?”
  男人听后,那一刻,男人彻底泪奔了。他捶胸顿足地发誓,以后一定不会再这样好吃懒做下去,一定用自己的双手把闺女养大,供她上大学!她妈去世后,她爸彻底变了,学了厨子,把她独自养大。她考上这个学校后,为了她更好地学习保护好她。她爸还特意应聘到学校在后厨,就在学校食堂当大师傅……
  听了她的事,我的心里很不得劲。那天姥爷来看我,我就忍不住把鲁国惠的事和姥爷说了,姥爷说:“如果孩子真被学校开除了,那以后档案就会有个污点,以后哪个学校还会要呀?孩子的前程就没了。”姥爷寻思了一会说了句:“不行!咱们一定要帮帮她!事情的起因是咱们引起的,咱们不能坐视不管!说啥也要给孩子一个改过的机会。”说完,姥爷就拽着我打听到王校长家,在门口蹲了半个点。在此期间,还遇到了金姨和班主任任老师。她们也是为鲁国惠说情的。在校长家,姥爷和金英阿姨任老师说尽了好话,最后校长被我们真挚的态度打动了,同意回学校和其他领导再商量一下。后来我宿舍的同学在我的动员下,也一起去为鲁国惠做了证明,说了好话。
  鲁国惠留了下来,她和她父亲知道是我们帮她说的情,特意请我们宿舍的人和金英阿姨一起去了她家,他父亲亲自下厨炒了一桌子的菜。那天后,鲁国惠和我成了好朋友。背地里她曾问过我:“你那么瘦,没想到却这么能打,是不是练过呀?”
  我告诉她,我从没练过什么,只是我比较倔强,不服输罢了。
  鲁国惠英语非常好,每次考试都会在班级第一,年级组前五名。而我英语成绩总是忽上忽下的不稳定。高二的一次英语考试,我考了班级第十八名。宣布成绩那天,我低着头一直没敢抬头。下学回到宿舍,我饭都没吃就抱着大被躲在被窝里流着眼泪,有了想放弃的念头。鲁国惠打回饭来,几次让我起来吃饭我都没理她,她急了一把掀开我被子对我吼道:“你这样算啥本事?懦弱,无能!这样你就能考个好成绩吗?起来呀!把你和我打架不服输的劲头拿出来呀!起来吃饭,我帮你复习!”
  勉强吃过饭,她让我把英语卷子重新做了一遍,不会的错的弱项题给我讲了又讲。同时她开始训练我背单词,和她一起每天一早去学校小树林里背英语,不许再睡懒觉。为了不影响其他同学休息,我俩没有设置闹钟,而是轮流值班今天你负责叫我起床,明天我负责叫你起床。而且起床绝对都是悄无声息的。从此后,我养成了每天早起晨练的习惯。在她的帮助下,我的英语成绩很快提高了。我数学成绩相对比她好,我就把我学习诀窍告诉她,互帮互助。每天在一起写作业刷题到半夜,然后一早起床晨练玩命背英语。
  我们上高三时,金英阿姨的闺女高考时,考上了西安师范大学,金英阿姨和男人陪读也结束了。他们走的那天,我和鲁国惠把他们一家送上了火车。
  高考时,我和鲁国惠都如愿考上了自己心仪已久的大学,她如愿去了武汉理工大学,而我则上了河北医科大。
  她临去大学前告诉我一个秘密,她之所以去武汉理工大学,因为她母亲墓地就在那里。她说她要告诉她妈,她已经上了大学,而且就和她妈在一个城市。这么多年了,她很想她妈。她之所以玩命学习,就是想在武汉上学能离她妈近些,这样她想她妈了还可以经常去看看她妈,陪她妈说说话……
  青春里,最让人难忘的莫过于高中时代。许多年之后,我们就这样各奔东西了,尽管天南地北,我俩也时常会联系。她现在已经结婚了,男人和她在一个外企工作,他们已经有了一个两岁的小宝宝。也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她爸和她们在一起生活,给他们一家人当厨师。
  当她问到我的情况时,我告诉她,我现在仍然单身,而且可能会一辈子单下去。她也很理解我的选择,她说这样也好。无论我做什么决定她都会支持我的。因为高中那段如“战场”一样的快乐时光,已经让我俩成为了一辈子的朋友。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九十年月没,尔正在北河屯的时辰,阿谁炎天,尔正在玉米天锄草,玉米苗有半尺下,年夜田的草没有是良多,一截一截的,皆是这种硬草,鸭鹅猪羊牛马骡子皆爱吃的青草。上午九点钟的阴光,...

一 工夫,念到那2个字,也没有知为何,便会正在脑海面收回一阵阵的响声:潺潺的,淙淙的,哗啦哗啦,叮咚叮咚的…… 是的,光阴原来望没有睹,也摸它没有着,然,宛如间却能听到,涓滴没...

尔来地津没有暂,创造骑嫩式自止车的人许多。尔天天往病院放工,会途经一个建自止车的摊位,摊位上有一个很小的牌子写着“嫩王建车”。那个建车摊位,便正在叙边一处红绿灯高。建车的是...

一   “地街细雨润如酥,草色远望近却无”,那是唐朝小墨客韩愈的二句交口称誉的佳句。固然那尾诗描写的是皇皆少安初春的雨景,但走正在同国纽约布鲁克林蒲月的街巷,却油然使人熟领遥想...

那个邪月过患上有些伤感。伯女云贱以及伯母有招的接踵离世,像正在践履他们的熟前商定。 甲辰秋节,易患上转晴。嫩野宗祠敬拜竣事后,寡兄弟及子侄汇聚堂弟志林野楼院内,或者品茶或者玩...

东南大学门出去后,何如您没有慢着赶工夫,便左拐一高,颠末第一栋楼,这是318;再向前走吧,您会颠末一块花坛,这面种着一棵紫薇树以及一丛夜来喷鼻。紫薇谢着粉色的花,夜早的时辰,会...

《尔取天坛》一书外史铁熟陈述了本身正在风华邪茂的年数,却不测瘫痪,失望之际几多欲他杀,终极却正在文教以及写做外一步步完成小我私家救赎。读《尔取天坛》当您迷惘时,能从内中瞥见...

忘患上年夜时辰,尔以及哥往罗溪外教念书,有二条路否以走。一是经由过程芋子塘沿私溪河而上有一条私途经五号桥、四号桥、三号桥、公营林场九工区中转罗溪外教劈面,那条路齐少9千米,命...

车子谢动了,尔望到2姨正在路边向咱们挥脚,而后单脚折十,祝贺咱们福星高照。此刻,尔抑制不住本身的豪情,梗咽着,泣不成声。再会了!尔最恋慕的两姨!再会了!漂亮的废山! 来湖南废山...

恬静,实恬静。尔能听到心里的吼怒,否即使如斯,尔也没有念为了这些老例成规冤屈本身,取其正在争持以及曲解外竣事一段情绪,尔倒更违心援用一句父人常常挂正在嘴边上的词儿。洁身自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