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了,但草原春天总是姗姗来迟。
  当江南大地已是春暖花开,生机盎然之际,北国草原才渐渐从冬季苏醒过来,伸着懒腰,打着哈欠,踩着缓慢的脚步,向着春天姗姗而来。然而,严冬又像老赖一样霸着位置不忍离去,时不时憋足残力,散发余威,让刚刚向好的气候乍暖还寒。这样的时候,说不定又会飘来一场春雪,虽说瑞雪兆丰年,可是草原上的风却从不甘寂寞,总是要登上舞台重要位置,充当主角,然后,把地上的积雪卷到空中,整个半空,纷纷扬扬,迷迷瞪瞪,混沌一片,于是所有的景物都是粉妆玉砌,让挺立的云杉和樟子松绽放梨花,就连那枣红马也披上了一层白纱,放牧的老大爷胡须和眉毛也染了雪霜。
  这样的天气是最不适宜放牧的,尽管你的套马杆足够长,你的坐骑脚力足够好,总是抵不住白毛风的肆虐,那些可怜的羊儿们多半会被白毛风裹挟而去,最终会丢失家园,甚至被饿死冻死。这样的天气更不适宜出门远行,尤其在草原,迷了方向而被冻死也是屡见不鲜。这样的天气更适宜喝酒,假如没有其他杂务,约三五个好友,煮一锅手把肉,来两瓶草原老酒,畅谈幸福美好生活,或者叙说友情,或者侃侃大山吹点小牛,躲进小屋成一统,管他户外白毛风,那份滋润美好就随着酒意渐浓而加深。
  春天总是要来的,当寒流和春风的几番较量之后,严冬终于败下阵来,不得不丢盔卸甲,灰溜溜的逃走了,这时,冰消雪融,封冻了数月的大地也开始解冻,由坚硬变得松软起来,就连阳光也一改冬日的风格,由寒冷无情变得亲切温柔起来,泼洒在大地之上,蒸腾起几许雾岚,由远及近地氤氲起来,置身其中似有海市蜃楼的幻觉。这时候,街上的人也多起来,不再是单一的车流,骑单车的、徒步的,每个人都为春天的街道增添了活力,就连一冬不下楼的老人们也蹒跚到向阳的墙根儿,彼此问候着健康状况,述说着家长里短,也畅谈着国家事、天下事,眼角眉梢无不流露出幸福快乐。
  自退休之后,有了更多闲暇时间,健身便成了我生活中一项重要内容,或散步、或骑单车,马路上、湖畔的栈道上刻下了我的足迹,小城的大街小巷都留下了我骑车的身影。
  散步之余,走进人头攒动的早市,在彼伏此起的吆喝声中,在嘈杂的讨价还价声中,选择几样新鲜蔬菜,为一家人做一顿可口的饭菜也成了退休生活的另一项重要内容。民以食为天,达官显贵和平头百姓概莫能外。看着一家人吃的惬意可口,内心的滋润油然而生,也在此过程中,厨艺得到提升,乐趣也就潜滋暗长了。
  安静的时候,读一本好书,听一段音乐,心灵也会得到一些慰藉。人活着肉体需要营养,心灵也要滋养。读书的习惯已经伴随我几十年,通过读书让我的视野更加开阔,心智也由原来的愚钝变得聪慧起来。不仅如此,读的多了,也就有了写作的冲动和欲望。我的写作断断续续也有了几十年,退休之后,有了更充裕的时间,写作也成了一项重要内容,充实和美好着我的生活。
  其实,一个人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是一种快乐,虽然创作的时候冥思苦想很辛苦,但看到笔下一段段文字变成文章,并发表于报刊杂志或者网络,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
  去年,我的一篇关于乡愁的文章发于朋友圈,亲朋好友纷纷点赞,当然我知道这点赞其中大多是出于礼貌和友好支持,但留评则显得更用心。有朋友留言:老哥写的太到位了,最喜欢看你的文章。还有朋友微我,说看了之后流泪了。收到这些,我还真有点小自豪,说明我的文字还有点价值,还能引起读者共鸣,如此就够了,就没枉费我的辛苦。
  文章千古事,一个人写东西,不论诗歌、散文和小说,总是要拿来给人看的,不但要对得起自己,还要对得起读者,对得起社会,要经得起人们评判,经得起历史检验,倘若流传了就是千古之事,既然如此,就不能马虎不能糊弄,更不能制造精神污染贻害他人。
  古诗说:“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可见创作是一个多么辛苦的过程。
