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篮,也有叫笸(pǒ)篮、蒲罗或蒲芦的,是用柳条、篾条或竹条、蒲草编成的篮子。元代无名氏《陈州粜米》第二折:“敢着他收了蒲篮罢了斗。”王老九的《张老汉卖余粮》中有:“咱家粮食吃不完,占坛占瓮占蒲篮。”由此看来,早在元代之前,蒲篮就出现了。
  小时候,在老家合阳,家家户户都有一两个蒲篮,用来放针线剪刀、顶针小钳子、镊子鞋拨子、上鞋用的锥子等。除此之外,还有碎布片、半成品的鞋底、缝成了细绳状的布条等,总之,都是做针线活用的工具和材料。简单地说,就是从前家里的针线篮。
  蒲篮,跟平日里见到的篮子不同,没有提手,多数是圆形或椭圆形。蒲篮的大小,如现在用的洗脸盆。
  蒲篮的样式很讲究。成品蒲篮,花纹细密,花纹图案排列错落有致,凹凸不平,却严丝合缝。这样的物品,还有簸箕,也可以用来装粮食的。俗语说“竹篮打水一场空”,说明一般有提手的竹篮,肯定是有密密麻麻的缝隙,方便淘洗东西。而笸篮是用来放针线的,特别是缝衣针,一般是扎在线团上,万一不小心掉落,缝衣针还是在蒲篮里,不会找不到。试想,万一不小心,缝衣针扎到人怎么办?所以蒲篮是没有任何缝隙的。蒲篮的边沿,通常会厚一些,突出一些,也比竹篮的边沿收的漂亮许多,编织出不同的花纹,既好看又方便使用。人们用蒲篮时,抓住边沿,端起来即可。
  蒲篮,一般都用油漆刷过,多数是黑色、深褐色或暗红色,看起来有亮光,如果不是用来盛放东西,蒲篮本身可以说是一件造型精美的手工工艺品。如果用的时间久了,笸篮的边沿、花纹凸起的地方,油漆就会有不同程度的磨损,柳条或者竹条的本身颜色就显现出来,但是这样的蒲篮,越发光亮,越发趁手。蒲篮的上面,沉淀了岁月的痕迹,记录了使用者的点滴故事。
  只要蒲篮用着顺手,人们就一直用下去,甚至可以传给下一代。
  蒲篮是从前家庭妇女必备的物品之一。下地干活、做饭洗衣、打扫卫生、照看孩子,家庭妇女忙完这些,即使已经很晚了,也不能有片刻的闲暇。她们拿过蒲篮,在一盏如豆的灯油灯下,纳鞋底,缝补衣服,直到孩子们都进入梦乡,周围都安静了,才放下手中的针线活,开始睡觉。
  我小时候家里的蒲篮,放着用针线缝成了细绳状的布条,这是用来盘老式衣服扣子的。当人们穿中式衣服的时候,还没有现在的各种扣子,衣服都是老式的盘盘扣。后来有了新式纽扣,有了拉链,人们为了方便,老式衣服盘盘扣才渐渐不用了。小时候,我见过姐姐学着盘扣子,想着怎样把扣子盘的好看些,能不能盘出新的花样。为了这个,姐姐反复尝试着,盘好一个,仔细端详,稍微有不满意,拆掉,重新盘,直到她觉的盘出的扣子好看为止。
  后来姐姐长大了,我家添置了缝纫机,蒲篮里开始出现了各种颜色的缝纫机卷筒细线,也出现了姐姐绣花用的彩色丝线,用来绣花的绷子、专用的绣花针等。当然,随着商店里洋布的售卖增多,蒲篮里也不像从前,只有粗布碎片,洋布、花布、绸缎,还有做布鞋剩下的灯芯绒碎片等,也渐渐多起来了。
  蒲篮用的比较多的时候,是冬天农闲的时候。天寒地冻,没有多少农活,左邻右舍三五个的妇女们,凑在一起,坐在热炕上,各自端着自己家的蒲篮,一边做着针线活,一边聊着各种话题,谁家的媳妇快要生了,谁家的孩子要订婚了,谁家今年盖房子了,添置了什么家具,谁家和谁家又发生了什么矛盾……
  也有三三两两的十七八岁的大姑娘凑在一起,她们多数在绣花,纳鞋底,准备嫁妆。姑娘谈论的话题,当然和妇女们不同,她们也许会讨论穿什么样的花衣服好看,做什么样的鞋子更新潮,也许会比赛谁绣的花漂亮,也可能会谈论那个年轻小伙子长的好看,干活麻利……
  临近春节,蒲篮里又多了剪窗花用的东西:花样子、小片的彩色纸。花样子比较小,又容易损坏,可以把它夹在一本旧书里。将花样子贴在纸上,拿到煤油灯上熏过,得到可以用来作模板的纸张,然后将模板和彩色纸固定在一起,就变成了待剪的窗花。姑娘们、新媳妇,喜欢聚在一起剪窗花,过年时贴在窗子上,寄寓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这种蒲篮,真是物美价廉,趁手方便。作为家庭用品,一天也离不开。然而,蒲篮使用不当,也有叫人猝不及防的时候。比如说拿的时候不留神,蒲篮掉在地上;或者小孩子淘气,不小心打翻了蒲篮。里面的东西掉的七零八落,撒了一地,得赶快把东西拣起来,放好。拣东西好说,关键是里面有缝衣针。每次拣完东西,母亲都要强调:“再仔细检查一下,千万别漏了针。万一不小心扎了人,麻烦就大了。听说针要扎到身上,会在身上乱跑,不容易搞出来。”所以,每次用完针,我都要小心地放好,之后还要检查一下,确保万无一失。
  现在上网,偶尔能看到有人用缝衣服针扎孩子,那些扎在体内的针在身上游走,手术难度很大。这类新闻,总叫人害怕,也教人愤怒。同时,也庆幸母亲的细心和提醒。我想,家长养育子女,最重要的就是教给他们如何避免来自生活中的各种危险,比如缝衣针不能乱放,用过之后要扎在线团上,也不能让孩子乱摸;又如滚烫的开水要放在小孩子够不到的地方,药品也要藏好,不能让小孩子随便拿到……
  现在,家里的针线盒,也可能是装过零食的塑料盒,或者放过月饼的铁盒子。如果衣服开线了,扣子看了,偶尔缝两针。当然,里面的东西,大概就简单多了,几根针,一点点缝衣线,最多再加上一两把小剪刀。
  随着社会的发展,估计下一代的孩子,回忆起母亲的时候,不会再有这样的画面了,他们很难体会到母亲给自己缝衣服的情意和牵挂了。衣服如果要修补,上街花钱找个裁缝,难得想着自己动手了。
  现在,家里的针线活少了,估计用蒲篮放针线活工具的更少了。可是作为我们那个年代的人,回忆起母亲的时候,大概都少不了母亲坐在那里,身边放着蒲篮,手里拿着针线,低头缝衣服的情形。而那首人人都耳熟能详的诗歌,千百年来,也经常被人们反复吟诵着:“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诗中所描写的画面,成为回忆母亲的经典形象。
  
