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酱油都是散装的,乡村集镇有供销社,每逢赶集时,都会带上酱油瓶去供销社打一瓶。小城镇有人拉着小车推着酱油零卖,边走边吆喝:“打酱油勒!还有糖精,醋”小时候的记忆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视线,打酱油这个词却一直沿用至今。现如今的酱油大部分都是瓶装的,也有袋装的,不用提着瓶子到酱油厂和作坊去打酱油了。打酱油这个词,这各网络平台和聊天界面经常见到,却很少有人提着瓶子去加油厂打酱油。
  “打酱油”这个梗出自贾平凹文章《笑口常开》,是指以前的酱油都是零卖零买的,自己拿着瓶子到商店,你要多少,人家就给你称多少。现引申为网络上不谈政治,不谈敏感话题,与自己无关,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相当于路过。
  江山文学网新成立了一个社团【文韵凝芳】社长“绿叶红了”还把链接发在江山文学夜校。过个社团已经成立一段时间了,作为江山记者的我不可不能不知道,只是最近手边有些事,没有详细了解。这回看到了,那就凑个热闹吧!我还没有发文,我只是在群消息里回复了一句:“凑个热闹,支持。”
  凑热闹是作为一个记者的天性与好奇,新社团成立必定要支持的,江山这个大家庭里多了一位新成员,就如多了一个兄弟姐妹,那有不来往之理。
  “文韵”主编绿叶红了在群消息里回复了我:“作品四月后发,后台文较多,按时间顺序发,有什么问题,可以加我好友。”
  看到绿叶红了热情的回复,我也热情地回复了一句:“好的。”
  虽说是新社团人,人却是老朋友。既然是老朋友,更应该要支持。
  没想到我们的谈话引起了潜伏己久的相思的注意。在这里我必须解释一下,相思是谁?我真不太清楚,因为我没有见过,不敢妄下断言。我只知道相思会写文章,会在群里发言,当然在江山文学网也能看到“相思”这个笔名,那么我们就当ta是个人好了。
  言归正传,书接上回,说正事,我说到哪儿了?我说到哪儿了?
  哦!是我和绿叶的谈话,又被相思听到了,ta说:“月下疏影,我们组团支持否?”歇了一会儿,相思又接着说:“但不保证文一定是精品文,因为,自个只是写文,精品那是别人评的。”
  我说:“这个我知道,我写文章只是写我心里想说的,至于给不给精品,那是人家精品主的事。”
  相思说:“是的。”
  我说:“只是从心出发,写想写的事,当然我们也要用心而为。虽然不是为精品而来,也要尽力把文写好,让自己看着舒心,让读者读得愉快。可也不知道人家看不看得上我这个打酱油的。”
  相思说:“那就扔下酱油瓶就走,那就以‘酱油瓶’为题,写一篇支持文如何?”
  我说:“可以啊!
  于是相思在和我商量,征求我的意见,ta说:“你写散文,我写小说,或者,你写小说,我写散文?”
  我喜欢的题材不固定,体裁也不固定,写成啥样算啥样,写成什么算什么,像诗歌就是诗歌,像散文就是散文,如果什么都不像,那就叫随笔。于是我说:“我写散文。”其实,我就想提这个酱油瓶天马行空的,这里看看那里瞧瞧,然后再插科打诨几句,拼拼凑凑的,移花积木,掐头去尾,就把任务完成了。
  相思说:“没事,反正我们就是为了好玩,把热闹凑就行。”
  我说:“好的,写了扔下就走,让他们找都找不到,我今天就做个神龙见头不见尾的月下。”
  相思说:“好啊,快去准备吧!”
  既然要卖酱油,那肯定得准备装备。就我们六盘水在地形,自行车肯定不行,别说我不会骑,整天爬坡上砍的也不方便。那就弄个电三轮吧!还得准备几个桶,卖酱油不能只卖酱油,顺便卖点醋也能多挣几毛钱。电子秤肯定是要的,嗯,以前打酱油都是用提子,如果愰一下斤两就不定足,如果用电子秤来称就避免了这个问题。
  这些装备应该要不了多少钱,我准备去。
  卖酱油嘞,卖酱油喽!月下牌酱油专为你的健康着想,也为你的身心情着想,吃了月下牌加油,身体健康,心情舒畅。用月下牌酱油炒菜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
  真正的月下牌酱油,用良心制造,快乐为料,阳光照晒,花香发酵,决不掺假。
  卖酱油了,有要的吗?有要的快点喽!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春天来了,虽说北方的春天姗姗来迟,这几天升温了,又刮了几天大风,小区里的柳树已经抽出绿芽,小草也绿莹莹地长出来了,一天一个样儿了。今天阳光尚好,我便到地下室清理旧衣物,不穿...

清明,这个季节,总是带着人们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这是一种来自天堂的思念、是世间的人们对逝去亲人的一份深沉的情感。 一年一清明,一岁一追思。岁月匆匆,转眼间又是一年清明时。清明...

牡丹是中国的国花,这国花荣誉的获得,其中还有我的一点点不足以计数的力量。由于牡丹花中蕴含的丰富的历史文化,也因为这牡丹开放的时候确实大气芳菲,华贵雍容,所以在2019年的国花投票...

湖南有个安化县,安化有个龙塘镇,龙塘有个沙田溪村。 一千多年前,一支马队伴随着马铃声打破沙田溪村的沉静,在潮湿的石阶上留下一串串马蹄的印记。村民凝望着这支远来的马队,在疑惑中...

1.乡愁,母亲那一盏昏暗的灯光 奇怪的很,人到一定的年龄‘当下的事情根本不入梦中。过去的事情,特别是童年的事总在梦中萦绕。模模糊糊的,又似乎很清晰。我想这是想家了,是乡愁的另一...

一 小时候母亲经常问我长大了当什么?我没有说当医生、教师,或者服务员,我回答说要闯码头。其实,那个时候,闯码头是什么意思,我压根儿就不知道,只是平时听大人们聊天时有说起过。...

一 那些年,兴起一股送礼风。这风,居然以星火燎原之势蔓延到我的大学。 系里评选优秀,推荐入党,奖学金认定,甚至休学告假等,大大小小的事都要以送礼为铺垫,若有哪位同学不慎惹出麻烦...

今天早上九点,组织跟驴友去桂山岛爬山,我和妹妹等十个人从香洲港出发,乘坐船只前往桂山岛。船程大约半小时左右到达岛上,我们在船上欣赏着迷人的海景,并感受微风拂面的清爽感。 抵达...

一 春风温柔地拂过脸庞,我们三人的脚步轻轻落在广西的土地上,来感受这盛大的三月三庆典。刚一踏入这片土地,就被那浓厚的民族风情和节日的热闹所包围。街头巷尾,鲜艳的民族服饰在阳光...

一 春天,总是令人爱的,无论哪个地方的春天都很迷人,它安静又热闹,洋溢柔情,又蕴含气象。春天,是携带着禅意和风花雪月一起前行的。 在厦门这个南方城市,春天常常被我忽略,因为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