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又至了:“子欲孝,而亲不在!”但做为黄家儿女,每年都会到祖上的坟墓前,去进行祭祀和祭扫,这是后辈人必行的礼仪。
  再杰出的人,再平凡的人,此行此举,当属平凡之举。
  中国是礼仪之邦,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生生不息,源远流长,尊祖重孝,此道亦源远流长,留下的儒家经学:“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是深入万家灯火阑珊处的。
  每每灯火通明、夜深人静之时,回忆故人,虽西辞黄鹤远西去,但故人古人的勤劳、善良、礼教,是扎根在所有的后人的心上的。
  没有先人、那有后辈,这是浅而易见的道理。
  往事是抹不去记忆的堆积,想古人,看今朝:“故人虽已去,风范永相存。”我想起鲁迅先生说的话:“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的名诫。
  鲁迅先生也写过“九斤老太”的哀叹:“一代不如一代!”,至今读来思来,犹醒于心。
  伟大、平凡,伟大之木,平凡之草,亦兼布于人寰,伟大之壮举,来自于平凡草木中,这是常理。
  过去的建树,古人的壮举,同样兼布于人寰,人间苦苦索索,首先为生活,然后才为传承,故人积德行善,其实亦为后人。
  “古者长积取;今人更芳硕。”此就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的人生法则。
  虽文人常有:“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的浪漫,但东风常舞,烈雨常袭,惊雷闪电,布斥人间之旅,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这也是人的修行和苦积的高次方。
  不经风雨,那来见彩虹,西去路上故人古人安去,今人苟活于世,常有:“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的悲叹,但:“雄心且能还几许;夕至阳光那敢烈。”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待定的、已定的都似乎成了乾坤和对照。
  有太多的人是心存野心、野志的,可是斗尽苍茫,还是为了生活,生之灿烂,死之光芒,谁不希之呢?
  吾志吾心,常存久远、灿烂,但命里若无时,强求难得之,罢了心志,斗尽苍茫,却能心安理得,待向安平。
  每每思之命运,人活着,始终都在争一口气的,一口气畅通,人的脉搏、脉象犹奋奋有振,这张老脸,搁在哪里,也有模有样、有声有色。
  恨只恨这个世界常不震响春雷、惊雷,一声长许,诞奠:“世界乾坤春已至,万丈雄天此究奇。河山惊故不变故,塞马奔驰奥迪叽。”此为心患,亦为心得。
  我终还是悟透了钱的妙用、妙径,金钱至上,金钱可买通一切、买通美色、买通世道也!
  “世道难行钱作马,春城欲破酒为君。”此言一言九鼎,道出存在,亦为真理。
  常在无钱的哀叹中自欺欺人,聊以自慰,但确实命里却无钱,哀叹声声高,苦也!
  今削志也削发,若为僧,若为尼,长志漫漫,也只作衰志病叹,悠悠幽幽几许?!
  如今,我懂得金钱的好处了:“没钱陋室还漏雨;有钱別墅可惊云。有钱到处可掠美;无钱丑妻也私奔。”唉哟哟!这也是社会的现实。
  金钱至上,惟钱是举!对!对!对!
  早上读了老同学卢国忠发在《闽南日报》《九龙江》文学副刊的散文《清明茶》,是有所感悟的,今又时值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其实,我不断魂,却也削志几许,人生久远,活它一百岁,再多看世界的变化和进步,此就是我的清明所思、清明之思也!
  老同学卢国忠常说:“现求名、不为钱。”我相信,他此话是言出肺腑,心出由衷的。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清明共清明吧!
  
  2024.4.2.
  
  写于漳州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