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打开窗户,我都会看到一楼的一个婆婆在侍弄一块地,地里种满了绿油油的青菜。
  这是楼后的一块废弃地,以前可是砖瓦石块堆积的,从我住进这个楼里先前还是很冷的季节,就看见这个婆婆和一个老爷爷每天在楼下忙碌着,清理杂物,石块,杂草。经过几个月的清理,废弃的地变废为宝了,他们种上了青菜,而且在这个季节绿成了一片。婆婆每天穿一件很蓝的蓝布褂,头上戴着一个毛线帽,从背影看越看越像我的母亲……
  母亲在世时也有一件蓝布褂,是双排扣的。那年大姑大学毕业上班第一个月就给母亲买了蓝色的的卡布料给母亲邮寄过来,让母亲自己喜欢什么款式的衣服就给自己做一件。大姑之所以给母亲邮寄布料是为了感谢母亲供她读完了大学。本来上完高中奶奶就准备给她寻个好人家让她嫁人算了,但被母亲阻拦了。母亲对奶奶说:“让孩子他大姑考大学吧,她学习一直优秀,一准会考上的。如果考上了,就去让她上。所有学费我来想办法。”
  母亲一言九鼎,承诺的话绝对算数,大姑如愿考上了医学院。她上大学的几年里都是母亲没日没夜的工作,每天打三份工,省下的钱给大姑汇过去。心灵手巧的母亲接到布料后,用这块布料首先给奶奶做了一身衣裤,剩下的给自己做了一个双排扣的上衣。母亲的蓝布褂做好后,不舍得穿,只有在节假日的时候穿。我们刚搬到楼上住时,母亲穿上了那件蓝布褂,因为奶奶是好面子的人,她说住进楼里就属于城里人了,如果穿得过于寒酸,别人会笑话的。所以,母亲听奶奶的话,在家的时候就会换上那件蓝布褂。
  那时,母亲闲暇时在楼下别人的花园旁边围了一块地,种了茄子,西红柿和辣椒,奶奶还把平房养的一只黑母鸡也给抱来了。她让父亲做了一个铁笼子,把鸡放在里面,白天放在那个菜园子里,晚上天黑前拎回楼里。那年我刚上大一,每逢周末都会回家看母亲。我会站在楼上看母亲穿着蓝布褂在那红绿相间的地里忙碌着。那块地不大,再放了鸡笼子显得满满当当的,但很有生气。我在楼上喊:“妈,累就歇一会呀!”母亲听我叫扬起头满眼都是笑意回道:“不累!你看有两个西红柿都红了,一会我给你摘上去。”听见母亲回答,望着母亲喜笑颜开的模样,我高兴地笑着。
  母亲每次看我回家有时会难得的休息一天,那一天是我们全家最幸福的一天。奶奶会督促父亲去集上割肉,我们一家人齐动手包饺子吃。吃过饭,奶奶还把黑母鸡下的蛋一遍一遍地数着,说攒够了一定数目腌咸鸡蛋。
  “干嘛要用黑母鸡下的蛋呀?买一些不就得了。”我问。
  奶奶告诉我,黑母鸡下的蛋是双黄蛋。我爱吃咸鸡蛋的黄,所以用双黄蛋腌咸鸡蛋才好。咸鸡蛋腌好了好给我带一些学校去,让同学们也尝尝我家鸡下的双黄蛋。母亲也说,到时候双黄蛋也腌好了,她地里种的紫色的茄子也成熟能摘了,到时候给我包紫茄子馅饺子一同带到学校去。
  结果还没等黑母鸡下满一坛蛋,黑母鸡连同那块地里的菜就被人给偷得一干二净,连茄子西红柿秧都给拽了,地里只剩下可怜巴巴的几个还没长好的绿辣椒。那天母亲从车站扛大包回来已经是后半夜了,还以为黑母鸡被奶奶收回楼里了,结果奶奶打瞌睡早早就睡了。二十多个紫茄子,还有一些西红柿都被人连秧给拽走了,等于白受累了,只剩下一些光秃秃的杆子。
  奶奶一着急一口气没上来躺在了地里,被父亲和母亲掐人中,大呼小叫地喊她才醒过来。醒过来的那一刻,奶奶颤巍巍爬起来说啥要挨家挨楼找,让母亲给阻止了。母亲说前后楼的住户起码要有百十来户,你来回上下楼的问,那不是白费劲吗?
  那不找奶奶心不甘呀!那些菜丢就丢了,她那下双黄蛋的黑母鸡说没就没了,奶奶她躺在床上不停地抹着眼泪,嘴里着:“我的黑母鸡呀!我的双黄蛋呀!”
