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弁山的存在,源于一幅名画,王蒙的《青卞隐居图》。山在南太湖岸,因山形似弁冠而名,亦因山中住户卞姓居多,故又名卞山。
  四月中旬,在经历漫长的准备工作后,“元四家”各研究会首次会聚,地点选在湖州,“元四家”之一王蒙的故乡。关于元四家,王世贞将赵孟頫排首位,倪瓒排除在外。赵孟頫是元代画坛划时代的导师级人物,其主要成就在书法,一般通行的说法遵照董其昌的观点,赵孟頫让位倪瓒,且重新排序。
  湖州的湖指太湖,以取名而言,同在太湖边的苏州、无锡却没沾半点光。真沾光也不好叫啊,湖市、湖北、湖西?乱套了。湖州古称吴兴,这个名称如今以市辖区的建制保留下来。弁山便在吴兴区。唐朝诗人陆龟蒙,出身没落世家,曾当过湖州刺史张搏幕僚,其间留下诗句,“更感弁峰颜色好,晓云才散已当门”,他曾随张搏往苏州,前后不过三年,后隐居松江甫里(今苏州吴中区甪直镇),终生不仕。陆龟蒙乃黄公望先祖,黄公望是陆龟蒙十三世孙。
  我等一行,车到北坡山脚,在一处寺庙门口简易停车场下车。大队人马,在湖州朋友带领下,沿上山路上行。起初山路平缓,修得很平整,路两侧遍布高大的杨梅树,估计为人工种植,高处斜逸的枝条隐天蔽日,枝叶间可见细小的杨梅果。山路随山势渐趋陡峭,一下子变成了松树,绝非高大粗壮的那种,主干细而高,扭扭捏捏,高处分枝,树冠也不丰。透过稀疏的枝干,两侧庞大山体遮住视线。左边路下一条曲曲绕绕的山涧,闻不到水声,细流隐伏在枯叶与乱石间,在开阔处积水成潭,潭边长满竹子。同行几人忽然驻足,围着吴永祥手机屏指指点点。
  吴永祥是湖州市文史馆馆员、吴兴区作协副主席,对赵孟頫、王蒙等颇有研究,他请大家留意对照《青卞隐居图》中松树的特点。画上虬枝弯干,表皮长着或大或小的斑点,似乎就是照着山路边松树的写生,以细节表现松树粗犷自然的美感,极具观赏性。
  走上半山腰一处休息平台,已是汗流浃背。这里被人工平整为开阔地,靠山有正在施工的仿古建筑,不是庙宇,是山庄、观景台一类的园林建筑。向南仰望,可见青卞主峰云峰顶,“吴兴富山水,弁为众峰尊”,说的便是。众人有些犹豫,还要走多久?吴永祥说,这要看你们怎么走,最快少说四十分钟,海拔五百多米呢。啊?相当于虞山的两倍。众人登顶的热情倏尔被山风吹散了,山顶除了大煞风景的一排风力发电机,还有什么风景?应该有,太湖三万六千顷水面。天气不错,似乎能望见对岸,这个高度也可以,并非一览无遗的那种,山体限制了视角。对岸是苏州城吗?哦,是深入湖中的两个岛,东山与西山,直线距离不远。
  至此,上山步道变成了石阶,窄窄地从建筑物山墙边往山林深处延伸。在石阶前看了几眼,有三五成群的驴友,着冲锋衣,提登山手杖,蹭蹭蹭越过我们身边,也有从山上下来的游客,热气腾腾,外衣系在腰间。他们都很年轻,有周末结伴登山的本地游客,有出行路过的外地驴友,也有慕名前来的外地游客。慕的什么名?是颜正卿、赵孟頫、陆龟蒙的诗文,还是王蒙的《青卞隐居图》?
  《青卞隐居图》创作于1366年,是王蒙最具代表性画作,也是其晚期绘画艺术成熟的代表作。该图为纸本设色,纵式大立轴,在狭长的画幅中以高远法构图,山脚峰顶,画面最下方画潭水,山石矗立水中,给人湿润之感。丛树几棵,枝叶将画面下方空间填得结结实实。水潭右侧,一老者持手杖从潭边离开。老者身边,一条溪流从山中流淌下来,溪水汇合到下方溪潭,表现流水的线条比较粗,寓水流很急。
  山体中间,是整幅画最为繁密最精彩的部分。左侧为山中水潭,由水汽、云气、雨水汇合成,林木环绕,如同山中仙境。水潭右上侧有一清晰可见的山溪,连接山巅瀑流和山脚溪流。山溪与水潭之间,几间茅舍掩映在林木之中。窗口内,一人独坐案旁,似作读书写字。正是这文化人的姿态表现“隐居”这一主题,如果画中人在喝酒,或在户外种菜、劈柴、打扫场院,与普通山民无异。这个人是谁?当然是赵麟,画作题款“至正廿六年四月黄鹤山人王叔明画青卞隐居图”,说明其时表兄赵麟在此隐居,而王蒙是客。说他自己是画中人也未尝不可,王蒙所处年代,不同于宋代山水画中建筑的宗教意味,画家更热衷于表现隐居理想,与特定的时代背景息息相关。
