沂蒙山小调,那是沂蒙山的声音。“人人那个都说嗳,沂蒙山好,沂蒙那个山上嗳,好风光,青山那个绿水嗳,多好看,风吹那个草低嗳,见牛羊……”每当这熟悉的曲调响起,人们的心中便会涌起一股亲切的情感。旋律简单而优美,仿佛是大自然的馈赠,唱出了沂蒙人民的淳朴生活,也唱出了对这片土地的热爱。而距今有两千三百多年历史的沂蒙煎饼,更是这一方水土上的独特风景,诠释了与沂蒙小调一同传唱的美食传奇。
  相传沂蒙煎饼是诸葛亮发明的,它起源于费县北部山区。东汉末年,战争频繁。有一次刘备军队被围在沂河和湅河之间,因诸葛亮初出茅庐,辅佐刘备之际,兵微将寡,被曹兵一路穷追猛赶,致使锅灶尽失,将士饥饿困乏,又不能埋锅造饭,诸葛亮情急之下,心生一计,让伙夫把水和谷子磨成米浆,将铜锣置于火上,用木棍摊平,烙出了香喷喷金黄黄的薄饼,将士吃完后士气大振,杀出重围,于是当地人也习得此法做食,烙出了沂蒙舌尖上的美味。但由于铜锣昂贵,容易开裂,人们便以铸铁制成锣状来烙煎饼。后来我又询问度娘,得知在仰韶文化中出土了5000多年前的煎饼制作工具——鏊(ào)子, 是为了纪念女娲补天,宋人留有诗作“只有人间闲妇女,一枚煎饼补天穿。”,真的是“一饼串古今”。明朝的“分家契约”中,也记载着“鏊子一盘,煎饼二十三斤”,能被当做财产分家,可见当时煎饼的重要地位。晋代《述征记》、唐代《唐六典》、明代《酌中志》以及煎饼的铁杆“粉丝”蒲松龄的《煎饼赋》等古籍均有载录。“皮薄味淡却鲜活,百般滋味在心头”,这种美食不知养育了多少代人的记忆。至今沂蒙大地上仍保持着“户户支鏊子,家家摊煎饼”的习俗,还流传着一段曲折而美丽的传说。
  那是很久以前,蒙山一带杂草丛生,人迹罕至,在望海楼下,住着巧珍和田壮一家,男耕女织,生活过得比较舒心,劳作之余,田壮勤学苦读,成了远近闻名的土秀才。谁家有个红白喜事,都请田壮帮忙;谁家受了欺侮,田壮主动帮助写诉状,打官司,因此得罪了当地恶霸,被关进山间大牢,并扬言关他七七四十九天,不准送饭,只准送笔墨纸张,看他还写不写!后来,田秀才的妻子巧珍在睡梦中得蒙山娘娘指引,一觉醒来,巧珍照此去做,马上摊制煎饼,放上大葱提着豆酱给田壮送去,看大牢的以为煎饼是纸、大葱是笔、豆酱是墨,就没过多盘问,果然灵验。就这样,到了期限,田秀才不但没被饿死,反而神采奕奕。出狱后,他发愤图强,胸怀大志, 背着巧珍摊制的煎饼考上了状元。善良的巧珍,为报答蒙山娘娘的恩德,热心为四邻八舍传授煎饼技艺,后来一传十,十传百,摊煎饼在八百里沂蒙开花结果。巧珍因发明煎饼,被沂蒙山人供奉为“煎饼老奶奶”, 煎饼由此又称为“状元饼”。
  沂蒙煎饼“圆如望月,大如铜钲。薄似剡溪之纸,色似黄鹤之翎”,美的诗意荡漾,引来嗜好读书的蒲松龄写出流传后世的《煎饼赋》,摘其几句如下:煎饼之制,何代斯兴?溲合米豆,磨如胶饧。扒须两歧之势,鏊为鼎足之形。味道是那样纯天然,“三五重叠,炙烤成焦,味松酥而爽口,香四散而远飘”,吃上它,又能充饥,又能养生。书法大家王羲之小时候喜好吃煎饼,这是古琅琊临沂人的主食,是沂蒙人民勤劳智慧的体现。他们用精选的粮食,如麦子、高粱、玉米、谷子、地瓜干、小米,磨成细腻的面糊,再经过独特的制作工艺,然后在炽热的铁板上摊开,最终形成了一种薄脆香酥的口感。热气腾腾的煎饼,香气在空气中弥漫,让人垂涎欲滴,让人想起抗战时期,冯玉祥隐居山东,撰写了《煎饼——抗日与军食》,介绍制作煎饼的原料、方法等内容。并将本书送给蒋介石,希望能解决军粮补给问题。
