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定霊峰不放翁,立根原在大矶中。开膛破肚还坚韧,任尔鄱湖上劲风。”
  ——题记
  相传汉文帝时,苏耽寓居元辰山炼丹修道,成仙时携带在大矶山修炼的许真阳一同升天,为纪念苏耽、许真君升天成仙,都昌民众在大矶山建造了苏许庵。至清亁隆四六年,由住持僧回妄化缘募银重修,改名霊峰寺。一九三八年,侵华日军三架飞机在霊峰寺上空,投下七十多枚炸弹,将霊峰寺前后墙震倒。一九四二年,重修,再现鄱阳湖畔“晨鐘暮鼓”......几经重建,才有了如今的规模。
  3月22日,我同矶山刘继泉先生,相约上午8时,在西门广场集合,一同前往霊峰寺。
  一路骑行,风驰电掣;一路闻着沁人怡心的油菜花香,品着遍野的金黄,迎着蜂飞蝶舞,鸟叫虫鸣;一边听着刘先生介绍所过之处,矾山的风土人情,名胜古迹,历史文化故事。两个人很快就来到了矶山脚下,进入霊峰寺的高大门楼前,从东一直蜿蜒而上的山峰顶上的霊峰寺,宛如就在眼前,周边一个个大小山峦,云遮雾绕,仙气飘飘,第一次有了“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意境。难怪霊峰寺周边的村庄都这样命名,比如“望仙东巢李村”,就是在村庄“东巢李村”前面,加上“望仙”二字的。
  我俩骑着电动车,没有走寺东面拾级而上的老路,而是绕新建的公路上去。开始的时候,两个人一前一后拼着劲地骑,刘继泉先生尽管是矶山人,却只上过一次霊峰寺。一边骑,一边欣赏着鄱阳湖的秀色美景,碧绿的小草,一洼洼湛蓝的湖汊,兜兜转转,九曲十八弯似的,远处的矶山大坝,还有更远处的老爷庙,对面云遮雾绕的庐山......一直到镇着蜈蚣尾的小矶山出现在眼前,才发现骑在前面的刘继泉先生渐渐慢了下来。
  这时,我才突然发现路下面是壁陡的悬崖,像是那年第一次行驶在贵州的山间公路上,难禁恐惧感油然而生。
  于是,我就对着前方慢下来的刘继泉先生说:“老华(同姓),紧靠左手边,靠山一边骑哈。”
  刘继泉先生回道:“第一次骑上来,有好怕的感觉。”
  我接着说:“安全第一,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尽管我心里也怕得要命,后悔不该骑车上来,开始走老东门拾级而上就好了,却没有把心里话说出来。
  等来到了一处立着风力发电杆,较为空旷的地方,我就赶紧对着刘继泉先生说:“把车放在这里,步行上去吧!”
  这个地方,刚好能一览小矶山的全貌,还有对面一条长长的蜈蚣山,从东到西,头部、身子、尾部,一览无余。以前在南山脚下,只能看到蜈蚣山的头部,往西一点点,就是传说中诗仙李白,还有大学士苏东坡从吴城,经蜈蚣山(松门山)来都昌的地方。
  刘继泉先生一边走,一边和我讲:“过去,蜈蚣精兴风作浪,发水灾,祸害都昌百姓,人们为此建了后河;还有小矶山(鸡公精)盯着西边蜈蚣精的尾部,霊峰寺所在的大矶山(鸡公精)就镇住蜈蚣精的头部,让它动弹不得。”
  人们还讲:“这大小矶山的形状就像两只威猛无比的大红公鸡,而且是修炼千年成了精的,用来专门对付鄱阳湖中那条蜈蚣精的,只要蜈蚣精它敢乱动,鸡公精就会去啄它,降服它。”
  我和刘继泉先生开玩笑,说:“古人又没有飞机,要看清楚山的全貌,非要在山的上面看;要不然,至少要比这座大矶山高,而且还要靠得不远,才行;再说,附近的山,好像没有比大矶山高的。”
  唉!也不知道古人是如何得出这两座山,形如大公鸡,而且还是成了仙的鸡公精。今人,还真有不及古人智慧的地方。
  我俩很快就来到了新建的霊峰寺西门,楼牌上方的一个阁楼内,靠北边摆放的是一面大鼓,南面是一座大鐘,古色古香,仿佛回到了远古时代。记得再次同刘继泉先生上霊峰寺的时候,站在正在兴建的五百多平方的水泥楼面,看着楼牌上方,同来的吴铭先生和陈奇智先生,几乎不约而同地说:“这就是传说中的‘晨鐘暮鼓’。鐘要去撞,鼓要去敲。”
  可是,现在又有那个和尚,真的会去撞鐘和敲鼓?吴铭先生和陈奇智先生,他们俩就是看到我上次和刘继泉先生来到霊峰寺之后,发在朋友圈里的照片,还有微语“矶山风光无限秀。昨天和矶山的刘继泉先生,一起去登霊峰寺,感大小矶山的雄俊挺拨,一览蜈蚣山(松门山)全貌,寻觅苏耽七步升天的旧踪传奇,以及东门寺前鸡公精的雄伟......”然后,他们就邀约我和刘继泉先生再次前往霊峰寺的。
  我们来到了霊峰寺的大厅,神明和苏眈、许真阳仙人像,庄严、肃穆;开山老祖——谢灵运老仙,仙气和诗书气盈绕其间,仿佛在讲述“鹤壁精舍”的故事。
