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好!春分时节撒下的菜籽终于发芽了。
  我们搬了新家以后,院子里有个小菜园,终于实现了种菜自由的愿望。刚搬完家的时候,天气还有些冷,还没法种菜。随着时间的流逝,天气也开始慢慢回暖,终于可以种菜了。
  种菜可是个体力活。由于租的小院长时间没有住人,小菜园里全是垃圾,有很多碎砖头和旧瓦片,而且还有一棵小树。想种菜,必须要把这些垃圾清理干净。租房子的时候,就看中了这个小菜园。以前,房东在院子里种了很多树,其中小菜园里就有四五棵。不过现在只剩下院子里的两棵桂花树和两棵白玉兰树,再有就是小菜园里的那棵小树。
  租房的时候,我问房东:“菜园里的那棵小树还要吗?种菜的话有些碍事。”
  房东很爽快地说:“你要是种菜的话,就把它给锯掉哎。”
  于是,我在网上买了一把家用锯子,把那棵小树给锯掉了,留下一个树根。菜园里除了这棵小树的树根,还有四五个以前留下来的树根,不过不妨碍种菜。我把锯掉的树又分段锯开,把树枝也都锯掉,放在了阳台上晒着,打算后期买个地锅,可以用来烧火做饭用。
  我和乖经常赶不到一起休息,因为我按节假日休息,她轮班休息,所以能赶到一起休息的时间很少。于是,我们谁休息谁收拾院子。趁着搬家时借了电三轮,就用电三轮把菜园里的旧瓦片拉出去。那天,我上班,乖自己在家把菜园里的碎砖头和旧瓦片拉了出去。我下班回去看到后,心疼得不行。这些体力活哪是女生干的活啊?剩下的垃圾,我们两一起清理,拉了几三轮车才把垃圾清理干净。
  这些碎砖头清理完以后,天气还没有回暖。周末我休息的时候,发现菜园的土下面还有很多塑料布和装修时的废料。我用小抓钩又清理了一下,用垃圾桶运了五六桶才清理干净。
  天气终于暖和了,我们去化肥店买了几包菜籽,一包荆芥、一包生菜、一包缪缪菜。打算后期再种些西红柿、豆角和茄子。菜籽买回来后,我们就开始翻土、撒菜籽、浇水。我们又在网上买了一些花籽,桔梗、百日草、驱蝇花。菜籽和花籽撒上以后,乖每天傍晚都要给它们浇水,天天看看发芽没有。
  种上四五天后,还没有见发芽,乖有些着急了。
  “这菜怎么还没有发芽啊?”
  我说:“天气还是有点儿冷,还要过几天才能发芽吧。”
  随后几天,连着下了两天的大雨。雨停后,我有点儿担心菜籽会不会被雨水拍了(淹死),那样的话就不会发芽了。
  我说:“菜籽不会被雨水拍了吧?”
  乖说:“应该不会吧?那样的话就再撒一遍菜籽。”
  没想到两天后,土里面露出了特别小的嫩芽。那天晚饭后,我在刷碗,乖又去看菜了。
  “墩墩快来啊,咱们种的菜发芽了。”
  我赶紧跑过去,看了一下没看到:“哪呢?我咋没看到啊?”
