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一幅欣欣向荣的春天画卷。
  “你怎么又没写作业?”
  我正沉浸在美景中,一声怒吼打断了思绪。我转身看去,九组组长气得脸色绯红,拿着龙龙空白格本子来到我面前。
  “老师,俺组不要他了,他一直不写作业。”说罢,倔强的小组长甩头而去。
  龙龙低着头,得意的笑容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
  “哼!”小组长狠狠地剜了他一眼,“看老师怎么收拾你。”
  龙龙毫不在意的样子,胖乎乎的小脸上嵌着深深的酒窝。
  开学一个半月了,他还是沉浸在电视、手机里不能自拔。家长忙于生计,无暇顾及孩子学习,我多次电话联系,宛如微风搞不动石头一样。我不想放弃每一个孩子,总是想让孩子能够在自己的认知范围内,学到东西,不辜负人生的每一段时光。可惜,我心向明月,明月照沟渠。一次次谈话教育中,他点头如捣蒜,答应得好好的,回头就是“槛外长江空自流”。我自认为二十多年来,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足以应对顽童们。龙龙用实际行动把我的自以为是轻柔撕碎,无心地抛洒在四月的风里,像那漫天纷飞的柳絮一样,不知所踪。
  太阳温柔以待,我心里很清楚也很明白,一定要遵循教育规律,不能抹黑这辈子的英明。
  龙龙毫无感觉,依旧和周围的同学嬉闹着,眼角的余光不住地瞥着我,充满了挑衅和忘乎所以。好多同学也看看我,再看看他,似乎在期待什么。
  上课铃声比忐忑还忐忑,我的脑子极速运转着,处理龙龙不写作业的问题,就会耽误上课,置之不理的话,明天就会有八个孩子不写作业,这蝴蝶效应发生不止一次了。
  我用手心使劲儿抚了抚压着巨石的胸口,开启了正常上课模式。整整一节课,龙龙眉飞色舞的样子像刀子一样,刺疼了我的心。才三年级的孩子,就这样混日子,什么时候才能懂得有责任有担当呢。一天十节课,课课如此浪费时间,这是对生命的严重亵渎。
  窗外,高大威猛的树木贪婪地吮吸着阳光,新绿的叶片随着风儿舞动着,把一抹清新的色彩投进教室。不知不觉中,下课铃催命式响起。孤独摇滚屁股的龙龙,像个弹簧一样一下子弹跳起来,双手摁着身体两侧的桌子,跃过同桌的凳子,飞落到走廊。我一个箭步冲上去,横在他面前,嘴角微微上扬,眉毛上挑着,死死盯着他的眼睛。顿时,他张开想要嗷嚎的嘴巴僵住了,两片薄薄的嘴唇嗫嚅着,玻璃球一般的眼睛瞪得圆圆的,闪烁着狡黠般的光。一双涂满了笔油的小黑手轻轻地相互摩挲着。与我对视了几秒后,他忽然皮笑肉不笑地立正,喊了一声“老师好!”
  “老师不好!”我立即回答。眼睛没有转动一下,仿佛喷射着一股无形的力量笼罩着他。
  “嘿嘿!老师,明天我一定写作业。”
  “寒号鸟的故事,我已经听得耳朵起茧了。”
  “我拿人头保证。”
  “不行!今天必须接受不完成作业的惩罚!”
  “霸凌儿童!”
  “霸凌老师!”
  他稍微一顿,或许他没有想到我一句也不让他。前几天,他用这句话唬住了英语老师,气得英语老师差点心脏病发作。我可不吃他那一套,我要是被他这点儿小把戏镇住,这个班非乱套不可。俗话说,擒贼先擒王。我必须收服他,其他孩子才不敢腾出刺儿来。
  “打我?”
  “不打。”
  “开除我?”
  “你还有机会。”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都没有底气,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校长也没权利开除,何况我这寻常教书匠。
  “那要怎么惩罚我?”
  “你怎么才能按时写作业?”
  “我真不想写作业啊。一年级和二年级都没治好我这个毛病,你为什么要治我?”他瞪着眼睛带着哭腔质问我。
  “我吃饱了撑着没事干。”
  “倒霉!”他冷着脸色嘟囔着。
  为了防止他跑,我搂着他的小肩膀,一块下楼,进去劳动示范基地,然后我把大门一关。他瞅了瞅那把铁将军,又看了看我塞入钥匙的衣兜,脸色渐渐带走了刚才的轻狂,显然他开始害怕了。我拿起铁锨,他吓得哇哇大哭起来,急喊饶命。那双小手无处安放,不断地抹着哗哗流出来的眼泪。
  “哭啥?”我也蒙圈了。
  “俺找俺妈——哇——”
  “挖完窝,再去找你妈。”他的泪水一下子凝固了,忽然瞪大眼睛不哭了。
  “挖什么窝?”
  “一米深,其余随便。”
  “干啥用?”
  “让你体验一把生活,感受一下干活好?还是学习好?”
  “哦,原来是这样啊,吓死宝宝了。”
  “你想的啥?”
  “我想起网上流传的邯郸事件。”
  “我靠!你把老师当啥?”
  “嘿嘿!我就说语文老师最好了。”
  “拍马屁没用!抓紧干,完不了不能离开。”
  “好!这还不简单。”说完,他接过铁锨,翘起屁股,在地上锄起来。
  四月,下午的太阳高高挂在淡蓝色的天空中,赤裸裸地照射着大地,抛洒下一股股热量。
  我蹲在一边,边看手机边催促。阳光照射着后背,像个小暖炉。他不吭声,涨红的脸上逐渐渗出了汗珠,不一会儿就流淌着汗水。他俩手死死抓紧铁锨把,一下接一下地锄土。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我拉长了声调自言自语。他略微停顿了一下,埋头继续吭哧憋嗤地干着。
  “干活真好啊。写作业太烦人了,”我悠然地围着他转,“以后可以每天来挖坑,只要合格,免作业。”
  开始,他不言语,眼睛和嘴角的动作显示着不服气,不一会儿,当他撩起背心擦汗时,才喘着粗气说道:“累死宝宝了。”
  “那也比写作业轻快啊。”我似乎站在他的角度说话。
  “我不干了,以后写作业,饶了我吧。”
  “我饶了你若干回了吧。四月是你的谎言的祭日,达不到要求不行。”
  见我没有松口的意思,他只好低头继续挖,累了就蹲下双手往外扒拉土。
  我边录小视频发给他家长,边说明情况。他妈妈很快回复信息:感谢老师,狠抓严管!他爸爸打来电话,我开启了免提。“这个熊孩子被宠坏了,就是欠治。老师,你尽管放手收拾他。晚上,我请你吃饭。”
  听着听着,龙龙突然哇哇大哭起来。电话那头还在继续:“活该!小兔崽子!罪有应得!不好好念书,就跟我来工地搬砖、扛水泥,你哭都找不着调儿。”
  放学时分,他坐在地上抹着眼泪。
  “你准备耗时间吗?干不完,夜里也不能走,这附近有狐狸精,专门抓小孩儿。”他这样的皮猴子吓唬吓唬,很难彻底改变他。
  眼见没有指望,他只好爬起来继续干。这次进度比较快,手挖锨刨,大约一米左右的坑终于出现了。
  “站到坑边看看能不能,埋掉你所有的谎言?”“能。”他这次回答格外诚实。
  “好!我再相信你一次,你把你的谎言都放进去,埋好就可以回家了。”
  他像被释放出笼的鸟儿,一下子跳进坑里,闭着眼睛念叨着什么,然后爬出来,快速填平。
  夕阳映照下,缓缓流淌的自来水,闪动着金光。一双小脏手随着水流干净起来,清晰的纹理,白嫩修长的手指,只是手掌有点儿血晕。
  “疼不疼?”我拉过龙龙的小手问。
  “疼。”
  “疼死都不亏。”
  “我的最损的老师。”说完,他的舌头吐了吐,又塞回嘴里,扭头就跑。
  “明天再来挖坑啊。哈哈。”
  “俺才不呢。”他头也不回,逃出了校门。
  第二天,我刚停下车。班长带着一帮同学兴奋地冲过来,“嗨,老师,天下奇闻啊,张龙龙竟然完成了所有学科的作业。”
  我笑了。龙龙站在孩子们的外围,脸上泛着光,嘴巴咧到后脑勺。
  早晨的太阳充满了活力,把万丈光芒和迷人的色彩铺满了校园,给万物注入了勃勃生机。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尔喜爱同样器材,这即是念书,书读百遍其义自睹。读一原书,没有是潦草的目下十行,而是频频品味,当真阐明。做者写做的用意,主旨,念表明的是甚么,为何云云落笔。要是换位思虑,尔是...

