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的冬天,言语找到我,让我为她写点什么。能为言语做一点微不足道的事,我当然很乐意,可我却迟迟不敢下笔。言语写诗,诗占据了她生活大部分时间。我常思考,诗歌对于言语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每每想到这些,我的内心都会疼,夹杂着酸楚,激动,兴奋的疼。
  2024年春天,我终于鼓起勇气,决定为言语动笔。
  春天,是美好的。我常常想象着,言语穿着裙子,在阳光下,做着她想做的事,这应该是春天最早的形状。春天总让人们心生期望,恰如面对一颗种子的起点,让人激动。
  言语的诗歌,就是从春天开始的。只是这春天,并不是普通意义的春天。
  不久前,我在一篇文中写道:“早春藏着一些人的寒冬。”言语就曾住在这些人中间。
  一颗种子带着泥土的疼痛,带着兴奋的心情启程。可还没准备好,命运却开了巨大的玩笑,它给言语埋下了病毒的引线。
  命运说,言语,你不配拥有健康的身体,我就不许你奔跑,我要砸碎你春天的花朵,要撕毁你美丽的裙子……
  于是,我看到命运狰狞的面孔,看到它虚假的嘴脸,让人厌恶的尖锐嘲笑。
  面对命运的不公,言语她本身并没有错。而我,从没有把言语当成一位病人。因为怜惜的目光,安慰的说辞,一些不切实际的虚假展望都是廉价的。我知道,言语一定也经历了孤独和无望,可是这些消极的感受,只是寒冬最后的挣扎,言语定是有春天的,只是这春天比一般人来得更深刻。
  想起春天,我就想把它和言语的生命联系在一起。命运一直想掐短她生命的长度,所以言语要奔跑,要追赶,要飞翔。哪怕她双脚不能走,她大多数时候都要“锁”在轮椅上,直到有一天,连轮椅也无情地抛弃她,她只能在病床上写诗了。
  奔跑,和命运撕杀,和时间抢道。飞翔从心开始,从笔尖启程。诗是什么?诗是流淌的血液,是生死之间,生命的佐证。
  言语的诗,是另一种形式的春天,是她与世界,与她人对话的一种特别方式。说起春天,人们总会谈论希望与温暖。可在言语那里,春天一直伴随着黑暗,与冰冷。学会与黑暗独处,与黑暗交“朋友”,是言语在面对命运的不公中,获得的独特生命体验。深渊般的黑暗中,那些带着生长意味的光,更具力量,更能激励人心。因为体质的原因,言语更深刻地体验到透骨的寒冷,正因为此,她的笔尖才有了别样的滚烫,这种热度不是表面的,通过“读”的感受传递,是向内的,指向内心,指向血液。
  言语的春天里,有些花还没有盛开就枯萎了。而言语,要抢在枯萎之前,把黑暗的毒药磨成生命的解药,试图撑开黑暗的眼睛,敲出生命的音符。
  “向诗而生”,这是言语向命运宣战的呐喊,是对诗歌热爱的情感浓缩。诗歌是言语生命的构成,是她身体的一根最重要的骨头。诗,成长为一种坚韧的信念,是腿,是翅膀,是吹进生命的风。
  其实在我看来,言语的存在,本身就是一首深沉的诗。诗对于读者来说,是可以进行二次创造的,有着自己的内涵与外延。言语在我心里,也如读诗一般。每当我想起言语这些年的生活点滴,她总能让我对生命有了更多的敬畏,也会在思考中产生很多新的画面。虽没有近距离见过言语,但我总会在自己面对世界时,找到各种和言语有关同化的事物。
  这些年,言语很少和我谈起她的病,即使说起,她的话总是那么平静。往往,最大的波澜都藏在平静之中,每当情感的风吹进生活的湖面,本平淡的水,就不再浅薄,那些淘洗后的波光会显得格外灿烂。
  言语说,她的生活的空间像是一个狭窄的盒子。但是,在脉动的生命中,言语用诗歌的想象,让这盒子有了潘多拉魔盒的特质。在言语的心中,无论黑夜都黑,她都没有放弃对美好的憧憬。因为身体的原因,言语很难找到与她相匹配的爱情,作为90后,本是多么好的青春,可爱情的怀抱,对言语来说是多么的奢望。对于爱情,勇敢的言语也曾大胆吐露出自己的心声。在过往中,她也曾抓住过爱情伸出的手臂。尽管这份爱来得短暂,深刻,但言语在经历了情感浪潮后,还是坦然接受了一切。她记住了那份短暂的幸福,并在命运的多磨中,用感恩的心,对待命运的“施舍”!
  在言语的青春记忆中,鱼鱼,那个和她有相似的经历的男孩,一个双鱼座男生,成为了她生命中的永恒。同样的病魔带走了心爱的鱼鱼,但言语用持久的爱,将他变暗的QQ头像点亮,她将鱼鱼装进了生命的血液里,流淌余生。
  命运的小黑屋中,和命运宣战的鱼鱼,是最新倒下去的那个,其实这样说并不准确,倒下的只是鱼鱼的躯壳,而他的精神却是黑暗中永远挺立的利刃,他带着言语和命运继续战斗。
  在鱼鱼最后的那段日子里,他明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但还是压制住身体的疼痛,抛却命运的威胁,总是去安慰体贴另一个深处黑暗的人,那就是言语,这是多么巨大的精神力量,是多么动人的爱情。鱼鱼的离开,言语流过很多泪,那些伤,即使不定在眉头,也定在心头。可言语必须收起这伤痛,她要和诗一起向着未来赶路。
  这一路上,我有幸认识了言语。想象中,她的手蕴藏着对身处世界的温柔。她冰冷的手与黑暗的相挽,却擦出最炙热的火花。言语也用手轻抚温暖着这个世界。受过伤的言语,却更懂得理解,体贴和安慰人了。
  在与现有的朋友中,言语除了写诗,也一直关心着身边的病友,有身体的,有心灵的。她不惜花去她生命中宝贵的时间,去鼓励、安慰开导对方。而这些行为,也是言语诗歌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诗对于言语来说有治愈的功能,治愈自己,也治愈她人。
  言语,在我心中,你是最美丽的黑暗之花。在世界的心跳中,你将永不凋谢!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