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古代,婚姻都讲究三娉六礼明媒正娶,而到了现代,都崇尚起了自由恋爱,两情相悦。以前不管女子愿不愿意,她们都没有自己婚配的资格,一切婚事皆由父母做主,说嫁给谁就嫁给了谁,像一件商品一样毫无人权。尤其是皇宫里的那些公主格格们就更凄惨,婚姻被当成了一种政治交易。以前皇帝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安抚边塞蛮夷,于是把公主嫁到了偏远的地方,以求国泰民安,减少战乱而寻求修养生机,让时间换取空间,发展自己。这事对于整个国家来说,确实有益,但对女子来说,是极不公平的。
  许多皇帝说,嫁去当王妃是享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谁又知道,她们内心的正真想法?就如王昭君,被嫁到匈奴后,很多人只看到了她为国家做的巨大贡献,却忽略了她本人的感受。在古代,女子本就地位低下,想反抗也没有勇气反抗,骨子里已经被注入了太多封建的礼俗,只能听天由命。王昭君嫁到匈奴后,做了三个男人的老婆,一个七十岁的老头,还有他的两个儿子。最悲惨的是,王昭君还亲眼目睹了儿子被自己的第三任丈夫杀死。儿子和丈夫还是两兄弟,隔着辈分的乱象。儿子死后,王昭君郁郁寡欢,不久也撒手人寰。
  文成公主是比较幸运的,可能和她的身份有很大关系,她是皇室宗亲的女儿,一生只嫁了松赞干布。王昭君不同,出生在一户普通人家,因为长相漂亮,被选秀带进宫里。宫里选秀都会贿赂画师,而王昭君不想苟同,于是被画师画得很丑,导致她与大汉皇帝擦肩而过,被封为公主嫁给了塞北匈奴的单于。王昭君无论哪种选择,都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哪怕留在长安,也不过是笼中鸟,屋中雀,根本没有自己的话语权。
  貂蝉也是个苦命人,长大后就沦为政治阴谋的牺牲品。她出众的容貌,妖娆的舞姿,只是为了刀剑下博君一笑,成就野心家的一点政治私利而已。吕布被杀后,貂蝉下落不明,连曹丞相这样的枭雄也未能一亲芳泽,让人不得不怀疑他的嗜好。貂蝉的尾声就像一个谜,那时她才二十三岁,正是大好年华。谜就谜吧!也许这是她最好的归宿,说不定在史记外她有一段美好的姻缘,有一个疼爱她的人,而她也喜欢。历史也没有记载,具体如何?只有老天知道!
  西施和貂蝉一样,都是政治阴谋下的牺牲品。她出生贫寒,只因自己是天下第一美女,被越王勾践寻到送给了吴王夫差。后吴国被灭,西施下落不明。民间传说有几种可能,有沉海而死,有说和范蠡归隐五湖,史记没有记载。但细细想来,即使是和范蠡这个老头归隐,她也曾是他手上的工具,被人利用过。试问,一个花样年华的女人和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能有什么感情呢?不过是迫于形势无奈苟活罢了。如果她有自己的选择权利,我想她的人生会不一样,一定会选一个自己喜欢的良人。事实没有如果,如果有如果,天下就没有那么多幽怨!
  就如杨玉环也一样,被寿王看中,就成了寿王妃。唐玄宗因为抑郁寡欢,听从谏言就命杨玉环出家当道士,然后再纳入宫中供自己享乐。在杨玉环的生命线里,婚姻全不由她自己做主,只能任人摆布,最后年纪轻轻也死在了安史之乱的禁军手里。
  古代四大美人,无一有善终,都在年纪不大时就香消玉殒。她们的命运何其不幸,连想看一看后半生的机会都没有!有句话说得很准确,“自古红颜多薄命,香消玉殒谁人怜!”如果她们不是生在那个年代,或者没有被人为卷入这政治的漩涡里,也许在当下的国度中,她们一定会过得很好,会有自己喜欢的人,有自己选择的权利。文成公主算是过得不错的,活到了五十多岁,可那也不是她自己的婚姻,而是嫁给了当时的政治需要。
  回到今天,国家强大,废除了许多封建的礼俗,女人有了和男人一样的权利,可以对婚姻说不,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人。她们不再受封建束缚,不再由父母和他人主宰,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选择是她们的最基本权利。今天中国的女性是幸福的,她们完成了一次伟大的蜕变,变得越来越开心,越来越自信。甚至现在的女性在国家法律的保护下,有了后来者居上,成了男人眼中的香饽饽,成了祖国未来的花朵。她们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一切都按着他们自己的本意来,没有强迫,更没有伤害。
  虽然现在还有许多偏远的地方讲究媒聘之礼,但是随着文明进步,越来越多的人正在离开的路上,去过自己喜欢的生活。现在的媒聘之礼已经不由父母决定了,而得看子女们个人的意愿,若她们不同意,你就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她们的回心转意。她们已经是新时代的女性,有主宰自己的权利,再也不是那个古板封建的女人,什么都讲逆来顺受。在她们眼里,自己的幸福大过一切,婚姻是一辈子的事,得谨慎思量。
  前段时间,有个社团的老师看我容貌长得年轻,就想给我介绍一个对象。她觉得我人好,是个值得女孩托付的伴侣,想帮我脱单。老师是一个善良的人,从她的文章里就能看出一切。老师有一个闺蜜,是省作协作家,家里条件不错,市区有两套房子,和一个未嫁的女儿二十多岁,女儿医院还有编制。她家几乎什么都不缺,如果要说缺,就缺一个上门女婿。她女儿年轻,也不急着嫁,就是女儿腿部走路有点不方便,这点让她颇为有些着急,会托熟人帮忙物色女婿。
  同在一个社团写文,老师也不知道我年龄,只是从样貌上判断我是三十来岁左右。而当我自报家门,将自己的信息说给她听时,她心里一定咯噔了一下,觉得失算了!不过这都不打紧,毕竟她也是好心帮忙介绍一下,如果能成,也算做一件善事,修上功德无量;不成也没关系,就当多争取了一次机会。就这样,我的终身大事就托付给了老师帮忙去张罗。
  几天过去,我也没问老师,也没当一回事。毕竟远隔千山万水,这事成不成也不是一撮而就,婚姻需要两个人的首肯。我左等右等,也没见老师的一点消息,可能她害怕我失望,不好意思说出来吧!又过了一天后,我找老师提起了这事,老师说她闺蜜嫌我年龄大了点,要是再年轻点就好了,这事保准成。也确实,丈母娘才比我大六岁,要是我再大一点都可以做她女儿的父亲了。虽然有句话说,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差距,可是年龄摆在这里,以她们家的条件,我就成了最大的问题。在现实生活中,也确实有许多年龄差距很大的人走到了一起,可那毕竟是少数,是人人渴望而仰慕的精英人士。而作为从农村出来的我,要什么没有什么,又如何敢奢望那不该有的幻想呢?