  乖说:“近视眼就是不好啊,那不是吗?你靠近点看。”
  我伸长了脖子,看到几个小嫩芽破土而出,翠绿的嫩芽犹如刚破壳的小鸡,生机勃勃。看到撒下的菜籽终于发芽了,我们欣喜若狂,乖每天浇水更起劲了。
  没两天,我撒的桔梗花,乖撒的百日草也都发芽了。但是,我撒的驱蚊草还没有发芽。桔梗花一簇一簇的,为那一小块地上染上了绿色;生菜和荆芥一块一块的,犹如和桔梗花争春斗艳一样。荒废已久的小菜园,估计做梦也没有想到还能再次改头换面,穿上新衣,再次迎来春天。
  前几日,又下了一场雨。雨后的菜苗和花苗,得到春雨的滋润,蹭蹭地往上窜,势必不辜负这场春雨。
  中国人种菜的基因是刻在骨子里面的。只要是有机会,哪怕是再小的一块地都要种上菜。没有条件的,创造条件也要种菜。农村的房前屋后,墙角跟边都会被种上菜。邻居在他家墙角跟边种了一垄大蒜和一小片五香菜,蒜苗已是绿油油的,五香菜的香味弥漫在整个胡同。昨天,乖还掐了一小把他家的五香菜,揪疙瘩面和五香菜是绝配,没有五香菜的疙瘩面是没有灵魂的。
  想起来以前租住楼房的时候,种菜是很难的,不过也没有难道我们。为了种菜,我们去荒地里用塑料袋装了几袋土,再拎上楼。乖把饮料瓶和空油壶剪开把土垫在里面,再把装了土的塑料瓶钻几个孔,用绳子绑在窗户。我们在这些塑料瓶里种了一些蒜,又在洗脸盆里种了生菜。因为地方有限,长出来的蒜苗和生菜不是很好。而且,小猫还经常搞破坏,经常卧在生菜盆里,把菜都压坏了,最后也只好不再种了。
  要说种菜,还是小时候家里种的菜多。那时,家里还种地。我家有两块地,一块大的离家比较远,一块小的离家比较近。每年开春,母亲都会在离家比较近的那块地,开出来一块菜地。开出来的那一小块地是固定的菜地,那时家家户户都有一块固定的菜地,自家种的菜完全可以自给自足。一开春,集上都会有卖菜籽和菜苗的。春天的时候,母亲都会去集上买些西红柿苗、茄子苗,豆角和荆芥都是直接撒菜籽。
  菜苗栽上后,需要每天浇水。母亲都是在家用桶装好水,再用架子车拉着去菜地浇水。不过有时候也会在二奶家接水。二奶家在村头住,距离我家菜地只有几十米远。那时还没有自来水,都是用压井压水,小时候没少帮母亲浇菜。一般浇菜都要在傍晚浇,因为傍晚时分太阳光比较弱,水分蒸发慢,这些技巧都是辛勤的劳动人民总结出来的经验。要是初秋种白菜苗和萝卜苗的时候,每天浇完水还要找一些桐树叶盖上,因为初秋时分的天气还是很炎热的。
  种起来比较麻烦的菜要数豆角和西红柿了。豆角要搭架,西红柿要抹药。豆角是藤蔓植物,长到一定程度后,需要给豆角搭架。搭架用的小竹竿也需要去集上买,因为我们那里不种竹子。有时竹子不够了,就找些树枝来搭架,不过没有竹竿好用。搭豆角架是个技术活,先使劲把竹竿扎入地下,两垄豆角的竹竿再绑在一起,像“人”字,最后再搭一根横的竹竿固定一下,犹如“大”字。其实黄瓜也需要搭架子,而且黄瓜浇水量更大,相比较起来更麻烦,所以我家没有种过黄瓜。
  西红柿自然长红很难,起初也就任它自然生长,所以摘西红柿的时候,很少有全红的。大部分都是青里带红,不过自然长红的西红柿确实很甜很沙。收麦子的时候,摘一些西红柿,回到家用压井压一盆凉水,把西红柿放到盆里冰一会儿,拿出来咬一口,又凉又甜又酸,非常解渴。后来,集上卖一种催熟的药,西红柿刚挂果的时候,抹上一些,西红柿就能长得红红的。虽然长得又红又好看,但是味道却差了一些。
  荆芥和豆角是长得最旺盛的。荆芥是根本吃不完的,豆角也是吃不完的。就算每天摘豆角,也吃不完。每到夏天,家家户户最爱吃的就是西红柿鸡蛋豆角凉面条。那时吃面条,都是手擀面。每天下地回来的时候,摘上一把豆角,几个西红柿和两个茄子,再掐一把荆芥。回到家,母亲手擀面条,我烧锅,母亲炒菜。先炒几个鸡蛋,然后把豆角、西红柿、茄子炒一下,再把炒好的鸡蛋放到里面,加水烧开。出锅的时候,撒上一把荆芥,浇头就做好了。然后再下面条,煮好的面条放到凉水里冰一下。捞出来,浇上浇头,一口气能吃两碗。