  画作描绘是弁山景致,山体、山势,松木、溪涧、山道等元素,弁山无一不具,而画作更集中表现在一方狭窄的视角。画作顶端,一个令人生威的庞大山体,扭动的山峦彼此交错,这样的山在现实中显得很不合理。不合理之处还表现在整个构图,自下而上呈之字形取势布局,线条扭曲,气势骇人,似乎有一种力量在山体里躁动。这固然由王蒙繁密的画风与不求形式稳定的个性所决定,有没有其它因素在里边?这得从元帝国说起。
  1206年铁木真建立大蒙古国,1271年忽必烈定国号为大元,1279年崖山海战灭南宋,成为第一个由少数民族在中原建立的帝国。蒙古族起源于北部高原,因气候寒冷,为了争夺生存的空间,大规模东征西伐,主要目标是攻城掠地、抢劫财富和人口,治理江山却不行,不过97年便江山易主。其间,皇位继承紊乱,政变频繁,汉化迟滞,民族矛盾与阶级矛盾日益加剧。为了招揽人才,忽必烈重用了一些汉族读书人,如刘秉忠、赵孟頫等,总体上汉臣地位不高。其间一批汉族文人士大夫采取了不合作的态度,用消极避世来宣誓自己对朝廷的抵制。
  深山中“林隐”,江湖之畔“渔隐”,构成了中国隐士文化的两大形态。元四家中倪瓒、吴镇皆有才华,但终身不仕。吴镇一生闭门隐居,闲时放情于山水,画作多以渔夫隐逸生活为题材,表达乐在风波、隐遁避世的态度。倪瓒原为无锡富豪,性好洁而迂癖,在社会动荡的元末卖去田庐,散尽家财,浪迹于五湖三泖之间,寄居村舍、寺观。姑且称这两位为“渔隐”,王蒙和黄公望则为“林隐”。相比之下,王蒙的隐,远无倪瓒、吴镇隐得彻底。倪瓒不仅自己不入仕,还多次奉劝王蒙不要做官。黄公望和王蒙在入仕的态度上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渴望做官,却深受官场排挤。黄公望年轻时在徐琰手下当掾吏,因穿着道袍去上班遭徐琰呵斥,愤而辞职,他过于率性,不适合官场。二十年后,人到中年的黄公望依然心存幻想,再入钱塘,在张闾手下当书吏,这时候他成熟多了,敬职秉公,勤勉踏实,公文写得好,公务处理好,却受张闾牵连入牢狱,遂彻底放下入仕的念想,转而致力于绘画艺术。而王蒙,一生都在入仕与隐居间徘徊、犹豫、矛盾,他似乎对官场有一种特殊的迷恋,所以其作品中表现出来的“隐居”思想也是纠结而踌躇,这种纠结伴随他的一生。
  王蒙的外祖父赵孟頫,是宋太祖赵匡胤十一世孙,不折不扣的皇孙贵胄,南宋末年当过真州司户参军。宋亡后隐居不仕,屡次辟名,拒绝入仕,从这一点看是有些骨气的。至元二十三年(1286年),忽必烈遣侍御史程钜夫搜房江南遗逸,得二十余人,赵孟頫排在首位,被单独召见,遂重用之。这一场景在赵孟頫纪念馆以仿真蜡像呈现,忽必烈见赵孟頫神采飞扬,如神仙中人。另一面,忽必烈恩威并用,以其身家性命要挟。赵孟頫毕竟作为贰臣,当时受到前所未有的非议,却有诸多无奈。赵孟頫在任时做过很多好事,例如,修改刑法中死刑犯的量刑标准;在查办江南各行省执行钞法不力之罪中表现出极度宽容;在大都地震后,奏请世祖大赦天下,免除赋税,消弭天灾。赵孟頫这官做得不踏实,不只因为受人诟病,亦有内心的纠结。是故尽管深受宠遇,依然保持清醒头脑,要求到地方任职,远离政治中心,任上多次告假还乡,晚年主动隐退,借病乞归。
  作为元四家最年轻的王蒙,由于受到家族影响,且未经历宋元改朝换代的动乱,故而对入仕并不排斥,甚至用心良苦,元朝曾在张士诚手下当幕僚。王蒙在政治上是亟想有所作为的志士,说其野心勃勃也不为过,只是终究缺乏政治才能,且生不逢时,恰好赶上元末政治动乱,迫使其不得不隐于黄鹤山中。1368年,朱元璋灭元建立大明王朝。这一年,元四家中最年轻的王蒙刚刚进入花甲之年,依旧处于艺术生命中的黄金时代,他却选择入仕,洪武初年(1368)出任泰安知州,然终究没有在政治上有所作为,反倒受胡惟庸案牵连于1385年死于明王朝监狱。
  赵孟頫与王蒙,祖孙两人都是生不逢时,在入仕出仕之间,既相似,又相左。赵孟頫是官做得不踏实,做官时寻找机会退隐,而王蒙是隐居得不踏实,在隐居时寻求机会出山。
