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的风把我吹到南矶山,此时的南矶山,除了辽阔,还有些许寒意。来到南矶山才知道,这里没有山,只有水。两座相邻的小岛南山和矶山,长满了故事。
  
  一
  风很大,湖边的芦苇吹得忽左忽右。网上说:在南矶山,我可以看到风的形状。这些风中的芦苇,好像来自鄱阳湖的热情手臂。
  南矶山在南昌市西北约60公里处的鄱阳湖西南近岸尖湖域中,总面积为3.33万公顷,保护区占总面积的98%。正式的名称为江西鄱阳湖南矶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隶属于新建区,从市里驱车一个半小时便可抵达。一路上,与其说是坐在车上,不如说是渡在芦苇荡里。
  站在瞭望塔远眺,天际的尽头是草,草的尽头是芦苇,芦苇的尽头是天,天与草的尽头,是目之不可及的“无边无际”。
  听说我来南矶山,好友发来视频。春天,她在一片抹茶色的草海里,身着白纱裙,飘然欲仙,如坠入绿海深处的白鹇。从她的叙述中,我能感受到别样的共鸣:耳边的风,是绿色的、是灵动的、是丰盈的。那一浪高过一浪的绿,空旷而洒脱,任性又疯狂。我的心,追逐着她镜头里的风,放牧着自由和浪漫。
  一米多深的草,汲取淤泥里的天然养分,只管肆意生长。好友说,她还看到湖里开裂的缝隙,看到一团破渔网,看到草天一色处橘红的余晖。她和同伴躲进草海里,演绎野生版“躲猫猫”。
  也许,风知道草的腼腆,抚摸着它的脸,一遍,一遍。
  也许,草等待风的宠爱,拥抱着它的腰,一圈,一圈。
  
  二
  一条水泥路呈现连绵不绝的“几”字形,伸进矶山腹地。路的两边,黄黑相间的路标,列兵一样守护着这片神秘的土地。说它神秘,因为一到夏天,只要雨水多,这里便是汪洋一片,百姓出行不靠车,得靠船。
  从瞭望塔下来,坐上车,我们先去矶山。“矶”,多指水边突出的岩石或石滩。矶山外形似凤,既是山,也是岛。一块巨型红砂岩,托举着这个湖边小村。据说,最早是在明末,袁氏从上饶市余干县迁入此地,距今已37代。在岁月的褶皱里,以打石和捕鱼为生的南矶山人,日子安静素简。
  得天独厚的自然优势,让这里成了一座巨无霸采石场。采石场从中间开采,把一块一块红条石切割好,再运出去销售。目前,红石开采遗址已经成了一处景点,还能看到当年的炮眼和散落的石块。
  矶山,面积不大,岛上植被甚好。枫杨树、乌桕树、白花泡桐、扁担杆等树木郁郁葱葱。此处有马公庙、藏兵洞、钟山潭、夜莺台、平安塔、打钟山、刘伯温钓鱼台等人文自然景观。
  平安塔红白相间的塔身,如一支通体发光的蜡烛,烛光相传,生生不息。平安塔也叫中天塔,始建于明洪武年间,为镇岛之塔。相传,朱元璋与陈友谅决战鄱阳湖其间,朱元璋曾在此处躲过陈兵追杀,后逃至余干康山,反败为胜。朱元璋平定天下后,有一年此地大旱,民不聊生,朱元璋命令官府开仓放粮,当地遂建平安塔以记之。
  青碧的湖水托举着葱郁的树丛,树丛与水岸的空隙处,应该是夜莺台,只此青绿间,好像藏着静谧而盛大的秘密。忽一下,一群白鹤掠过湖面,起飞、停歇、再起飞,我连忙拍摄视频。乡里一位小伙子说,这不是夜莺,夜莺白天的视力弱,现在正躲在树丛中睡大觉呢,它们是南矶山的“常住居民”,一般晚上出来,还会唱歌呢。
  成哥和凤姐也是南矶山的“常住居民”,他们夫妻俩在家开了一间农家乐,地理位置非常优越,可谓“头枕鄱阳湖水,脚蹬红石仙山”。他们家小院呈长条形,铺着一尺见方的红石,干净整洁。右边是一棵高大的苦楝树,上面挂着高音大喇叭,成了一处“记得住乡愁”的景致。
  这是他们的家,也是赖以生存的店。
  成哥是土生土长的南矶山人,渔舟摇曳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总能收获满满。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此前,他经常捕到两尺多长的大青鱼,说起当年打渔的日子,他总是意犹未尽。2020年,南矶山实行十年全面禁渔。灵山秀水的家园,生态文明建设步调稳健,越来越多的渔民洗脚上岸,有的去外地打工,有的在家搞农家乐。乡间的炊烟,越来越悠长。乡亲们的脚步,也越来越远。
  说起矶山的建筑风格,确实很有特色。房屋大多为一层带山墙的简易房。红石的墙壁、红石的基脚、红石的立柱、红石的院墙、红石的磨盘等。在这里,目之所及多为红石材质。
  凤姐穿着一件灰色罩衣,头戴褐色绒帽,腰间系着一条枚红围裙,正在厨房忙活。她家厅堂和厨房都很整洁,家净人安,福气自来。
  门前的空地上,支着一个矮矮的木桌旁,三位客人已落座,这些食客家住新建长堎,为了矶山周边自然环境的提升,他们临时来这里搞建设。早晨从家里出发,晚上披星戴月回去,他们脸上挂着质朴的笑。素炒冬瓜、香辣柚子皮、酱香莲藕、辣椒炒肉一上桌,其中一位大哥递来一双筷子,邀我坐下来喝酒吃菜,瞬间,我被他们的热情感动。
  凤姐的娘家在余干县,嫁到南矶山28年,我向她打探这里的前世今生,说起这里的候鸟、芦苇、辣蓼花和美食,她侃侃而谈。还向我透露,这两年雨水少,来岛上不用坐船,开车子更快,这是好事,可另一方面,很多喜欢深水的大鸟来不了,也是遗憾。
  她还说,这些年生态越来越好,来看鸟的人多了,国庆节,南矶山举办“2023年亲近大自然文化旅游节”,乡政府还帮着把她家的农家乐餐饮信息挂到公众号上,来订餐的客人明显多了。
  候鸟,是地球上最美丽的旅行者,它们把这里当做家,乡亲们也把候鸟当做自己的孩子,哪个孩子还没有回家,当家长的能不焦虑揪心吗?爱鸟护鸟,和谐共生,当地民众“爱鸟护飞”的意识越来越强。
  
