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如潮水一般涌来,又如潮水一般退去。来时满怀期待,走时悄无声迹。当我站在千里之外的辽阔草原,登高望远遥望故乡的时候,内心常常如翻江倒海一般,感慨万千。既有对故土的眷眷深情,也有对青春年华的不舍留恋,既有对温馨往事的深切回忆,也有对蹉跎岁月的愧悔感叹,既有对生命无常的无奈忧伤,也有对人生命运的百般爱恨,走过了千山万水,依然对故乡刻骨铭心;尝尽了人生酸甜苦辣,依然对故乡魂牵梦萦;经历了无数风风雨雨,依然对故乡万千思念;体味了人世间悲欢离合,依然对故乡一往情深。蓦然回首,往事如梦,岁月如歌,人生如醇酒,乡愁如丝雨。
  豫东平原是一幅辽阔的乡土画卷,我的故乡是这乡土画卷上的一个小村庄。这里庄稼遍地,却始终伴随着贫穷;这里民风古朴,却始终伴随着落后。据历史记载,老祖宗也曾经创造过灿烂的文化和文明,可惜几千年来,历史早已淹没了英雄,文化摧残早已毁灭了当年的辉煌。祖祖辈辈都在泥土上耕耘,却始终没有脱贫致富;世世代代都追求着梦想幸福,却始终没有改变自己的命运。
  我小时候,故乡是一幅水墨丹青的风景画。村子里有二百多人,几十户人家。村子东头有十几亩桃树林,隔着一条马路又有十几亩杏树林,在桃树林和杏树林中间还有一个大池塘。村东头是大队部,十几间房子掩映在绿树丛荫之中。挨着大队部是几家姓李的农民。在这几家农民的房子后边十几米处有一个小池塘。往昔相隔不远,是村子喂牛的地方,那是一个很大的院子,大约有十几间房子,左边堆着如一座山一样的垫糠垛(豫东地区农村全村集体堆放的杂草和垃圾),牛屋里喂着十几头牛,还有一匹马和三匹骡子,骡子个头很大很威武,村里人引以为豪。村子中间有一个南北方向的大池塘,池塘四周栽种着几十棵大柳树,柳树有一丈多高的地方,被人锯掉,然后在柳树头上长出很多胳膊粗细的枝条,那时候农村人盖房最喜欢用这柳树头上的柳木枝条做椽子。池塘西边才是村子住户最集中的地方,家家户户挨得很近,形成了几条胡同。在牛屋正南方,住着一户人家,他家院子外边空地上长着一棵巨大的桐树,枝叶茂盛。在这棵桐树的正南方,一片稍微慢坡的地方,有一口井,村子里的人都要到这里挑水吃。全村最集中的地方的前边有一个大池塘,四周栽满了柳树、槐树、桐树、杨树,周围还有一片芦苇。村子西头是一片红缨条,红缨条的西边有几棵大梨树。村子北边是一片池塘,池塘外围种植着很多柳树、榆树和白杨树。村子四周一年四季都种满了庄稼,有小麦、玉米、高粱、红豆、绿豆、棉花、豇豆、黄豆、黑豆,还有红薯(我们老家叫做红芋)。那时候人们天天种地,天天干活,经常搞运动,却是吃不饱饭,穿不暖衣,每当青黄不接的时候,经常有孩子多的家庭没有饭吃,有的就去出外要饭。虽然如此,村里人世世代代却都坚韧而且坚强的活着,他们盼望着,盼望着,盼望能够过上平平安安幸福的生活。
  那时候,村里只有一口水井。在村子的牛屋南边。在一棵柳树上固定着一根树干,一头有一块圆形石头,一头是十来米长的绳子,绳子的末端有一个铁挂钩。打水的时候,把水桶挂在铁挂钩上往下拉绳子直到水桶可以够到水井里的水。熟练的人拉住绳子,猛地一甩,挂钩上的水桶不掉,水桶里一瞬间就灌满了水。不老练的人也和熟练的人一样,猛地一甩,水桶里只灌入很少的水,水桶却脱了铁钩,掉进井里。打捞水桶很麻烦。后来有所改进,在铁钩上安了一个铁鼻子,可以把水桶的提手锁住,这样不至于水桶经常掉进井里。那个水井并不多大,也没有多深,当年的年轻人有时候为了捞水桶,经常下去。可是这口井的水,却供应着全村人吃水,几百年来源源不断。而且这口井里的水,清澈晶莹,透着淡淡的甜味。