  不妨通过作品,走进王蒙的山水世界。王蒙的山,不是真实世界的山,更多表现梦幻色彩。王蒙出身于“绘画世家”,幼时在绘画上直接承袭外公赵孟頫,但就绘画风格与赵孟頫关系不大,且赵孟頫并不以山水画见长,特别是他最具代表性的繁密绘画特性与赵孟頫迥异。在“元四家”之中,倪瓒的“简”与王蒙的“繁”形成强烈的反差,而黄公望与吴镇介于两者之间。绘画语言及绘画风格的成型,是个人经历、秉性、审美、三观等综合因素的外在呈现。倪瓒的画,聊聊数笔,逸气横生,大段大段的留白,说明其淡然于世,孤寂无欲。王蒙《青卞隐居图》寓躲在山林中不为人知,表现的是隐士思想。其“繁线密点”技法,赋予了其山水变形的扭曲紧张的形态,是其矛盾的隐士思想图像式的呈现。他放不下在政治上有所作为的决心,隐只是为了等待时机,纠结矛盾的心绪犹如繁线密点缠绕着内心,塞满了精神世界。
  王蒙创造了属于自己的“繁密山水”,中国画笔法中的卷云皴、披麻皴、解索皴、牛毛皴等为王蒙独创,对后世也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倪瓒毫不吝啬赞美:王侯笔力能扛鼎,五百年在无此君。董其昌认为其为“天下第一山水”。明代沈周、清代石涛,在山水表现上直接取法王蒙。
  说隐居,很自然想起湖州历史上另外一位人物,唐代诗人张志和。
  张志和少年聪慧,十六岁明经入第,平步青云,曾官至正三品,后因事获罪,被贬为南浦县尉。在母亲与妻子相继离世后,有感于官场沉浮、人生无常,遂弃官丢家,浪迹江湖。唐肃宗曾赐其奴、婢各一,张志和遂携奴婢隐居于湖州西边的苕溪、霅溪一带,扁舟垂纶,渔樵为乐。大历九年(774年)冬天,因时任湖州刺史的旧友颜正卿邀请,去湖州城里拜会颜正卿并小住,后两人前往平望游莺脰湖,酒后不慎落水身亡。
  早前的词牌与内容有关,后来逐渐演变为格式符号。“渔歌子”又名“渔父乐”,为唐教坊曲,以张志和《渔歌子·西塞山前白鹭飞》为正体。张志和以渔歌子调所撰五首,“西塞山前白鹭飞”最有名,并入选语文教材。西塞山的归属颇有争议,有人说桃花、鳜鱼、白鹭等元素不足于指向湖州,教参注释,一说在浙江湖州,一说在湖北黄石。大抵没有通读全五首“渔歌子”,才有这么奇怪的疑问。比如“渔歌子”其三:“霅溪湾里钓渔翁,舴艋为家西复东。江上雪,浦边风,笑著荷衣不叹穷。”霅溪,一般认为是东苕溪。“渔歌子”其四,起首为“松江蟹舍主人欢,菰饭莼羹亦共餐”,松江,在湖州东。菰,即茭白。莼菜不用解释了,为江南水八仙之一。
  张志和的隐居,不在形式,而在其内心。倒不是足不出户,与世隔绝,他与外面的世界保持联系,经常去与西塞山相邻的杼山,与颜正卿、陆羽,喝酒喝茶,聊天赋诗。他是隐在内心,彻彻底底、死心塌地,曾经沧海难为水。张志和乃真正的解脱者,不执有也不执无,“醉宿渔舟不觉寒”“乐在风波不用仙”,潇潇洒洒,自在逍遥。
  颜真卿看张志和的船破旧漏水,想帮他换一条船。张志和说:“希望有能够漂游的住所,来往于苕、霅之间。”其所言,似乎答非所问,其实很有禅意。张志和在西塞山隐居的第二年,结识了同样在苕溪隐居的茶圣陆羽,及杼上隐居的诗僧皎然,并开始撰写《玄真子》一书。陆羽问他,你和什么人往来?答曰:“我以太虚为室,明月为灯烛,与四海兄弟共处一室,不曾分离,何谈往来呢?”
  常言,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隐不在于“身隐”,而在于“心隐”。王蒙想着逃离现实又舍不得喧嚣中的繁华,拿不起,又放不下,注定是个悲剧性人物。王蒙的离场,标志着元末隐士文化的终结,同时也宣告以描绘隐士精神世界为核心的江南文人山水传统的终结。
  下得山来,便是太湖南岸。太湖岸线绵长,水面开阔浩淼。宽阔滨江堤岸向两端延伸,东一直到东太湖,西往长兴方向。隔着堤岸是一条内河,设水闸与太湖相通,里边居然有一个古村落。村子背靠弁山,面向太湖,小桥、老街、古木、旧舍,一切静谧安详。先前的小渔村正逐步改造为农家乐,世外桃源般的意境即将被打破,估计下次去没这般宁静了。远处,成群白鸥从湖面轻轻掠过,偶有几只穿越堤岸,光顾这个小村子。
  草木无心自荣发,而鸟兽,也会贪恋人间繁华。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十年,三千六百五十个白日以及利剑夜。 对于于一个百岁白叟来讲,十年,是别人熟的十分之一;而对于一个爱糊口、懂出产、会消费的智者以及怯者而言,肯定会有三千多个让他天天康乐以及感...