  收到这个消息,我并不沮丧,毕竟事实确实如此,不能怨天尤人,只能当个小插曲。其实在老师说的那天晚上,我都不抱什么希望。对于那个女孩,我俩连面都没有见过,甚至没有一丝的联系方式,谁又能保证相看两不厌,不在乎容貌就喜欢上对方呢?或许会是她看不上我,或我看不上她,感情的事很难说清楚,需要两厢情愿不勉强。勉强的婚姻是不幸福的,走过七年之痒后,随着生活回归平淡,彼此间只会凭添隔阂,徒添烦恼。
  现在人的观念不同了,婚姻需要两个人你情我愿才能真正走到一起,才能构建巩固夫妻间的关系。是的,许多女人已经开始这样做了,她们不再受男性的制约。相反,她们开始变得对男人指手画脚,提出意见,阐明自己的观点,维护自身权益。现在的女性正用自己的方式在向男人宣战,她们要让男人去改变那男尊女卑的怪思想,让男人与女人都变得一样平等,一样有自己的生活方式。而不是你该做什么,我该做什么,好像被规定死了一样。女性提出的抗议是合理的,她们走出家庭,面向社会,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劳动价值,花自己的钱,再也不用伸手低声下气地向男人要。而这种方式却是文明的一大进步,让男人重新审视女人,给予彼此的尊重,从而让生活有了谦让。
  现在有许多大龄女人都还没有结婚,没有结婚并不是她们不愿走进婚礼的殿堂,而是她们想选择自己更愉快的生活方式,想找一个能托付终身的良人。现在的女性思想觉悟提高了,她们不再像古代那样逆来顺受,丧失尊严的苟且活着,她们已经有了灵魂,有了思想,有了蜕变!她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需要什么?他们有了答案,有了视界。如果现在还如古代一样,那么对于世界文明来说,何其悲哀,更是女性的不幸。
  就拿我的事来说,假如老师的闺蜜不介意我的年龄,同意我去做上门女婿,我想最终还得过她女儿以及自己的这一关,而不是她们说好了,就能一锤子敲定。婚姻是两个人个体的自我意愿,是组合的一种合作关系,而不是由谁决定谁的人生。就如丈母娘代替不了女儿的想法,女儿也未必肯听母亲的话,而我也不是见个人都要娶,要去做上门女婿,她也不是见个人都要嫁,她也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决定要和谁在一起。当然现在还有一些存在过去的封建思想,可是历史不可违,人类终会走向文明。确实,在许多地方假如父母不同意,女儿多半也难顺利嫁出去,毕竟孝道摆在中国人的骨子里,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全部改变过来,它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在光阴里去消融,去改变,去除掉不该有的旧思想。我相信这一天早晚会到来,会给全天下所有女性一个完美的交代。
  当然,目前许多国家无法做到,女人的蜕变需要政治的支持。就如某中东大国,曾经女性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她们阳光、自信,有着优雅的气质。可是换了一个政治首脑后,她们又被一块布包了起来,包裹得全身严严实实,密不透风,像深山老林里的巫婆一样,从头包到脚,只留下一对幽怨的眼睛。
  宗教信仰是个人的自由,我们尊重每个人的想法。可当宗教信仰变成一种强制民众的压迫时,它就失去了它该有的意义。任何信仰都应该向善的,而不是以暴力驱使让民众去做违背自己心意的事。就如我们国家,信仰是个人的自由,是发自内心里的善。只有发自内心的善意,人才能修成正果,才能如古代的那些圣人一样,从普通人修炼到被万民敬仰。
  中东某国的女人就是这样,一块布就将他们与文明隔绝,一块布就决定了她们的一生,让她们失去了自己的价值。在那种极不公平的环境下,她们没有选择自己婚配的权利,一切由男人说了的算。特别是皇室,女人就像一件商品,一件政治上被利用的工具,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但是,随着时间的发展,历史会推动着文明前进,会让女性走出黑暗,面向阳光,活出一份精彩。
  是的,这一天早晚会到来,这一天人们欠她们一个交代,一声歉意。这一天,会是所有女性的未来,会是全球文明巅峰的时刻。我们期待,就像期待新生一样。
  女人,觉醒吧!男人能做的事,女人也一样可以……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

一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与几位好友一齐出发杭州。大雨倾盆,道路拥堵,却未能削减我们内心的热情。火车上,我们边品茶边畅谈,让原本漫长的旅程变得愉快而温馨。清晨,我们抵达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