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逝,万物凋零,转瞬即到了门前聆听老井汩汩而流入河。仿佛万事万物都有规矩,既开始时有了希望,也结束时有了伤感。往往日子就是挨了千刀万刀后才能成为艺术品的经历,只有放下执着,拿起坚强,去挑战天地的困难,或许明天就是甜美的日子。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是谁有这般魄力和决策,能让一个支离破碎的国度重获新机。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吧!是爸妈的不放弃和鼓励,才让一个自暴自弃的青年重拾信心,站在门前一度又一度地思考着,并努力地投入社会工作之中。
  放下昨天的骄傲,握紧未来的希冀,从温暖的家庭温语中探索日子,相信以后会更好!好如歌曲“希望”励志和鼓舞人心。向渺茫天地撒下光辉,秋天的野外一定灿如云霞。
  
  一、漫游江边
  坐着公交车,沿着江岸行驶而去,到了渡口。这是一个废弃的渡口。只剩下零星的船家,没有了往日的繁荣,是交通发达了,改变了出行方式,还是商贩的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对岸的商街不在是首选,而镇上的崛起也是不可多得的机会,很多赶集趁墟的农民伯伯都放弃了渡江而上的郁南都城镇,取而代之的是本县的,离家更近的长岗镇的商业街。而公交车的普及,有了一日数趟的车次,不远不近的县城也成为了我们的不二之选。是啊!城镇化的推进促进了商贸格局,而被代替的渡口就没落了。如果是人,会经历怎样的凄凉?想到这里,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凝望冷清的旧渡口,难以想象,曾经是通往都城镇的必经之路。
  一天,受到同学的邀请,我随着同学的脚步,去看看滚滚东去的西江,去听听阵阵吹来的江风,去闻闻白白反光的沙滩。这沙滩就在渡口的上方。起初,我是排斥的,因为长辈们常常告诫我们,沙滩会有沙陷,十分危险,一旦陷进去,一个鲜活的小生命就没有了。可是同学的热情让我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便畏手畏脚,左顾右盼地查看“敌情,”生怕被长辈们发现,然后因半途而废而不能尽兴。
  秋天是干燥的,就连江水也只有平时的一半,漏出了靓美的沙滩。有好多的游人呢!不止我们一行啊!初次跣足行走在沙滩上,细腻的沉沙像是软绵绵的棉花,一脚一个脚印,当我们走出一段距离,回头而看,一条长长足迹纹丝不动地等待我回来,有着几分情愫在萌生,好像足印也能说话,用沙沙的风声告诉我,注意安全,注意安全……还在不停为我祷告。
  有位同学就是这里的船家,他深知水位的深浅,尤其是那些横截江水的地方,看似很浅,实则能淹没我这个中学生,他总是语气平缓地说着,我们也听着照做,没有谁敢拿自己的性命来尝试冒险。说着这个话题,我有意无意地问他,为什么离岸更远的沙滩都还在,而离岸更近的沙滩的沙反而会被消失呢?他也是无奈摇摇头,指着正在江边抽沙的大型抽沙船说,这就是罪魁祸首,也是沙陷的元凶。我们走在沙滩上时,要试探一番,如果沙丘不会流动或者不摆动,才是安全的。抽沙船把底部的沙抽走后,上层的沙在水面的作用力下,保持了形状,却没有了足够的支撑力,是会被踏穿的。一旦陷下去,危在旦夕,而难以施救。
  我望着来来往往的商船,心中顿感伤心,是什么恶势力在做鬼,把珍贵的平安都碾碎了。可我没有一点力量去改变,只好跟着同学们捡起水边的蚬子。我们都来迟了,捡到的太小太少,只好还回江里,盼望数天后会重逢。
  就在离开的时候,我发现干沙堆中有一些丢弃的蚬壳,我便挑选了一个大大完整的作为纪念,留在自己的桌上回忆,回忆这份美丽的回忆。
  时隔多年,国家的反腐力度加大,影响力遍及每县每镇,就连一些村里的贪官也被一一查获,他们锒铛入狱,而我们如释重负,获得了从未有过的舒适,大概这就是甜美的日子吧!奋斗的时候能够没有人情世故的障碍,努力的时候能够一如既往的坚持,少了被要挟的资本,我们都幸福了。
  查出来了,是镇的县的高级领导黑白通吃,给黑商人做了保护伞,才有了私自贩卖沙砾的恶行。如今,廉政清风吹遍每家每户,还给农民一个生活的自有选择权和甜美日子缔造的机会。我们不是害怕权贵,而是为了保全实力,敢怒不敢言地忍气吞声而已,因为人家可是位居权重,岂是我们平民百姓能够干涉的。也许只有大鱼才能治虾米,虾米吃浮游生物。
  渡口的荒废诉说着一段鲜为人知的过去,像迷路的小孩找到了回家的路,从此不再难过,人们和渡口都有了新的新的日子。
  放下了过去,抬头重新融入生活,在江边的过往历历在目,有笑容满面,也有笑声朗朗的清晨或傍晚。日子从来都没有放弃我们,那我们有怎么能抛弃日子呢?只有拿起生活的权利法杖,才能保全家人吧!让甜美幸福的日子洒满人家,就必须人人有责,不畏强秦。
  