年的影象,这是念念不忘的! 影象外,每一年的腊八事后,年味便淡了起来,人们也皆繁忙起来。当时有句谚语说“大孩大孩您别馋,过了腊八便是年”,每一年到了尾月始八常庄散的时辰,村平...

“聚寰宇灵气,揽山湖光景” 蒲萍 祸修省有2天今田,龙岩上杭县今田镇,它享有汗青反动圣天,今田集会。 “五一”节搁假五地,游览了宁德市今田县。叶密斯是今田人,咱们二野相处也有两十...

一 这地,往探望母亲,逆带购了一棵绿色月季送给母亲,刚入门,母亲就火烧眉毛邀尔望花。其真,尔晚未嗅到了花喷鼻。 母亲院子面的若干十棵月季皆谢了,不谢成花海,却谢了半个院子,色调...

金地官正在同砚微疑群面领的一组照片深深吸收了尔—— 景物旖旎的旷野上,碧火流淌,一艘划子悠然前止。岸边茂稀的火熟动物茭利剑,逆着河流逶迤而往,宛然绿色的掩护,正在轻风面重复颔...

妇人再而三、一而再天督促尔,从速设备往秦皇岛,并于数月前便将光阴定正在了本年五一以后。上路这日又谨慎其事天对于尔说,此止要重返虎帐,探原址、访战友,并胪列了一年夜串所在以及...

正在那个桃红柳绿的季候面,万物肆意发展,所有绿意悄然笼盖着那片玄妙的地盘,给上个春季划上了一个完美的标志。正在这些绿意的叶片底高,风声同化着良多近乎荣逝世的家草,正在幽暗的...

表姐野有套上百年的嫩屋子,青砖瓦房,那面冬热夏凉,日常平凡不人住了,于是表简略拆建,余暇功夫找几多个妃耦来那面写字谈天。表姐屋子提名鸣“东篱热居″热居是一种诱人而温暖的具有...

年迈时果种种因由不上过年夜教,到年夜教面进修是尔求之不得的。两0两两夏尔报上了荆州嫩年年夜教声乐班,方了暂背的梦,心理乐和和的,走路宛然也带风。尔把那动态申报嫩陪,嫩陪半开顽...

后主李煜堪称是多才多艺的之人,他娴熟乐律,长于书法画绘,写的词更是无人能及。兴许是他丰硕的人熟阅历,到处颂扬《虞佳人》历经千年,如故是经典之外的经典。经常读到那尾词,如穿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