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乡张家湖(磁湖)位于黄石市市区,水域面积约10平方公里,汇水面积约63平方公里。张家湖湖岸线绵延曲折,湖汊纵横交错,湖荡星罗棋布,物产丰富,淡水鱼业十分发达,盛产鱼、虾、蟹、菱、藕,自古以来就有鱼米之乡的美誉。
  我家就住在张家湖边的竹林湾。对于我们而言,张家湖是我们儿时的乐园,它一年四季都给我们带来了无穷无尽的乐趣。春天,我们在湖边的草地上挖野菜、做嬉戏;夏天,我们在湖里游泳、捉鱼虾、捞螺蛳;秋天,在湖里摘莲蓬、摘菱角、采鸡头米(芡实);冬天,看着一艘艘满载鱼儿的渔船向岸边驶来。
  小时候,每到暑假也就是我们小孩子到湖里摸鱼虾、捞螺蛳的好时节。童年的餐桌上没有肉,却常有鱼虾。特别是捉虾子,至今还记忆深刻。捉虾子要用专门捉虾子的工具——虾罾。因此,我们这里捉虾子又叫罾虾子。夏天来了,“一尺盆地数种荷,鱼虾亦解起风波。”在那清澈的湖水里,成群结对的鱼虾,游来游去,总是惹得我们按捺不住罾虾子的迫切之情,这是因为罾虾子不仅好玩,而且非常有趣。
  虾罾在我们这里有个俗称叫罾子,是专门用来罾小鱼小虾的,尤其是罾虾子。虾罾一般都是大家自己做的,用废弃的旧蚊帐布剪成长宽各一米的正方形,然后把蚊帐布的边缝好,用尼龙绳将两根竹片或者两根细铁丝交叉绑在正方形的四个角上,在竹片或者细铁丝交叉的地方绑上绳子,这样一个形状与风罾差不多的虾罾就做好了。罾虾子时,配套使用的竹篙子叫罾竿。罾竿一般用长三到五米的竹篙制成,竿顶有个类似于秤钩一样的小钩子,是用来起虾罾的。这根罾竿一定要足够牢固,因为要依靠它把沉在水里的虾罾提起来。
  旧蚊帐布做的虾罾不禁搋,没用几次就破了个大窟窿。后来,大家都是用旧的纱布口罩来做罾子。旧口罩做罾子,那就要费一番功夫了。口罩本来面积就不大,又是用多层纺织纱布,经过缝合、消毒等多道工序做成的。首先,要慢慢地把口罩拆开;然后,细心地把拆开的纱布缝合在一起;最后,再做成一个风罾形状的虾罾。看见有一家用旧口罩做罾子,大家都纷纷效仿。为了延长罾子的使用寿命,不罾虾子的时候,还要把虾罾拿到太阳底下晒干。为了罾虾子,我们可谓是花尽了心思,费劲了心血。
  罾虾子,除了要准备罾虾子的工具罾子、罾竿外,还要准备罾虾子的饵料。罾虾子的饵料可以用酒糟、剩饭、豆饼、猪血、鸡肠、蚯蚓、螺蛳肉等。特别是蚯蚓,虾子最爱吃。虾子是杂食性动物,又贪食,蚯蚓对它来说是“致命的诱惑”。去罾虾子前,要把饵料准备充足,事先放在一个罐头瓶子里。有的人为了罾得更的虾子,还在饵料里滴上几滴麻油。到了湖边,往罾子里加饵料后,用小瓦片把饵料盖住,以免被鱼虾一下子就吃完了,盖好后,用罾杆把罾子慢慢地放到浅水处,静等小鱼小虾落入重重“罾子阵”。
  张家湖里的虾子大都是青虾,虾体呈青绿色,带有棕色花纹,外壳很薄而且较软,虾身呈圆柱形,壳脊圆润状。它们的步足前有鳌,呈钳状,特别是第二对步足非常粗大,它的长度超过体长的两倍,并且强壮有力。
  “青虾曾似细商量,结对成群出湖塘。”虾子多生活在湖岸浅水缓流、水草多的地方。夏秋季,也是它们在湖岸浅水处索饵和繁殖的季节。张家湖畔罾虾忙。每到这个时候,也是我四姐带着我去湖边罾虾子的时候。一般下午五点左右,我们湾子里的小伙伴成群结队,用罾杆扛着罾子,提着水桶,拿着饵料,像出征的战士一样浩浩荡荡地向湖边而去。
  到了湖边,大家分头行动,各自找好自己认为的“有利地形”。大家从饵料瓶子抓出一点饵料,小心地用小瓦片把饵料盖住,再用罾竿把罾子慢慢地沉入湖中。胆小的人,怕下水,只得站在岸边放罾子。因为怕惊动了虾群,胆大的人,轻手轻脚地走到水里去,湖水漫过了小腿肚子。每顶罾子之间,相隔五六米的距离,有的人家有上十顶罾子,从这头到那头就占去了一大片水域。等到把所有罾子都沉入水中后,大概需要二十多分钟的样子。用来装虾子的木桶或铁桶随身携带,人走到哪里桶就提到哪里,须臾不离。而我也像跟屁虫一样,紧紧跟着我四姐,她到哪里我就到哪里,生怕错过了每一个起虾罾的时刻。
  从入水的第一顶罾子开始起罾。大家用长长的罾竿从罾子交叉处把虾罾从水中提起来。水从罾子处慢慢滤出,先从水里冒出来的是罾子的四个角,这样,因为中心位置兜着水,没有逃出罾子里的虾子,全都顺着虾罾的纱布,集中到罾子中间了,等到整个罾子快露出水面的时候,猛地用力一提,将罾子完全挑出水面,然后稳住,缓缓将罾竿往回收。罾子还没到身前,就听见扑腾扑腾的声音,声音越大证明虾子越多、越大。等到罾子到了面前,就见罾子里虾子乱跳直蹦。这个时候往往是最快乐的时候,我们连忙从罾子底部把虾子抓出来,一边抓,一边叫:“好多的虾子啊,好大的虾子啊!”有时是我四姐左手拿罾竿,右手把虾罾底部紧紧抓住,直接往桶里倒。等到虾罾里的虾子弄完后,又放入饵料,盖住瓦片,再把虾罾放在原处。放罾,起罾,抓虾子,倒虾子。有时罾子里虾子多,有时罾子虾子少。但每次放罾、起罾的时候,我们都是那般的开心和快乐,仿佛过年一般。
  (大家激动地大叫起来:“好多虾子,好多虾子!”)
  黄昏来临,湖面映出了落日瑰丽的影子。鸟叫声在湾子那边,密密稠稠,好像是在归巢前互道晚安,又像是在催促我们早点回家。暮色越来越浓,脚下平静的水面与低垂的云幕构成了一幅宁静的图画。我们依依不舍,提着满满一大桶虾子,甭提多高兴了。那些虾子,实在是太鲜活了,有时我们还没到家虾子就被附近工厂、学校的人买走了。
  到了家,把虾子倒入大木盆中,用清水洗净,用筲箕沥水。“香肩滑虾子,秀发拂丝丝。晓浴兰汤后,红肖掩逸姿。”大点的虾子,挑出来晚餐炒辣椒、炒韭菜吃,色香味俱全,齿颊留香。细点的虾子,拿到锅中一炒,晒干,过年时,打鸡蛋汤、煮苕粉糊又是大家津津乐道的美食。
  随着年龄的增长,“龙卷鱼虾并雨落,人随鸡犬上墙眠”的罾虾子的年月,并没有模糊,而是愈来愈清晰。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半生的时光,我才弄明白那道铅笔划痕代表着什么,背后隐藏着什么。 那天,三根瘦长的手指头捏着铅笔,悬驻在摊开的笔记本上空。我的心脏嗵嗵地跳着。窗外法桐枝叶间的蝉鸣起起落落,更反...

