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的雨,雷鸣电闪,雨阳棚哗啦啦,盖过了屋后的蛙声。谁曾想,拂晓睁眼,听不到了雨阳棚的滴滴嗒嗒,心中一喜。今天学校组织部分教师,去托口(镇)三里(村)侗寨观美丽新村。
  一夜雷鸣电闪、狂风暴雨,我担心教学楼后一蔸开得很繁盛的樱花,落红满地。见到它那一刻,花儿艳艳,如刚沐浴过的姑娘,喜盈盈地朝我笑。地上,只零星地躺着几片如羽翼的花瓣。出校门,我环视周遭,教学楼前枳木花,深红似火,很热闹。绿化带中的茶花,大红恹恹,如晚年琵琶女,状貌萎缩。
  途中花草树木,被昨晚的雨擦洗过,焕然一新。一片片油菜地,像梳洗打扮后的美人,头上还零星地扎着黄花。山雀,在树上跳跃,眨眼就从眼前消失。偶尔还能见到桃花,但已是残花败柳。
  车过托口电站大坝,三里的斜对面,能观托口全镇。一眼望去,托口(镇)仿佛天边一痕,清晰又模糊。车停三里村部,行一步道。步道几净,低矮的砖屋,让我耳目一新。转角,高大的三里侗寨牌坊矗于眼前。寨门对着清江湖,可以想想,这三里人往日出行靠的就是船只,是个水乡村庄。不过现在的三里,自托口电站修建后,他们的出行又增加了陆路。
  一路上,崭新的双车道柏油路,极大地方便了三里人的出行。山坡上的杜鹃花,大红炎炎,燃红了寨门一片坡。侗家姑娘媳妇,身着节日的侗服,头戴银饰,胸挂银項,手持酒壶,托着拼盘,盛满了红红的杨梅酒和黄黄的黄桃酒,把我们拦下。
  “拦门酒”,这是侗族的迎客习俗。喝了杨梅酒,心扉愉悦;饮了黄桃酒,通体舒畅。杨梅酒的甜香,黄桃酒的清醇,让我感受到了三里生活的甜美。侗家姑娘媳妇的热情,在她们的侗歌里,嫣然的笑容里,合影的照片里。
  水乡三里,满眼是清江湖。湖水浩淼,三里人自称家门口的“洱海”。远眺,托口(镇)如一“小眉山”。其后大山,如美眉刘海,乌烟青黛。蓝蓝的天,颇具造型的云朵,皆是这“小山眉”的背景屏风。近观,湖边两颗樟树,绿油油如年轻媳妇,浑身饰着绸带,佩着红花,在湖边臭美。媳妇陆地一侧,一草坪青绿宽敞,应是她们休憩玩耍之所。
  突然,草坪音乐声起,侗家姑娘媳妇,敲起了竹竿,招来了我的同事,把她们团团围住。有胆大的,或喜跳舞的,抑或是熟客,很轻盈地和着敲击竹竿的节拍,欢快地跳了起来。我向来是不喜跳舞,更怕被竹竿夹到脚,但见他们跳的欢,也就参入了其中。跳过竹竿舞,又伴着音乐,与侗家姑娘媳妇一起跳起了侗族舞“嗨嗨嗨”。
  趁他们玩的起劲,我独自朝侗家民居走。民房基本上是两房一厅的木屋,配上侧屋,就成了“鲁班”的直角量尺。庭院皆整洁,户户挂红灯笼,可知春节去的不远。屋柱、板壁挂着装饰的玉米、蒜头,是不是侗家习俗,是否寓意富裕吉祥,我是不得而知。
  一石书“湘西海岸”小广场,花木成畦,配有廊亭。“湘西海岸”正处三里“洱海”侗寨犁头嘴,地势较平坦。远观托口(镇),水天一色,正因其美丽的风景,依托湘西最美清江湖的湖岸线,这里一度成为新人浪漫湖景婚庆选址,也成了清江湖旅游的新地标。
  从“湘西海岸”上一坡,三里侗寨欢迎您的壁画很吸引人。我就纳闷了,为什么壁画只画七个姑娘媳妇?难道寓意“七仙女”?往左瞧,是一壁画长廊。长廊左侧是嫩绿月季,右侧是水彩壁画。挨近“七仙女”的壁画,依次是:
  “侗族芦笙节”,四后生姿态迥异,吹着四种不同的芦笙,精气神十足;“侗族送新娘”,新郎背新娘出门,其后丈母娘,心里会不会想“郎是强盗,女是贼”(俗语);“侗族赶社”,挑担健硕的侗家媳妇,神色明显比旁边那男精神;“侗听琵琶语”,赤脚侗族男子,弹起他心爱的琵琶,正在博取身边赤脚窈窕姑娘的芳心,还暗送秋波;“拦门酒”,男人盛酒,女人接,画面很温馨;“打糍粑”,与我苗寨没啥大的区别,唯不同的,他们的杵是直的;“竹竿舞”,今日已领教过了她们的热情;“琵琶声声颂”,一对青年侗家男女各持琵琶,男子端庄,女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侗族摔跤节”,两娃扭在一起,胖娃处下风,瘦娃脸露笑容;“侗乡侗歌”,一男坐弹琵琶,四女立其后伴唱,场面很欢唱;“晒衣节”,这侗族习俗,我苗寨没有;“垂染布”,能让我想起小时候龙船塘瑶乡染布的情景;“古法酿酒”,在洪江市好些地方都还有传承;“侗族姑娘节”,四姑娘着华丽的侗服,嬉戏画面生动;“锦绣”,丈夫弹琵琶,妻在旁绣锦缎,画面很幸福;“侗族印象”,一家人和和美美,男吹笙,女奏琵琶,一对小儿女欢快跳起了舞蹈;“捕鱼”,抄网和篓子,与我苗寨一样;“山涧采茶”,与我苗寨相类;“侗族吃新节”,与苗寨也相近,煮新米,蒸腊肉,一家人围着火炉尝新。