  二〇二四年三月二十九日星期五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来了,虽说北方的春天姗姗来迟,这几天升温了,又刮了几天大风,小区里的柳树已经抽出绿芽,小草也绿莹莹地长出来了,一天一个样儿了。今天阳光尚好,我便到地下室清理旧衣物,不穿...

清明,这个季节,总是带着人们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这是一种来自天堂的思念、是世间的人们对逝去亲人的一份深沉的情感。 一年一清明,一岁一追思。岁月匆匆,转眼间又是一年清明时。清明...

牡丹是中国的国花,这国花荣誉的获得,其中还有我的一点点不足以计数的力量。由于牡丹花中蕴含的丰富的历史文化,也因为这牡丹开放的时候确实大气芳菲,华贵雍容,所以在2019年的国花投票...

湖南有个安化县,安化有个龙塘镇,龙塘有个沙田溪村。 一千多年前,一支马队伴随着马铃声打破沙田溪村的沉静,在潮湿的石阶上留下一串串马蹄的印记。村民凝望着这支远来的马队,在疑惑中...

1.乡愁,母亲那一盏昏暗的灯光 奇怪的很,人到一定的年龄‘当下的事情根本不入梦中。过去的事情,特别是童年的事总在梦中萦绕。模模糊糊的,又似乎很清晰。我想这是想家了,是乡愁的另一...

一 小时候母亲经常问我长大了当什么?我没有说当医生、教师,或者服务员,我回答说要闯码头。其实,那个时候,闯码头是什么意思,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只是平时听大人们聊天时有说起过。...

一 那些年,兴起一股送礼风。这风,居然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到我的大学。 系里评选优秀,推荐入党,奖学金认定,甚至休学告假等,大大小小的事都要以送礼为铺垫,若有哪位同学不慎惹出麻烦...

今天早上九点,组织跟驴友去桂山岛爬山,我和妹妹等十个人从香洲港出发,乘坐船只前往桂山岛。船程大约半小时左右到达岛上,我们在船上欣赏着迷人的海景,并感受微风拂面的清爽感。 抵达...

一 春风温柔地拂过脸庞,我们三人的脚步轻轻落在广西的土地上,来感受这盛大的三月三庆典。刚一踏入这片土地,就被那浓厚的民族风情和节日的热闹所包围。街头巷尾,鲜艳的民族服饰在阳光...

一 春天,总是令人爱的,无论哪个地方的春天都很迷人,它安静又热闹,洋溢柔情,又蕴含气象。春天,是携带着禅意和风花雪月一起前行的。 在厦门这个南方城市,春天常常被我忽略,因为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