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而月二回家给儿子取芝麻鼓豆(豆豆)以来,黑娃似乎什么都懂了,也对老张好了起来,没有年轻人那生、冷、硬、倔脾气了。 
  农历正月到二月,天气变化无常,一会儿阳光普照,温度上升;一会儿阴雨绵绵,身上加衣。柳树上已被吐出的柳絮,被微风吹着,飘洒在农庄周围。迎春花在路边、塄坎还有公坟旁开着,放出馨香的味道;小草也隐隐约约抬头挺胸长了出来,路边的草丛里也有了花的影子;大田地里的麦子被雨水冲洗后,绿茵茵的一片,好像一张绿色的大网笼罩着田地;不远处不知谁家的一片片桃树也红花待开……农人们欢欢喜喜地在春天的海洋里走着,踏着春的脚步,享受着春天温柔的阳光,几位老人在门前的花坛边晒着太阳,“三皇五帝夏商周”地聊着天。
  首先是黑娃的媳妇给婆婆打来电话,夸母亲炒的芝麻鼓豆好吃极了,儿子有时不吃饭就专门吃这个,有时还瞒着她偷偷摸摸用塑料袋装上豆豆给幼儿园的朋友吃。没几天时间,拿去的豆豆已经吃了三分之一,她和黑娃有时都舍不得吃。
  老张又给我打来了电话,他说儿子黑娃有点转变了。
  老张一打起来电话就没完没了的,有时我开玩笑地说:“你都不怕花电话费吗?”有时我忙了就哄他说“有个电话我接一下”,然后就挂了。
  老张哈哈一笑说道:“只要心情舒畅了、高兴了,电话费算个屁,那你忙吧。”也就挂断了电话。
  记得老张上次打电话说,正月十五左右,孙子不知怎么咳嗽引起肺炎,儿子、媳妇半夜十一点多开车送到医院住院治疗,俩人都请假了,没黑没明地守在医院相互照顾着儿子。一个星期过去了,儿子恢复出院了,结果黑娃和媳妇却累倒了,儿子出院后,黑娃媳妇又挂了三天吊瓶。
  现在,与其说黑娃态度变了,倒不如说媳妇态度变了,他知道黑娃管不住媳妇,大多数事都是媳妇说了算,但有时黑娃牛牌气犯了,媳妇也是害怕的。
  记得有一次,黑娃不用知道为什么和媳妇闹了矛盾,一气之下把屋里的碗跟盘子都摔碎了,媳妇哭着告诉老张,老张给黑娃打电话没说上几句话,黑娃就把电话挂了,就那次的矛盾,俩人几乎闹到了离婚的地步。
  老张和老伴心里都明白,黑娃媳妇人不错,心地善良,也通情达理,说话慢言细语,也从不涂红描眼地化妆打扮自己,平时穿着普普通通,更不喜欢买什么高档服装,回来了就帮婆婆烧锅做饭,没有一点架子。老张知道她和黑娃从高中到大学一路走来,不管放在农村、城市都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好人,用农村人的话来说,是打着灯笼火把都找不到的好媳妇。要说不好,就是黑娃不好,找不出媳妇一丁点儿毛病。
  年前老张出事,黑娃单位人事调整,他因一件小事没有当上中层领导,不仅如此,工资每月也少拿两三百,他心里一直不舒服,每天黑着个脸,时不时发火,媳妇更是不敢招惹他。黑娃心里不舒服,整天喝酒抽烟,更管不上家里和其他事了,这一切的一切,老张怎么能知道呢?
  事情过去就过去了,领导找他谈话,重新调整了他的工作,给他安排了新的职务,黑娃抛掉了包袱,一切不悦都烟消云散了。
  人常说“柴干年前老张出事,黑娃单位人事调整,他因一件小事没有当上中层领导,不仅如此,工资每月也少拿两三百,他心里一直不舒服,每天黑着个脸,时不时发火,媳妇更是不敢招惹他。黑娃心里不舒服,整天喝酒抽烟,更管不上家里和其他事了,这一切的一切,老张怎么能知道呢?
  事情过去就过去了,领导找他谈话,重新调整了他的工作,给他安排了新的职务,黑娃抛掉了包袱,一切不悦都烟消云散了。
  人常说“柴干7的腰松”,时间长了,老张也慢慢地把气消了,他知道“打断骨头连着筋”,黑娃毕竟是自己的亲娃,话说回来,即使是抱养的又能咋样,不也是自己的儿子吗?
  农历二月十五,又一场雨沥沥淅淅地下了一天一夜,据说这次是人工降雨。俗话说:“春雨贵如油。”这场雨下得太好了,用农人的话说,这场雨下得比一家给几百元钱都强。燕子归来了,小鸟欢快地飞翔,大地沉浸在春天的海洋里。农人们忙欢了,给果树打药的、防治小麦条锈病的、整理闲杂地种玉米的,还有栽种其他农作物、树木的……
  老张通过一段时间的苦思冥想,在经过思想激烈的斗争以后,他也慢慢地想通了:咱能在世上咋挂(活)几天,有今天没明天的,用农村土话说,黄土都埋到头发梢梢上了,晚上把鞋脱了,明天能不能穿上,这还是另外一回事,所以,跟儿子较真算什么本事。老张年轻时风流了一辈子,啥事没见过,啥场面没经历过,年轻时他是村上的“本事疙瘩”,谁见了不夸他,他也常常给人说事了非、调解矛盾,现在咋成了这样,是他人变了还是思想僵化了?这倒把他也弄糊涂了,想着想着,他不知不觉地偷偷笑了。
  老张摔倒受伤的上胸腔和胳膊基本恢复好了。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是个闲不住的人,一天不干活,就像缺个啥,平时邻居有个什么事,不用打招呼他也会帮个一二三,也从来不要什么报酬。现在,他都对外界说:“干活全当是锻炼身体呢。”
  黑娃在老张住院期间的一切态度,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总体来说,黑娃人还是好的,人常说:“各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总之,黑娃态度转变过来了,他对老张慢慢好了,在医院里,这位脾气倔的人,思想钻了牛角尖,他的目的就是“馍馍不熟气不圆”。
  现在黑娃转变了,不知是他母亲炒的豆豆感动了他,还是他看到他的儿子又想起家里的老爸,老张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反正一句话,黑娃变了,变得比以前孝顺了,也好像比以前更懂事了。
  老张就是老张,人一上年纪思维也不知不觉地变了,有时想得千奇百怪,有时想得脱离现实,有时更想得幼稚可笑,这就是他和儿子打不上钩的主要原因,用老张当时的话说,是黑娃向他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盐不盐的,只有老张跟黑娃知道,爷父(父子)们马大吃马、卒大吃卒。
  俗话说得好:“清官难断家务事。”这话一点不假。
  总体来说,这次黑娃能醒悟过来,是件大好事。常言: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谁也不是十全十美的。
  老张又一次偷偷地笑了,这次他是实打实地笑了。
  (原创首发)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来了,虽说北方的春天姗姗来迟,这几天升温了,又刮了几天大风,小区里的柳树已经抽出绿芽,小草也绿莹莹地长出来了,一天一个样儿了。今天阳光尚好,我便到地下室清理旧衣物,不穿...

