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姐妹聚会时,我们总喜欢点野菜团子这道菜。饭店做的菜团子可以说是外焦里嫩,清香可口,百吃不厌。也是人们吃惯了鸡鸭鱼肉,总想弄点儿清淡的菜解解油腻。每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想起上个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的困难日子,想起那虽能充饥,却难以下咽的菜团子。那是我少年时期,最难忘的记忆。
  一
  1959年到1961年,在历史上被称为“三年困难时期”,那三年全国性的自然灾害,致使农业歉收或者绝产,粮食和副食极度短缺。供应的粮食吃不饱,没有副食补充,只有吃干菜、野菜充饥。那时候,我刚10岁左右,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却经常吃不饱,更吃不好了。
  夏天来了,我和二妹就到城外大地里采野菜,我们认识好几种野菜:灰菜、苋菜、猪毛菜、扫帚菜、车轱辘菜、蚂蚱菜、苦麻菜(蒲公英)、曲麻菜等,这些野菜中,灰菜有毒,当年有的人吃了有毒的灰菜,身体浮肿,有的甚至中毒身亡。比较好吃一些的野菜有苋菜和曲麻菜。我和二妹到城西的麦地里采曲麻菜。曲麻菜叶子嫩嫩的,根茎上冒白浆,弄到手上很难洗掉。我俩趟着露水采曲麻菜,这种野菜是由根部繁育的,遇到了就是一大片。我俩采满了一筐菜就赶紧回家,因为母亲会奖励给我俩每人一个用曲麻菜和玉米面混合的大饼子。一进到家里,便迫不及待地掀开锅盖,拿起大饼子大口地吃掉。
  我们还可以撸榆树叶、榆树钱,母亲用榆树叶和榆树钱混到玉米面里做成粥喝,有一股特别的清香味。
  野菜是有季节性的,等到这些野菜长大了或者树叶老了,就不能食用了。
  二
  东北冬季长,从十月开始一直到第二年四月,大约半年多时间大地一片枯黄或者白雪覆盖。人们就到城外的田地里捡菜叶和菜梗。
  我家西边是煤建公司,院子特别大,靠我家的大墙里面有一大块菜地,种了好多大白菜,秋天收获之后,地里还有好多干菜叶子。我和二妹从一个墙豁爬进去,用一个铁钩子在覆盖着厚厚的白雪的菜地里划拉,不知哪下子就划拉出来几片干白菜叶子,放到小筐里,基本上三天两头地去捡一小筐。
  母亲把干白菜用水泡上,清洗干净,切成碎碎的菜馅,然后拌上玉米面,攥成圆圆的菜团子,放到锅里蒸。这菜团子就是我们的主食,吃一口,一股干草的味道,没有油水,难以下咽。
  有一天,我俩照旧无目的地用铁钩子在雪地里划拉着,我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北边地头上,看见一个突起的雪堆,便下意思地用钩子划拉几下,没想到,带出来几棵绿盈盈的冻白菜,我和二妹如获至宝,赶紧装满了筐,还抱了几棵跑回到家里,向母亲报功。母亲夸我俩真能干!给我俩高兴得不得了,我们终于为家里做了点儿好事儿,也为父母分担了一点儿困难。再说了,那冻白菜比干菜叶子好吃多了啊!
  开春以后,在野菜还没有长出来之前,人们都到大地里寻觅,哪管有寸把长的菜梗都会捡起来。西下洼子有一大片甜菜地,整天都有人在那里捡菜叶子,直到菜叶子捡没了,又黑又硬的小菜梗也有人捡。一天,我也来捡甜菜梗,这东西现如今喂猪猪都不会吃的,可那时候,却是可以充饥的食材。到了星期天,满地里都是捡菜梗的人,有学生、工人、教师等等。
  干巴巴的甜菜梗,比干白菜叶子难吃多了。母亲把甜菜梗放到水里泡好长时间,等到稍稍软了一些,再放到锅里煮熟,然后切成碎碎的小颗粒,放到玉米面里做成菜团子,蒸出来的菜团子黑褐色的,咬一口又硬又涩,太难吃了。当时,大弟弟刚刚一周岁多,母亲单独给他蒸两个小小的净面(纯玉米面)窝头,他拿着窝头说:“这不能好吃!”我们姐俩望着那黄灿灿的窝头馋得直流口水。
  三
  粮食严重短缺,副食也供应不足。有一段时间吃大食堂,一家老小都到父亲单位的食堂吃饭。我记得最清楚的是晚上喝高粱米粥,只见暗红色的米汤,很少看到米粒,这样的粥咋能吃饱啊。
  父亲单位每周发一个高粱面的面包,父亲舍不得吃拿回家来,母亲藏起来,等我上学时,母亲把那个面包悄悄塞进我的书包里。等我到了校园里,拿出来一看,面包已经长绿毛了,我也不懂得是否变质,就把绿毛扣掉,吃里面的瓤。这面包是高粱面的,闻着一股发酵的香甜味,吃一口又辣又涩的味道,但是总比菜团子好吃多了。这是父母对我的偏爱啊!