  1946年秋,陈毅将军率新四军从苏北移师山东,还自编顺口溜,讲解如何吃煎饼:“吃煎饼,卷大葱,张大嘴,口一咬,手一松,吃个煎饼也就几分钟。”,在革命战争年代,它曾与陕北的小米一样,养育过人民军队,养育过中国革命,书写了一部“红色煎饼史”。沂蒙煎饼不光在《舌尖》上有出镜,在《沂蒙》《沂蒙六姐妹》《红日》等影视作品中,都有沂蒙红嫂们为前线部队战士烙煎饼做军粮的感人场景。
  经过几百年的沉淀和发展,煎饼制作技艺在我家乡已经形成了独特的风格和工艺流程。也是60-70年代困难时期我们求学的必备食粮。由于原材料各异,煎饼又分成麦子煎饼、玉米煎饼、小米煎饼、高粱煎饼、地瓜煎饼等。就其制作工艺而言,有刮、滚、摊等手法,口味有酸、甜、原味等。色泽有黑、白、黄、紫红、金黄等。烙煎饼的工具主要有三件:一是鏊子。铁制,圆形,有大、中、小三种,中心稍凸,下有三足,谓之三足鼎立,其下用柴草或煤炭加热,上面即可烙制煎饼。二是篪子。用手来回推动糊子的工具,木制板状弧形,有柄。把糊子放在热鏊子上后,用篪子左右推摊,糊子便薄薄地摊在鏊子面上。也有的用 筢子 ,还有的用“竹劈”,作用相同,但烙出来的煎饼却各有特点。三是油擦子。老百姓呼为油褡子,是用十几层布缝制的方形擦子,上面渗着食油,用来擦鏊子,为防煎饼粘连鏊子揭不下来。记得小时候,每天早晨,我的母亲都会为我们制作煎饼,那时的味道至今还难以忘怀。烙好的煎饼,折叠成卷,随时可以食用。晾个半干,折叠起来,可存放上半月二十天都不会变质。出门携带更方便,人们称之为“干粮”。它可以搭配各种食材和酱料,如豆腐乳、辣椒酱、芝麻酱等,因此深受当地居民的喜爱。那金黄的色泽让人垂涎欲滴,香脆的口感更是让人陶醉,吃一口就能感受到家的温暖,乡土的味道,心头涌起无尽的思念。
  那时,我家基本上是每星期推一次磨,不到平明时分,就得起床,夏天还好些,到了冬天,那滋味真不好受,头上顶着寂寞的星星,眼睛眯缝着打着盹,寒冷的空气,逼得人佝偻着身子,抱着磨棍像一头蒙眼的驴子,围着磨盘亦步亦趋地转着圈子,一圈又一圈,像循环小数一样,不知何时才能结束,眼巴巴地瞅着磨眼出神,这是我们每个孩童当时最大的梦想,就是希望磨眼空空如此。我们每个人发出急促的呼吸,哈出的热气还带着晚上睡梦中甜甜的笑意。就这样,我抱着岁月的磨棍,伴随着煎饼特殊的香味,一意孤行地跋涉在高考的羊肠小道上,也不枉煎饼的滋润和营养,最终迈进了高校的大门。如今回想起来,眼睛仍是湿润的,仿佛蓄满了星星惨淡的光芒。
  烙煎饼是许多沂蒙姑娘的必修课。她们在长辈的谆谆指导下,竹耙在手中上下翻飞,不一会儿,一个薄厚均匀、又大又圆的煎饼就烙好了。但随着现代生活节奏的加快,一些年轻人已经不再热衷于制作煎饼,这一传统美食的赓续受到了严重威胁。然而,也有不少人在努力拯救这一传统美食,她们通过创新煎饼的制作工艺和推广煎饼文化,让更多的人去了解和接受这一美食。在沂蒙山区的北部,有一个古老的村庄,名叫二郎峪。村里的人们以制作美味的手工煎饼而闻名。这些煎饼薄如蝉翼,口感酥脆,香气四溢,是当地的一道美食特色。改革开放初期,村里的年轻人纷纷走出大山,向往着大城市的繁华生活。但有一位年轻女人,名叫李怀珍,人称“煎饼大嫂”,她却选择留在了村里,继承父辈们的煎饼手艺,后来成立了沂蒙小调特色食品有限公司。