  茄子除了下面条和炒着吃,还有一种经典的吃法,那就是焖茄子。小时候最爱吃的一是疙瘩汤,二就是焖茄子。焖茄子做法也很简单,把茄子切块拌上面糊,然后下锅煎。煎好后再下入西红柿炒一下,最后加水开始焖。焖好的茄子,有茄子香,有面香,有西红柿的酸甜,非常美味。
  辣椒是每年必种的蔬菜,虽然种的不多,但是结的很多。辣椒可是个好东西,菜里放了辣椒可以多吃一个馒头。辣椒可以炒着吃,生调吃,腌咸菜。
  辣椒也是直接栽苗,母亲每年买茄子苗的时候,也会买上几棵辣椒。辣椒最后吃不完的话,一部分会用绳子串起来,挂在墙上晒干,另一部分会用来腌咸菜。最爱吃的咸菜是母亲腌的辣豆。豆子也是自家种的,先把豆子煮一下晾干,再把青辣椒切碎,最后把豆子和辣椒搅拌,放上腌料和一点点白酒。腌好的辣豆比炒菜都下饭。
  菜地里一年四季都会种菜。秋天的时候,菜地里会种上白菜和萝卜,还有菠菜和上海青。上海青又叫四季青,一年四季都可以种。白菜苗和萝卜苗种上后也需要天天浇水,直到它们扎住根。前面说了,白菜和萝卜浇水更麻烦些,需要用树叶子盖上。白菜苗扎住根以后就可以吃了,小白菜下面条锅最好吃了。白菜和萝卜生长得很快,用不了多久就长大了。白菜个萝卜是过冬的主要蔬菜,所以要做好保存的工作。白菜贮存的第一步是要包头,白菜包了头才会长得结实,长得更好。白菜包头是个技术活,需要眼疾手快。先把白菜的叶子一个个裹起来,然后用桐树叶或者塑料布盖在顶上,再用绳子捆起来,这样就算包好了。
  相比较白菜,萝卜更省事一些。成熟的萝卜,露出地面的一截是翠绿色的,地下面半截是白色的。在地里干活要是渴了,拔一颗萝卜,在裤子上把泥给蹭掉,直接放嘴里咬一口嘎嘣脆,那是又脆又甜。萝卜缨还可以做干菜,收获的萝卜,把萝卜缨折断,萝卜埋在土里保存,剩下的萝卜缨是不舍得扔掉的。萝卜缨洗净放到锅里煮上半小时,捞出来搭在晾衣绳上风干,可以保存几年。萝卜缨干菜下面条非常美味,我是最爱吃干菜面条的。
  萝卜埋在土里保存,白菜则是放在屋里用玉米秸秆盖着保存。这些萝卜和白菜就是过冬的蔬菜,我们一般都是炒着吃,不像东北做成酸菜。白菜掺细粉(粉条),萝卜掺细粉炒着吃都很好吃,要是再加上一些五花肉那就更美味了。
  除了这些蔬菜,还会种南瓜、冬瓜、白糖瓜,冬瓜是最能长的也是最大的。冬瓜能从中秋长到过年,一个大冬瓜能长二三十斤,一家人可以吃好久。记忆中,中秋节炖鸡肉放冬瓜,过年前吃菜也吃炒冬瓜,真的能吃好久。
  农村的田园生活,种菜是必不可少的。就算现在大家都把地给承包出去了,也要找块空地种上菜,没有空地找些泡沫箱和旧盆旧水桶也要种菜。都说种菜是中国人刻在骨子里的基因,一点儿都不假,连空间站都种上菜了。
  看着小菜园里的菜一天天长大,每天浇水翻土,非常有成就感。想着过不了多久,就能吃上自己种的菜了,心情就非常好。过些日子再种些茄子、豆角、辣椒和西红柿,等到夏天的时候就有吃不完的蔬菜了。小院里,有桂花树、白玉兰树,种的有各种花,还有各种蔬菜,外加四只小鸡和两只小猫咪,真是世外桃源的神仙日子啊。这应该配上陶渊明的两句诗。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

一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与几位好友一齐出发杭州。大雨倾盆,道路拥堵,却未能削减我们内心的热情。火车上,我们边品茶边畅谈,让原本漫长的旅程变得愉快而温馨。清晨,我们抵达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