  最难忘的是寒暑假去大舅家,大舅妈做的混混饭我记忆尤新。大舅在县政府基地(养猪场)当会计,基地在城东北方向,距县城有七八里地,只有十几家住户,他们可以自己开荒种点儿地。大舅工作忙,只有大舅妈自己种点儿玉米、谷子和土豆、白菜、窝瓜、豆角等,也没有多少。但是足以保证一家人吃饱,还偶尔给我家送一些,补充粮食不足。大舅妈也特别会过日子,不浪费粮食。她做的混混饭特别好吃,做小米粥时里面放上土豆、窝瓜、豆角,一起煮熟,再放点儿盐,吃起来很有滋味。把菜与粮食混在一起吃,节省粮食不说,让蔬菜与粮食一起变成了主食。吃起来香香的,比我家的菜团子好吃多了。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大舅妈的混混饭依然留在我们的记忆里,那么清晰、那么香甜,那么温馨。
  在那个困难时期,大舅家成了我们家的后勤部。我和父亲步行去大舅家,背回来玉米粒和窝瓜、豆角等,偶尔还会背回来小死猪,父亲连夜把小死猪的皮扒掉,把内脏扔掉,用水把死猪肉泡一泡,清洗干净,用大锅大火煮熟,就是我们一家解馋的时候。现在说起来似乎非常不被人理解,死猪肉怎么能吃啊?缺少粮食、副食的时候,死猪肉就是美味佳肴啊!
  可能有人会问:当时有粮食供应,为什么还吃野菜呢?因为定量供应的粮食本身就吃不饱,加上副食品也缺少,人们肚子里一点儿油水都没有,空空的。越饿越空,越空越饿,形成了恶性循环。人真正饿到一定程度,只要能吃的,就敢吃。
  四
  连年干旱,不但粮食严重短缺,烧柴也同样短缺。大旱之年,寸草难生。野外的蒿草长得也是矮矮地,干巴巴地。人们做饭得有烧柴,即使用煤做饭或者取暖也得有柴火来点燃。
  每到周日或者寒暑假,我和二妹就去城外搂柴火。我们两个十来岁的小女孩,要走出三四里地到烈士陵园旁边搂柴火,因为近处早已被人们搂光了。大地光秃秃的,小茸毛一样的柴火,半天也搂不到多少。弄了半天,我们姐俩各背一小捆柴草,颠颠地往回走,越走越累,走一段就歇一会儿,得歇好几起儿,才能到家。这点儿柴火仅够三五天引火用。
  快入秋时,父亲会借一个手推车,带着我们姐俩去城外割蒿子,拉回来晒干留着冬天做引柴。
  如今每当我看到野外茂密的、高高的蒿草,地上落满厚厚的树叶的时候,心里就会涌出一种感觉:当年如果有这么丰厚的自然物资该有多好啊!
  自然灾害,真是让人们的生活捉襟见肘,难以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所以,我们的同代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舍不得买东西,舍不得扔东西,总觉得这些食品或者衣物来之不易,扔了可惜。因为我们经历过吃菜团子的时期,那份苦涩和无奈是今人无法体会到的。
  古人云:“饱带干粮,热带衣裳。”说的是即使在吃饱的情况下也要带上一些干粮,以备不时之需;即使在天气炎热的时候,也要带上一些衣物,以防天气变化,这是生活常识。所以,我们如今衣食无忧,也要注意节俭和积蓄,做到有备无患。
  春天来了!又要到采野菜的时候了,如今采野菜与当年的情景大不相同了。在我们这里,婆婆丁(苦麻菜)早已成为人们青睐的保健食材;柳蒿芽也是深受人们喜爱的野菜,甚至登上了早市的摊床;苋菜,也成为素馅饺子的馅料。用野菜做的野菜丸子让丰富的餐桌多了一道风景。
  沐浴着和煦的风儿,在大地里采摘野菜,是踏青的一项内容,与大自然亲切接触,让生活更加丰富多彩。野菜不再充当主食的角色,而是餐桌上的一个绿色点缀,从另一个角度看,野菜也随着时代的进步,焕发出独有的自然风光。同时,它也在提醒人们不要忘记当年的困窘,更加珍惜眼下的美好生活!
  2024年4月3日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