  我的散文很少有一气呵成的,大多都是经历数次反复,有的甚至开个头便搁置下来,偶然兴之所至,接续下去。我特别羡慕那些快手笔的人,特别是有些作者,半斤八两酒下肚,灵感就来了,于是彻夜不眠,洋洋洒洒,一篇文章一挥而就。没办法,天分不够,学识又浅,强求不得,那就像笨鸭子一样,慢慢爬吧。
  想来,我与文学还是有些缘分的,少小的时候,身处偏僻农村,文化生活匮乏,书籍难觅,再加上那就是个毁灭文化的时代,要想读到一本好书难上加难。那个年代过来的读书人都有个共同的感觉,好书不多,书不够读,偶尔得到一本好书,恨不得一次读完。在这方面,比起农村其他同辈,我算幸运一些,三叔是个知识分子,藏了一些书(的确是“藏”,当时好多书都被列为禁书),偶然被我发现,便如获至宝,偷偷地读了起来。后来,读了高中,被推荐为文化站的业余图书管理员,接触到更多的图书,阅读的范围更广阔了。曾有一次,找到一本残书,扒开沧桑的书脊,隐隐约约露出“移花接木”四个字,读下去后,方知是地下工作者打进敌人内部的故事,很吸引人,但少了开头和结尾,遗憾之余,就想用稚嫩的笔将其补全,只可惜能力不够,开了个头便不了了之。后来,当代课教师时,利用闲暇时间,写了一本小说《春寒》,自信心不足,没能拿出来面世,不知哪次搬家过程中遗失了。在教育学院读书时,恰好写作老师是著名作家路远,当时,他的处女作《在马贩子宿营地》正火,并搬上了荧幕,在他的感召下,写作的兴趣更浓。再后来,有短暂的时间在办公室工作,有宣传的任务,小豆腐块的通讯报道渐渐在报纸上露面了,便开始试笔散文。很庆幸当年能受到报社编辑们的赏识,让我的文字不断变成铅字,让更多人看到。特别是明中先生,在报刊版面那么紧张的情况下,能够安排我的散文《草山纪事》分期连载,真是煞费苦心。当然还得感谢《锡林郭勒电视报》和《锡林郭勒》杂志。
  2014年1月,一个叫雨春的陌生人加了我的QQ,将我引进江山文学网,为我开辟了一片广阔的天地。从那至今,我断断续续在“心灵之约”“柳岸花明”和“淡泊宁静”文学社发表散文、小说150篇,其中的“我家的匠人”还喜获绝品,并荣获“江山之星”称号,成了江山文学网的签约作家,2015年,搭着江山的“顺风车”,出版了24万字的散文集《从故乡到草原》。
  人说“活到老学到老”,确实如此。我在江山文学网认识了许多不曾谋面的朋友,也阅读过各种风格的文章,对于充实和提高自己确实大有帮助,尤其“汾阳王裔”和“小猪她爸”值得一提。汾阳王裔是我在“心灵之约”发文时认识的文友,我戏称他为“招风才子”,他不仅人长得帅,文章也写的好,文风活泼幽默,深得大家喜爱。我为他写过文章,他也为我的文章做过提示指点,都是肺腑之言且一针见血。今年春天,淡泊宁静文社的总编小猪她爸觉得我的文笔还可以,但总是一路蓝豆,不能成精,便友情提醒,有的是江山网形式上的硬性规定,有的是我文字上的一些问题,虽然寥寥数语,但却如醍醐灌顶,使我顿悟。都说文人相轻,但真正的文人之间都是惺惺相惜的,譬如李白与杜甫、李白与孟浩然……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互相学习共同提高不是更好吗?
  有时,有朋友会戏称我为作家,虽然这里没有不敬,但我总感不舒服。为此,还特意上网百度了一下,上面说:作家是泛指以文化创作为业,写作的人,也特指文学创作有盛名成就的人。我是喜欢写文章,也有不少作品面世,也加入了盟市作协组织,但回头认真审视一下,自己的文章、不论散文还是小说都很稚嫩,还有许多不足之处和很大提升空间,“作家”这顶桂冠还是有点大,这点至少自己得清醒。
  已故著名女中音歌唱家德德玛曾在一次访谈类节目中说过,草原上像她这样会唱歌的人多得很,只不过她比别人的机会多了一些。其实写作何尝不是如此?生活中爬格子的人、会写文章的人比比皆是,只不过少数人的作品被编辑赏识,有了在报纸杂志刊登的机会,多数人的作品还是沉在幕后默默无闻,做人还是要低调一点的好,成熟的谷子永远弯着腰。
  我是个教师,这个行当有句话,叫做敩学相长,其实写作的过程也是个成长的过程,不仅是写作水平提高的过程,也是审美情趣、认知能力、思想水平提高的过程,在此过程中,一路走,一路喜见花开,不亦乐乎?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