  三
  秋冬交替时节,南矶山呈现一片苍茫,“风飘细雪落如米,索索萧萧芦苇间”,前面、后面、左边、右边,那成片的芦苇,绵延无穷尽,好像全世界的芦苇都聚集在这里。
  芦苇是江湖之草,吮吸着天风和雨露。“九分芦苇,一分烟”,有风吹动,它们远接天边,平铺着、浩瀚着、拥挤着、疏离着,那摇曳的声音如天籁一般。
  飘飞的芦花,蕴含着无限的生机。
  飘飞的芦花,让人忘记尘世的忧愁和烦恼。
  飘飞的芦花,解读着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好。
  每年的11月至次年3月,是南矶山最佳观鸟期。此时,芦苇丛是灵动的,一群群候鸟,飞越千山万水,来此安然过冬。
  这段时间,鄱阳湖进入枯水期,水位下降,大片的滩涂露出水面,苔草、芦苇、南荻等挺水植物,成了候鸟们栖息的温床。苦草、黑藻、金鱼藻等沉水植物的根部,以及小鱼小虾,成了鸟儿的美味佳肴。
  在这里,从西伯利亚跨越6000多公里飞来的候鸟,找到了家。
  在这里,白天鹅、大雁、斑嘴鸭、白狐顶、东方白鹳、小天雁成了有家可归的宝贝。
  鸟儿飞过天空,不留痕迹。不留痕迹的天空,有鸟儿飞过。不借助望远镜,看南矶山的鸟,总有一种稍纵即逝的感觉。一位玩自媒体的朋友发来近距离观鸟的视频。他镜头里的候鸟叫白鹤鹬,轻柔的羽毛,像芦花鸡。它长而细的腿站在水里,模样孤傲,嘴型像长柄小勺子。一口啄下去,能把湿地钻出深深的洞。它的脚晃动的地方,荡起一圈圈涟漪,形成立体的等高线。
  它的脖子向前伸着,一动不动,难道美味卡住了喉咙。最后,它的脖子向后一扬,再抖动一下翅膀,成功“演绎”了一次完美的进食。
  湿地滋润赣鄱,候鸟连接世界。“海陆空”三位一体巡查,日复一日禁捕退捕的宣传,这里,很安静,也很安全。白鹤鹬再一次回眸它的新家,满意地飞起来,直线和抛物线在空中交替变换着,给人无限遐想。
  我盯着屏幕看,为鸟儿欣喜雀跃。
  几年前,我曾写过散文《鄱阳湖,大自然的一张名片》,那一次,在鄱阳湖,这个被誉为“中华之肾”的地方,看到了成群结队的候鸟,自由翱翔,遮天蔽日。想不到,此处,南矶山,竟然也是鄱阳湖的一颗珍珠,也是候鸟栖息的家园。
  你看,你看,那边的鸟儿翅膀呈灰白色,飞起来像小飞机。
  你看,你看,那些夜莺躲起来窃窃私语,它们是常年驻扎南矶山的卫士。
  你看,你看,滩涂上的候鸟没有睡午觉,它们成群结队徘徊着、嬉戏着,游弋在自由的音符里。
  
