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乡在坝上高原的阴山麓畔,是内蒙古高原的一部分,属于大陆性季风气候中的温带亚干旱区,寒冷干旱是特点。从上世纪六十年代我记事时开始,几乎年年都是旱灾,绝大部分岁月依靠国家的救济粮度日。有人说上世纪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全国饿死了几千万人,从我们这个全国最贫困的地区看,这种说法无论如何都是不成立的,那时吃不饱是真的,但饿死人是极少的现象,如果全国要饿死几千万,我们这个全国特困县,2021年才被脱贫的山区,一定会家家有饿殍,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我们这个公社有两万多人,没听说有一个饿死的。当时各级政府对老百姓非常关心,很少贪污腐败中饱私囊者,各级干部名副其实的吃苦在前享受在后。那样的灾年,不是有如此爱民的政府,爱民的官员,饿死几千万是真会变成现实的。进入二十一世纪后,粮食紧张的趋势彻底缓解,人们再也不用为吃不饱肚子担忧了。
  粮食短缺的状态下,人们穷尽智慧来想办法填饱肚子,于是就出现了一个词“代食品”,也就是可以代替食品的东西。那时国家的救济粮一般是成人每月25斤,妇女18斤,学生更少一点,以高粱、玉米和红薯干为主,有时也救济大白菜和萝卜一类的蔬菜,但因乡亲们肚中毫无油水,加之繁重的体力劳动,救济粮远远不能满足人们的胃口。更为残酷的是,越是吃不饱,越是饭量大,救济的粮食越是不够吃。
  最好的“代食品”是春夏季节的野菜。只要没有毒性的,都是人们采挖的对象。记得那时放学后,第一件事就是㧟着柳条筐子去挖野菜,就像今天的孩子完成作业一样,挖野菜,是最重要的生活作业。
  我家的东面有一条大约一公里长的河渠,水不大,刚能没过脚面,但常年流淌,虽然整个地区都被旱魃控制,但这小河渠的两岸总是郁郁葱葱,生机勃发,生长的植物自然比其他地方茂盛了许多,也就成了我们采挖野菜的最为理想的地方。不论多少,每次来都会有所收获,至今想来,我还是极其怀念这条小河渠的,时常在梦中梦见,可惜的是,后来这条小河渠彻底干涸了。
  在坝上,土地虽然寥廓,但能为人食用的野菜品种并不多。也许有人们不熟悉的原因。比如有一种被当地人叫作“雪麻”的植物,学名叫荨麻,东北人叫“哈拉海”,本来是很不错的野菜品种,但我们这个地方由于缺失这野菜的食用传承,加之这荨麻满身带刺的不近人情,竟没有人去采挖。采挖最多的是甜苣菜、嫩茴吊、嫩沙蓬、蒲公英和车前子。
  车前子,我们叫它作“车前前”,是采挖的最理想目标之一。“车前前”植株肥大,叶子厚实,口感也不错。采挖回来摘洗干净,开水焯过,加上盐和醋,淋上几滴麻油,作为当地特色食品莜面的蘸汤料,那味道别具特色。
  记得有一年父亲在锄地的间隙,碰到了一片车前子,父亲没有带存放的工具,便把上衣脱下来,用马莲草叶子把上衣袖口扎紧,两只袖筒就成了两条小口袋,满满装了两袖筒,这样晚上就会有一顿丰盛的菜蔬供家人食用。父亲想着孩子们大快朵颐的样子,很是开心,一边采择,一边还哼哼起了“二人台”小调,这是当地的一种特有的小调,据专家研究,当地民间流行的“二人台”曲调,就是从元曲转变而来,很多曲调保持了元曲的韵味,是研究元曲的活化石。
  晚上回来,正好村干部把一位下乡的公社干部派在我家吃饭,看到新鲜娇嫩的车前子,便连声说自己有口福。父母都是十分好客,敬重朋友的人,不但为这客人凉拌了车前子,还蒸了土豆片,美美地给他吃了一顿家人平时舍不得吃的凉拌“车前前”蒸莜面,把这位干部吃得嗝声连连。临走时虽然支付了半斤粮票,三毛钱,但却“剥夺”了我们几个孩子的一顿美味,在当时,这是孩子们最大的遗憾。
  后来才知道,这车前子不但是可以充饥的野菜,而且还是一味地道的中药。《本草纲目•草部》专门记载有车前子,可治疗很多疾病,诸如“血淋作痛、淋病、妊妇热淋、小产”等等,现代中医学研究认为,车前子具有“清热利尿通淋,渗湿止泻,明目,祛痰”的功效。
  小的时候经常吃车前子,老人们也知道这是一味中药,但并不知道这中药能治疗什么病,只知道能治疗饥饿。
  前一段时间,阅读金性尧先生的《闲坐说诗经》,其中一篇《车前子的故事》,让我知道,我在老家从小见识的“车前前”竟然还有如此崇高的文学背景。
  古代把车前子叫作“芣苢”,发音“福以”。《诗经•周南》中就有一篇《芣苢》,专门记录这车前子:“采采芣苢,薄言采之。采采芣苢,薄言有之。采采芣苢,薄言掇之。采采芣苢,薄言捋之。采采芣苢,薄言袺之。采采芣苢,薄言襭之。”
  翻译成现代汉语,大概意思是:娇嫩的车前子,我去采挖来。娇嫩的车前子,我去摘回来。娇嫩的车前子,我去捡回来。娇嫩的车前子,我去捋下来。娇嫩的车前子,用衣兜兜回来。娇嫩的车前子,用大衣襟包回来。
  这首诗全文48个字,只有6个字不同,6个不同的字中,“袺”和“襭”两个字还都是“用衣襟兜”的意思,实质上只有5个字不同。其他相同的字中,“薄言”二字还没有实质意义,就像今天“二人台”曲调中的“啊哈哟”,所以,这首诗全篇几乎都是重复句。词句重复结构太单调不说,内容也实在平淡得很。但是,这是中国最早的诗歌,当年和音乐搭配在一起,便是人类文学艺术的初始创造,是可以和西方《荷马史诗》相比美的诗歌,那是极具精神震撼力的伟大作品。从这个角度看,就不能不说先秦人民关于文学艺术的伟大了,在文字还不发达,词汇还不丰富,连达官贵人,士人学子都不知道什么是诗的时代,劳动人民就能写出这样的歌词来,把这诗歌说成是唐诗宋词元曲的祖宗,一点不为过。
  阅读这48个字,我总是能想起父亲脱下上衣,“用马莲草叶子把上衣袖口扎紧”,用袖筒来盛装车前子,并哼哼“二人台”的情景来,父亲不懂诗词,更不懂音乐,但父亲懂得用衣襟包裹车前子回家充饥,父亲懂得哼哼“二人台”小调可以愉悦身心,并能表达对子女、对家庭的爱!这《诗经》中的《芣苢》,不就是对父亲采挖车前子的描写吗!或者说,这《诗经》中的《芣苢》不就是父亲在采挖车前子的时候,随口哼哼出来的吗!
  2024.3.26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