  挂着铜环的大门上,用红纸写的一幅对联“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繁体字,遒劲有力,厚重深沉,珠圆玉润,帅气大方,字字都应该是正宗的颜体,我是喜欢得不要不要的。
  上次听刘继泉先生的姨夫,在此负责工程的都昌历史协会会员王建国先生讲:“中央画院投资过亿,正在矶山建矶山分院。”刚才那个五百多平方的水泥楼面,应该是写生的地方。上次来霊峰寺,正好赶上“清华紫荆国学20班全体学员”到访霊峰寺,还和他们一起参加了法会。霊峰寺不只有腾王阁的壮美,而且在北面还有大明朱皇帝的“水面天心”,被喻为东方百慕大的老爷庙,周边就是秀美的彭蠡湖,西面有天下名山匡庐,东面是千年南山,名胜古迹,历史传说,数不胜数。
  霊峰寺所在的大矶山,还是传说苏眈老祖七步升天的地方,灵秀之气环绕,宛如仙气飘飘。我们走出寺殿大厅,向东穿过一个过道,来到了霊峰寺的东门。靠近门楼连接的南面围墙上,一只大红公鸡,羽羽如生,正虎视眈眈地对着前面的蜈蚣山(精)头部;而寺东门楼牌的下方,一只大红公鸡正咯咯地叫着。
  我和刘继泉先生,细细地观察着寺门口,两块又高又大的,凹凸不平的、年代久远的青黑色大石,似有千年传说,在向世人讲述。
  听刘继泉先生说:“这就是苏眈老祖‘七步登天’的地方。一块大石上,有一只深深的脚印,还有一只马蹄印;另一块大石上也有,脚印和马蹄印。不但有,而且还有一只盐罐,一只油罐。盐罐就在油罐的上方,洞浅;油罐圆而且深,就是石头旁边的两个洞,位置一上一下。”
  刘继泉先生还讲:“石头旁边,以前还有井和水。苏眈老祖磨剑的地方,就在以前老一中那里,有个磨剑池。传说有人看到他骑着高头大马,挥着剑升天。过去这里有七块大石头,七步,一步一块,直达天际。”
  你还真别说,就在我们讲着苏眈老祖升天故事的时候,寺里那只大红公鸡,一直围绕着刘继泉先生转悠,刘继泉先生走到那,它就跟到那,有灵性似的。
  我说:“老华,你要走好运,这只大公鸡一直跟着你。”
  刘继泉先生说:“这只鸡也成了精,身上真的有灵颖之气。”
  我又说:“老华,咱们一起摸一摸这两块升天石,沾一沾苏眈老祖的仙气;再在这里合个影,把这两只大公鸡一起照进去。”
  第一次来霊峰寺,从东门往回走的时候,我们还上了二楼,有单独的“客堂”,靠南还有专门的“会客室”。正好赶上“清华紫荆国学20班全体学员”到访,住持还非常客气地对我们说:“非常抱谦,今天真的没有空接待。”听刘继泉先生的姨夫王建国先生介绍:“这位住持很有才华,一手毛笔字堪称一绝;还有霊峰寺能有如今的建设,跟他的能力有直接的关系。”
  后来王建国先生还带我们来到了底下一层,摆放西方三圣的地方。这个建筑很特别,楼面的下方,依山而建,高耸的、巨大的山石,反而被压在楼面之下,被收进了房子里,颇为雄健俊美,完美地再现了现代建筑与自然景观的有机组合。它不仅彰显了人类建设者的智慧,而且也突现了大自然的神奇与伟岸。令人叹为观止,连连称奇。
  在这一层的外面,靠南有一个长廊,站在上面,能一览鄱湖美景,还有蜈蚣山(松门山)的全貌,甚至可以想像蜈蚣山后面的吴城,回到烽火连天、战马嘶鸣的秦汉三国时代;在长廊的下方,一排排高高的竹子迎风飞扬。其中有一棵竹子,中间爆开了很长一段距离,仍然挺拔别致,却出奇的俊美。你不能不赞叹,植物生命力的顽强和竹子精神的传奇。
  这时我想到了清·郑燮的竹石诗:“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南西北风。”由此,来跟前人的诗句作个改动,就为那些中间爆开,仍然生命力旺盛的竹子而作:“咬定霊峰不放翁,立根原在大矶中。开膛破肚还坚韧,任尔鄱湖上劲风。”
  在回来的路上,我带着车刹,靠近霊峰寺一边骑行,慢慢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居然越骑越快,心情好不舒畅,一扫上山时的恐陡。一边领略大小矶山的俊美,一边享受鄱阳湖醉美的春光,一边数着山路的弯弯,有五个,还是六个大弯,其中还有两个直角弯。
  刘继泉先生说:“刚才在霊峰寺二楼‘客堂’的长廊上,微风阵阵,美不胜收,心意高远,可观山、赏湖、品竹、欣石、鉴古、研字、阅经、习佛……下次一定找个时间,在霊峰寺住上个三、五天,好好地感受霊峰寺的山清灵气,进一步挖掘,自汉就有文字记载的、鄱阳湖上霊峰寺丰厚的历史文化故事,以及优美的传说。让更多的人了解都昌也有一座霊峰寺,而且中央画院正在这里建设矶山分院。”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