  廊之尾还有四幅壁画,没画名内容单调。当时我就想,壁画中这位侗族姑娘,打着阳伞,是赶着去会情郎;侗哥去会侗妹,脚底轻飘飘,还一路吹着悠扬的芦笙;姑娘喜欢上了心怡的侗哥,盛装弹起琵琶;侗哥牵牛为聘,神情庄重。我思来想去,最后这组没名的壁画,取个啥名好呢?叫“鸾凤和鸣”,太文雅;叫个简单的“恋爱”,又太俗气。难怪绘画者,没取名。
  廊的尽头有一农家乐,招牌“清江湖侗家菜馆”,很是惹眼。不是壁上挂着福字结、玉米和蒜头饰物吸引了我,而是菜馆门前的花卉让我挪不动步子。从大门往里瞧,璧檐脚三层花卉,让我眼冒绿光。正好女主走出,见我往她家瞧,让我很是尴尬。她倒是落落大方,热情邀我去屋里一观。
  她家庭院很宽敞整洁,花卉装饰了庭院四围,像极了一个大花园,且全是盆栽的。起初所见,乃花园一角。其品种之多,在这能颠覆你对乡村的认知。大红的,艳艳如火;水红的,娇滴滴;黄色的,素颜淡雅……我猜想,这花园里,一年四季应该是花开不断。尤其一盆多肉植物,被她养得如此壮实,在广州花市都难得一见。
  参观了她的客舍,地板洁净,床铺整洁,内饰温馨;厨房灶台,净得发亮。看她身材,矮小窈窕,是个能干的家庭主妇。中堂门前,贴着的美家美妇示范户牌,其“乡村振兴,巾帼助力”,印证了我之前的推断。
  女主很开心,与我聊起了示范牌下的一张照片。照片很清晰,记载了2024年1月17日,她与湖南卫视走基层主持人万欣和导演的合影。看得出,她为有这张留影,感到很荣幸。旁还有一牌“管住脏乱差,留下真善美”,书着三里的八项整洁:“客厅收拾整洁,灶屋清理整洁,厕所清洗整洁,床铺折叠整洁,鞋子摆放整洁,院子清扫整洁,衣物晾晒整洁,杂物堆放整洁。”瞅完这八项整洁,我惊讶不已,佩服三里(村)管理有方,难怪我走到哪都干干净净。
  出女主花园,问其姓氏,她毫不掩饰地告诉我,姓曹操的曹,名莲英,还补了一句“搭帮国家政策好!”折回壁画长廊“七仙女”,沿木质台阶上至柏油路,又见一排民居木屋。红灯笼、玉米和蒜头饰物,与壁画长廊附近的一样,但路边院墙上的标语,让我看到这个三里啊,政治站位很高。你听都写了啥?“新时代是奋斗出来的”“社会主义是干出来的”“你行我行清廉同行”“你心我心不忘初心”“中华民族一家亲,同心共筑中国梦”。这就不惊讶人家三里(村)搞得好了,原来这里的领头雁很有眼光。
  中餐在侗情小院吃。餐后,我们乘坐轮船环清江湖一周。湖水碧波,远山一横;青天白云,深蓝几许。轮船冲碎了碧绿的湖面,漾出了涟漪,可辨流水落蕊。这么大的清江湖,落蕊随波荡漾,那得有多少花蕊啊!
  船是沿湖岸绕清江湖一周的,远山渐近,山木渐青,带色夹杂着嫩绿殷红。托口(镇)也不是“小山眉”了,是一个大型集镇。近镇,看三里,就是个小村落。三里的山,植被没集镇背后的茂密,如赖子头上的发。我明白了,三里的山包,都被种上了经济作物。仰观天穹,蓝天白云,也额外秀气,造型独特。扶船栏,吹着徐徐的湖风,顿感清江湖是人间的天堂。
  晚餐的合拢宴,是在夕阳下进行的。它是侗族最隆重的待客礼俗。席上,主客混坐,且歌且饮。香香的米酒,红红的杨梅酒,黄黄的黄桃酒,清江湖的鱼肉,农家腊肉,托口姜,美的让我不善饮者,也喝了一碗杨梅酒。侗家姑娘媳妇,更是热情,给那些善饮者,唱起了“高山流水”。最有趣的,要数同事肖敏,被那些些姑娘媳妇连唱了两遍,可以想象其酒量之大。
  这一天,我抛开了一切私心杂念,舍弃了一切心中的不悦,抽离了眼中的一切欲望,正真轻松快活了一日。平日里,背负的太多,想的太多,压抑得有些心情沉重。静下心来,我们要学会丢弃,丢弃的越多,放手的就越彻底,生活也就越轻松。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明天注定是更繁忙的一天。
  下午六点左右,我们返回了黔城。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

一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与几位好友一齐出发杭州。大雨倾盆,道路拥堵,却未能削减我们内心的热情。火车上,我们边品茶边畅谈,让原本漫长的旅程变得愉快而温馨。清晨,我们抵达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