清明,这个季节,总是带着人们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这是一种来自天堂的思念、是世间的人们对逝去亲人的一份深沉的情感。 一年一清明,一岁一追思。岁月匆匆,转眼间又是一年清明时。清明...

牡丹是中国的国花,这国花荣誉的获得,其中还有我的一点点不足以计数的力量。由于牡丹花中蕴含的丰富的历史文化,也因为这牡丹开放的时候确实大气芳菲,华贵雍容,所以在2019年的国花投票...

湖南有个安化县,安化有个龙塘镇,龙塘有个沙田溪村。 一千多年前,一支马队伴随着马铃声打破沙田溪村的沉静,在潮湿的石阶上留下一串串马蹄的印记。村民凝望着这支远来的马队,在疑惑中...

1.乡愁,母亲那一盏昏暗的灯光 奇怪的很,人到一定的年龄‘当下的事情根本不入梦中。过去的事情,特别是童年的事总在梦中萦绕。模模糊糊的,又似乎很清晰。我想这是想家了,是乡愁的另一...

一 小时候母亲经常问我长大了当什么?我没有说当医生、教师,或者服务员,我回答说要闯码头。其实,那个时候,闯码头是什么意思,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只是平时听大人们聊天时有说起过。...

一 那些年,兴起一股送礼风。这风,居然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到我的大学。 系里评选优秀,推荐入党,奖学金认定,甚至休学告假等,大大小小的事都要以送礼为铺垫,若有哪位同学不慎惹出麻烦...

今天早上九点,组织跟驴友去桂山岛爬山,我和妹妹等十个人从香洲港出发,乘坐船只前往桂山岛。船程大约半小时左右到达岛上,我们在船上欣赏着迷人的海景,并感受微风拂面的清爽感。 抵达...

一 春风温柔地拂过脸庞,我们三人的脚步轻轻落在广西的土地上,来感受这盛大的三月三庆典。刚一踏入这片土地,就被那浓厚的民族风情和节日的热闹所包围。街头巷尾,鲜艳的民族服饰在阳光...

一 春天,总是令人爱的,无论哪个地方的春天都很迷人,它安静又热闹,洋溢柔情,又蕴含气象。春天,是携带着禅意和风花雪月一起前行的。 在厦门这个南方城市,春天常常被我忽略,因为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