  邻居王丽阿姨来家里了,她偷偷告诉奶奶说她后半夜听见楼下鸡咕咕地叫了,她趴着窗户借着路灯看了一眼,看见有个小个子男人在摘菜,男人拿了一个大麻袋,慌慌张张摘完菜拿着鸡笼子就跑了。她说男人像是前楼开小吃的林小贵。
  林小贵本有个幸福家庭的,父亲是大学教师,母亲在家开了小吃馆。两口子恩恩爱爱的从来都是形影不离。他父亲人很好每年学校放假都会在他妈饭馆里帮忙,刷洗,摘菜,招呼顾客,还经常和他母亲一起去市里批发市场进一些蔬菜和鲜肉。更为可贵的是他们两口子很仁义经常去附近的养老院给老人送一些食物水果,看望那的老人,为他们洗脚剪指甲,搞卫生,有时会捐献一些钱给养老院。但不幸的是他父亲在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从学校回来,不小心摔进了一个施工的沟里。第二天发现人时,已经去世了。他母亲一着急发生了脑梗一下昏了过去,经过抢救虽然脱离了危险,但手和半个身子也行动不便了。
  林小贵就接替父母干起了饭馆,林小贵人还孝顺,每天除了开饭馆,还要照顾自己行动不便的老妈。每天还骑着三驴蹦子带母亲去附近诊所给母亲针灸。他父亲去世后,母亲情绪一度不好,几次趁他不注意要寻短见,他刚开始则留在家里寸步不离地守在跟前。但总守着家里也没经济来源呀,不得已他去饭馆就每天把母亲带在身边……
  他家饭馆离我家住的地方不远,几步道就到了。奶奶和母亲找到他家,正看到林小贵正背着母亲从外面回来,他看到奶奶和母亲叫了一声“奶奶”和“阿姨”就若无其事地进了屋。奶奶随后就去了后厨,后厨的厨师正在水池子边抓着我家黑母鸡正要宰呢,奶奶上前一把抢过黑母鸡就去找林小贵。林小贵看见奶奶的气势,急忙把奶奶推出房门说了句:“有话咱们外面说好不好?别吓着我母亲。”
  他和奶奶来到门外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一口口抽着烟,半天才抬起头说:“奶奶,这是你家鸡吧?我也不隐瞒了,这鸡是我偷你家的。你看多少钱,我给您。我必须要这只鸡!”
  奶奶被他的话气得跳起脚说:“你出多少钱我也不卖!你既然有钱干嘛不去集市上买干嘛要偷呀!”
  林小贵说:“奶奶你也别生气,是这么回事,我母亲自从我父亲去世后,一直以来身体都很不好,吃饭也吃不了几口。情绪低落,昨天一个邻居给出了一个偏方说要用黑母鸡做药引子,再加一些中药做汤可能对我母亲的病有效。我就去了集上,找了几圈也没见有人卖家里养的黑母鸡的,所以我也着急呀!眼看母亲啥也吃不下,我心疼呀!就拿了你家鸡。我记得我母亲没生病前去集上采购菜都喜欢买乡下人的,母亲说那种菜没有农药吃着健康,我就顺手牵羊把你家院子里的菜也给拽了。只为了讨我母亲欢心。其实我也知道是我不对,我也想了等我过一半天去你家给你们一些钱,说明原因请你们原谅。这不是还没去呢吗?你们就找到我了。我求你这事千万不要让我母亲知道呀!”
  奶奶听后,眼泪叭叭地掉了下来,跺了跺脚就抱着母鸡回了家。到家之后奶奶在地上不停地走着圈,随后她让母亲买了罐头、奶粉和杏仁露就又去了林小贵家。
  奶奶进了里屋,看见了林小贵母亲,叫了一声“闺女”就泣不成声了。哭了好一阵,奶奶说:“闺女呀,我知道你心里的苦呀!但人死了不能复生,咱们活着的人更要好好活着。你看你儿子多孝顺呀,为了你每天经营着饭店还要背着你去医院扎针,你就应该配合他好好治疗,吃饭呀!过去的就让她过去吧。你有啥不开心的就和我说,我是你的邻居也是你的亲人,以后我会经常来你家看你的。”
  在奶奶的劝说下,林小贵的母亲扑进奶奶怀里哭得稀里哗啦。
  那天后,奶奶时不时都会去林小贵家看望他母亲,慢慢的她的心结打开了,逐渐变得开朗起来,不再寻死寻活。奶奶呢,也会经常让母亲做了好吃的给她送过去。有一天奶奶还狠了狠心跺了跺脚把那只黑母鸡抱上来到林小贵家,让他给他母亲做药引子。林小贵却坚决没要,他对奶奶说:“奶奶您的心意我领了,我妈现在已经在您的陪伴说服下也想开了。这鸡是您的宝贝,好好养着吧!”
  母亲舍不得那块地,就又在那块地里撒了大白菜种子。每天穿着那件蓝布褂在那块地里忙碌起来。秋天的时候,大白菜长满了一园子。砍了白菜,母亲挨家挨户送,一家送一颗或者两颗的,笑容挂在了脸上……
  看见婆婆每天忙碌的身影,想着母亲我的眼眶湿润了。终于有一天我跑下楼,来到婆婆的菜园子,帮婆婆一起拎起水桶浇起了地。我和婆婆说:“以后我和您一起侍弄菜园子吧。”婆婆满眼爱意地答应着,婆婆一口一声地叫着我闺女,就仿佛是母亲在叫我一样,让我倍感亲切和温暖……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

一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与几位好友一齐出发杭州。大雨倾盆,道路拥堵,却未能削减我们内心的热情。火车上,我们边品茶边畅谈,让原本漫长的旅程变得愉快而温馨。清晨,我们抵达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