  二、田野的希望
  秋后,是农忙的最要紧关头,今年的粮食都依仗它的了。
  在城市之中兜兜转转,我又一次选择了退缩,缓解身心疲惫,在家中帮忙家务活。尽管没有像工作那样有收入,也不能阻挡我对生活的憧憬。
  一眼望去,整个稻田金黄一色,有白色的鸥鹭频频起落,还有农民伯伯戴着黄色的草帽在田间穿梭,一点一点地指引收割机的行动,大伙都希望快点快点,快点把自家的良田稻穗打包运回家。可是没有开路,是不能推进的,因为每块田的产量不大一样,所以,每家每户都有多多少少的意见。老师傅深知其中的端倪,所以在这块田那块田的主人没来时,擅自收割出来一条大道,然后每块田暂时处理的收成都用袋子分别装袋。我感叹师傅的高超技巧,又深谙世俗民风,只要大家都不亏,所有人都是默许的。当阳光驱赶了朝雾,当稻禾滴落最后一滴露珠,当迟到的农户喊着我家的稻谷也可以要了,我的微笑逐渐装满了蛇皮袋,是满满的希望,是代代相传的希望。
  回想起来,曾经种田是那么的艰难,没有化肥,没有除草剂,也没有旋耕机,更没有有足够保障的猪肉伙食,忙活了一辈子只是得了个温饱?可现在不一样了,有了农具和电动车,爸爸妈妈夜晚上班,下班后,赶在休息的时间,压缩了睡眠,牺牲了安享晚年的幸福,为家为未来增添甜美的日子,我想这一定是爸妈对日子的不放弃,哪怕是儿子我百病缠身,也依然自耕自足,不会向困难低头。
  今天是暮春,秧苗又快可以插田了,可是爸妈没有喊我去帮忙,两老人家只希望我能够好好学习生存本领,让自己学会奋斗,让自己学会照顾自己——因为只有自己最了解自己,他人永远都只是通过自己的行为判断的。爸妈回来了。满身都是泥土,衣服上着附了汗水,我知道,爸妈又与日子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并实践了自己的人生路程。
  去年,家里的情况峰回路转,爸爸妈妈有了一点闲钱,家里的房子开始装修起来,外墙刷了腻子粉,正面贴了瓷砖。看起来是那么的舒服和安定。
  妈妈是个爱唠叨的妇女,即便我的身体再怎么不好,她都好像不当回事地告诫我,做人要有骨气,做事要有定力,不能随随便便就打退堂鼓。
  妈妈说,晚上我要去上班,挣取一家的生活费,白天只能捱着,在早上的时间用来耕田种地,才能保证家里青黄相继。如果妈妈也像儿子一样散漫无目标,家里的境况早已妻离子散了——早在我年少时,爸爸染上了赌博,害了一家人的未来,当妈妈想要离婚时,又放心不下两个孩子,于是一忍再忍,直到现在有了自己的小平房,和自己的电驴,还说着小汽车就要凭我俩兄弟的本事了,不在于贵重,在于实用好用耐用。如今爸爸痛改前非,勤恳地工作着,当妈妈看到爸爸的改变也笑逐颜开了。日子慢慢变得有声有色起来,我和家人一起笑着谈论着日子要怎样奋斗才能更美好的生活着呢!
  日子,我相信这一定是甜美的,因为太阳从来都是勤奋,没有一天会缺席,这样通过光合作用的稻谷就会产生大量的糖份,进而滋润了如饥似渴的馋小儿。
  当我再次走在阡陌之中,心中感慨万千,有年少的浮影略过,有镰禾时的腰酸背痛,有踩踏打谷机的粗狂。田野是农民的希望,没有任何一个农民愿意离开守候了一辈子的良田。我也离开不了,因为我的生命来自稻谷的丰收。甜的粮食,甜的日子,从田野的一茬一茬稻穗开始,永远不会落幕。
  
  三、我要自强不息
  果园没有成功,于是妈妈斩钉截铁地说:“种桂!”
  邻居村里的都早就把柑橘砍了,这果树化肥农药采摘成本太高,管理起来还太麻烦,所以没有多少人愿意种了。除了那些得天独厚的有水源滋养的山阴之地的才会坚持种着。
  我的前半生好像这果树,不能洞察自己而因材施教,更不能攻坚克难地做出一番事业,以致于至今一事无成,实在是悔恨不已。妈妈要改种桂树时还常常说:“种下一次,一辈子都可以反复采收,只要管理得当,就不会断收,这是百年大计啊!”
  妈妈还沉浸在自己的畅想之中,我没有想打断妈妈的得意,所以只是默默地看着听着,等待妈妈喊话,让我这个大龄男童去干活。
  直到有一天,遇到了恩师紫云朵朵,我开始了华丽转身。从无所事事到能吃能睡,还能主动学习,以及坚持工作。有了家人的加油和恩师的鼓励,我更加愈发坚强了。感叹恩师的底蕴,三言两语就道出我的病根,经过半年的调养,我已经学会平静心情,学会了交流,学会了妥协,学会了求助,不再是以前那样惶恐不安,如坐针毡那样暴跳如雷。
  仿佛,冥冥之中就察觉到,想要自强自立,是需要有人给自己方向的,引领的。这贵人可能是家乡的某一位亲人,可能是学校的一位老师,也可能是人生路上的恩师,因为有了他们的支持,自己才会坚信这是对的,能有出息的,才有足够的胆量勇往直前不回头。
  日子挺过去了,就是新的开始,甜美的开始。开启新的日子就需要挺着腰杆做人。
  
  原创首发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

一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与几位好友一齐出发杭州。大雨倾盆,道路拥堵,却未能削减我们内心的热情。火车上,我们边品茶边畅谈,让原本漫长的旅程变得愉快而温馨。清晨,我们抵达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