作为巧珍煎饼世家的传承人,她继承老工艺,开发新技术,其“煎饼制作技艺”已被收录“临沂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曾荣获“全国下岗女职工再就业带头人”“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许多荣誉称号。她的煎饼名字叫做“沂蒙小调”,其“薄如纸,柔似缎,色泽亮丽,营养丰富”的特色,氤氲着泥土的香气,荡漾着金色的岁月,在微风中,在一口口鏊子上,诉说着乡土的勤劳与执着。
  李怀珍对手艺的热爱和对祖辈的尊重,使她的煎饼独具匠心。她坚持古法制作,每一道工序都精益求精。在她的手中,沂蒙煎饼成为了一种美食艺术,吸引了来自各地的美食家和游客。然而,村子里的传统手艺面临着现代社会的冲击。大城市的现代化生活方式和快节奏生活,让越来越多的人忽略了手工煎饼的存在。她的生意逐渐冷清,心情也日益沉重。就在她陷入低谷时,一位名叫小红的女孩出现在她的生活中。小红是一个旅行作家,她被“煎饼大嫂”制作的金色煎饼所吸引,走进了这个偏远的小村庄。小红品尝了她的手工煎饼后,被这种美食所打动。她决定帮助李怀珍通过写作,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个古老的手艺和村子的故事。
  在小红的帮助下,“煎饼大嫂”的故事和沂蒙煎饼的美味传遍了世界。这个偏远的小村庄再次焕发出生机,成为了一个旅游胜地。李怀珍的手工煎饼也走向了全国各地,成为了人们口中的美食佳话。在这个故事中,沂蒙煎饼不仅是一种美食,更是一种传统文化的象征。李怀珍和小红的努力,让人们意识到了传统手艺的价值和重要性。她们的故事也告诉我们,传统与现代并非矛盾对立,而是可以相互融合,共同发展。
  煎饼还常常被当作招待客人的佳肴,其独特的口感和香气在当地的历史和文化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煎饼卷大葱”成为家乡的一种标志性符号。每当逢年过节或庆丰收时,都会拿出最好的煎饼来分享,那不仅仅是一种美食,更是一种文化和情感的传承。那煎饼散发出的淡淡的香气,是沂蒙的乡愁,是山间的清泉,是农人的汗水,是岁月的痕迹,一口咬下,便是一段家乡的故事。那金黄色的煎饼,薄如蝉翼,承载了太多太多的梦想。在每一个清晨,每一个黄昏,给劳累一天的人们,带来一份希望。此外,煎饼还寓意着“团圆”和“和谐”,表达了当地居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于我来说,煎饼是一种无法替代的美食,更是一种深深的情感和回忆。沂蒙煎饼,是故乡的味道,沂蒙小调,是故乡的声音。无论我走到哪里,我都会记住家乡的煎饼,因为那是我的根,我的记忆,我的家。
  2024.4.3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

一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与几位好友一齐出发杭州。大雨倾盆,道路拥堵,却未能削减我们内心的热情。火车上,我们边品茶边畅谈,让原本漫长的旅程变得愉快而温馨。清晨,我们抵达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