  四
  癸卯年的中秋节前夕,我和爱人出游,首选南矶山。头一天晚上,单反相机充电,带上手机支架和旅游小旗子,兴奋和憧憬撞击着心灵。那一次,因临时有事取消行程,心里不免戚戚然。这一次来南矶山,好像去完成那一次的秋日约定。
  鄱阳之心,南矶山湿地。据说,这里有五万多亩野生藜蒿,“鄱阳湖的草,南昌人的宝”,藜蒿炒腊肉是江西的一道名菜。神秘的传说,地道的美味,伴着飘逸的芦花一同袭来。
  初冬、湖水、芦花、泥土、草丛、飞鸟、苍茫、浩瀚、聚散、栖息,陪着第一次来此的我,站成时光中的同位语。
  临近中午,车行至穿盔甲路,瞬间,我被这里的路名吸引了。
  此时,高大的苦楝树,以碧蓝的天空为背景,成了立等可取的水彩画。平整的柏油马路干干净净,
  一位大姐推着小孙子晒太阳。我好奇地问这个村叫什么名字,她回答说就叫穿盔甲村呀!
  我喃喃自语,怎么会有这样有趣的地名!
  她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给我讲小村的历史。从她口中得知,这里原来是朱元璋的战船兵马驻扎的小渔村,打仗时,就在这里换好盔甲,每每旗开得胜,朱元璋总是对部下说,这个村子有灵气。后来,朱元璋当上了皇帝,就把村名定为“穿盔甲”村。
  “百舸竞渡衿甲生光,古韵峥嵘鄱湖浩瀚”,我的目光,在穿盔甲村的上空,捕捉着灵气和福祉,我的双脚,每走一步,都似乎与宝地上神奇的密码对话。时光不老,竹篱、素墙、青砖、红瓦、青苔、沙滩、古樟、疏竹、匾额、门楼,岁月浸染的小渔村,情致悠长。
  大姐姓邱,大红的毛衣上缀着闪光片,眼神笃定而愉悦。她说,原来村上有一千多人,打渔为生,现在不准打渔了,好多人都外出做工了。她儿子和儿媳在新建街上做生意,她和老公在家照看孙子、种菜、养鸡鸭。她把小推车上的甘蔗递给我一小节,说是自家种的,甘蔗甜滋滋的,如同她现在的生活。
  一棵粗大的柚子树果实累累,黄橙橙的柚子似一首浓情的歌谣。柚子树下,一艘褐黑色的木船倒扣在地上,两个碗口粗的船桨散落在旁边,整条船如折翅的大鸟。木船的前半生在鄱阳湖里畅游,现在成了农家晾晒青菜的晒垫。上面晾晒的红辣椒、白萝卜和雪里蕻,为渐渐老去的木船,平添着生活的亮色。
  邱大姐爽朗的笑声,充满着对生活的热爱和满足,她含饴弄孙的画面,让我过目不忘。大姐指了指望湖楼,示意我爬上去看看。登楼,远眺,再一次俯瞰这个耐人寻味的小渔村,再一次环视水天一色的风景,亲切,生动。
  在南矶山,我重新认识了天边的远,湖面的宽。离开时,万千芦苇挥手作别。隔着车窗,有幸看到灿若凤凰的七彩晚霞。此时,那些候鸟和芦花,与我一同感知大自然的奇妙,真好!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

一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与几位好友一齐出发杭州。大雨倾盆,道路拥堵,却未能削减我们内心的热情。火车上,我们边品茶边畅谈,让原本漫长的旅程变得愉快而温馨。清晨,我们抵达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