阿谁父人假装铭心镂骨的模样没门。 正在那以前,她心烦意乱,纠结良久,致使熬菜饭记了添盐,烧暖火没有年夜口溅到脸上,作针线又刺破了脚指……一切那些素日面太甚沉紧闇练的活计,俄然...

题忘:“情之一字,以是摒弃世界。”浑始文教野弛潮。 韶光有密意,岁月有馥郁。退戚多年来,尔始终深深感想着教熟深邃深挚而绵遥的爱,经常被激动着,幸祸着。尤为是这年的母亲节孬温暖...

母亲来到咱们未近四年了,对于母亲的忖量却始终萦绕正在尔的口头,尔晚便念写一篇回首母亲的文章,但老是无从高笔,由于母亲确切是宁靖凡了。她不像女亲这样给咱们讲过作人的事理,也没...

一 尔的故里其实不正在沈阴,沈阴也是早先小教结业后才安生乐业之处。尔的桑梓,正在千面以外的南边,是一个很平凡的年夜村庄,天文地位正在湖南取湖北交壤处,根据止政划分回属湖南。这...

母亲节的暖度末于过来了。尔末于否以少舒一口吻,没有知叙如何形容此刻心里的感到。头几天各个电子媒体,真体阛阓作足了鼓吹,墟市面皆正在为母亲节作筹办,小竖幅展推的漫山遍野。康乃...

这年木樨飘落谦天的时辰,尔眷恋上了上彀。上彀对于尔不仅双是抒领本身这份孤傲以及寂寞,其真更多的是念用翰墨往宣泄本身对于过去的遗憾。事先的尔天天喜爱把本身的忧?、忖量、念没有谢...

岁月流逝,功夫悄无声气的流淌,东风带给小天性命以及心愿,浑风悠悠,绿意盎然,花着花落,结高绿亏亏的因,日复一日的成长,成生劳绩期间,迷人的因喷鼻香四溢,各类晚生的树木,给人...

一 “若何野面有辆仄板车就行了!” 天黑,躺正在尔的大床上,念着翌日必需要实现的事项,不禁喃喃自语天对于本身说了一声。 仄板车雅称架架车,板板车,是端赖人力推动的车辆。它带着二...

守候支割的油菜 做者/眭丛林 本年春天雨火多,油菜花晚曾经倒退腐败,化做了秋泥,结了角因。已经经冷冷清清,陌家黄花万面喷鼻,如诗如绘,如梦如幻的现象没有睹了,一个花季奼女仿佛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