我听姥姥说,很久以前,有一个老头,打水的时候,水井里打出来一个胡萝卜。老头咔嚓咔嚓就把萝卜吃了,结果这个老头活到了120岁。这说明这口水井里的水不仅没有污染,而且具有延年益寿的好处。如今回到村里,过去的茅草屋早已经销声匿迹,原来村里有一棵大梧桐树也没有了踪影,就连这口水井也被人填平,上面盖上了两层楼房。重回故乡,不仅见不到过去的老人,就连过去的树木、房屋和水井也见不到了。怀旧,其实主要是怀念过去的那份感情,怀念过去的那种淳朴善良,细细想去,那个落后而且贫穷、愚昧而且无知的时代,值得留恋的真的不多。
  村里的池塘曾经是我的乐园。特别是村子前边的大池塘和村子后边的池塘,对我总是充满神奇神秘,而且我非常喜欢水,喜欢在水里游泳,在水里捉鱼,在水里和小伙伴们一起追逐嬉戏。我家后边几十米就是一个池塘,池塘是长方形的,东西方向,东边较深,西边较浅。西边距离我家很近,小时候经常脱得一丝不挂,扑通一声跳进水里,快活得像一只水鸭子。几个小伙伴在一起更是非常热闹,有捉蝴蝶的,有逮蜻蜓的,有爬树的,有跳水的,有狗刨式的,有仰泳的。夏天的很多日子,每天放学之后,我都喜欢跳进池塘里,在里面游泳。我最喜欢一个人躺在水面上,仰望蓝天白云,自由自在地仰泳。也有很多时候,我们会一起捉鱼捉泥鳅,虽然不多,却充满乐趣。在村子前边的大池塘里,还有莲藕。每到夏天,荷花开满池塘。我常常坐在水边,就可以感觉到很多小鱼围着我的腿游来游去。很多时候,我会和小伙伴一起捉鱼。也有一些时候,他们都回家了,只有我一个人在水里玩,有时候钻在荷叶底下看蜻蜓飞来飞去,有时候看那些小鱼自由觅食,有时候看岸边小洞里是否有泥鳅青蛙。有人说那些小洞里可能有长虫(蛇),但我一次也没有见过。池塘边的苘麻长得非常茂盛,会开出鲜艳的黄花。荷花开后结出的莲蓬让我联想到那些荷花仙子。如今全村其他几个池塘都干涸了,只有村子前边的池塘也被栏杆围了起来。过去的很多东西都不见了,时代在前进,消失的东西也很多很多。
  有时候,回到故乡,很想见一见村里的老人,听他们说一说当年的往事,前几年东头还活着两位老奶奶,转眼之间也都阴阳两界,再也见不到了。仿佛他们的声音还在耳边回响,音容笑貌依然在眼前恍如昨日,每想到今生今世再也无法听到他们说话,再也无法见上一面,心里真是感慨万千,百感交集。
  很多的漫漫长夜,我常常梦回故乡,仿佛依然生活在姥姥的庇护之下,听到姥姥爽朗的笑声,看到姥姥慈祥的面容,就像姥姥还在给我做饭,晚上在煤油灯下纺线,给我讲着无限神奇的神话故事。有时候我甚至听到姥姥依然在喊着我的小名,说我不长记性,不讲究卫生,甚至骂着我给我穿衣服。姥姥给我的爱就像源源不断的暖流,一直伴随我成长。
  无私的关爱就像火炬,为我们照亮人生。很多时候,看到有些中年人,他们的父母还在,我就会心里充满愧疚地想起自己的父母亲。我的父母亲勤劳朴实,却给了我最多的阳光和温暖,为我注入了无私的大爱和呵护。每当想起他们,我总是鼻子发酸,眼睛里涌满眼泪。如今他们都已经远去了,我多么怀念他们。
  无边的乡愁丝丝缕缕,就像一条条青藤上面开满了真情的鲜花,爬满了我的心田。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

一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与几位好友一齐出发杭州。大雨倾盆,道路拥堵,却未能削减我们内心的热情。火车上,我们边品茶边畅谈,让原本漫长的旅程变得愉快而温馨。清晨,我们抵达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