关山草药里面最受人待见的应该是党参了。 党参为桔梗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的根茎,根圆柱形长而梢粗,一般不分岐,顶粗大,根头部有多数茎痕,表面呈淡灰棕色粗糙皱纹且有疣状,突起茎缠绕往...

玉莲嫂 一 在农村,家长里短的事确实不少,好像这是一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过去是,现在也是。 退休后,回农村的次数多了,待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和乡亲们打成一片,少了隔阂,多了亲切,...

结婚那天,你被赐于一个神圣的称呼“新娘”。我是这样理解这个高尚的“新娘”一词的:像母亲一样关心、照顾自己的新的“娘”。从结婚那天起,你接过老娘照顾我的接力棒,继续承担其工作...

春夏之交,心静景明,带着崇敬的心情拜望87岁高龄的恩师。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案头搁置撰写的‘百年沧桑’手稿,耄耋老者,熟练通达,不负暮年,后生欣慰。 东宫白庶子,南寺远禅师。...

“粮浆盆子”顶在头顶的那一刻,我泪如雨下,情不自禁放声大哭:爹呀,你怎么走了……妻子和妹妹等亲人哭声连连,悲伤不已。而大东一声高呼:起!亲朋好友用手臂抬着父亲绘制了大五彩的...

一、审美审丑·大辩论 大约两年来,我一直在考虑此文的写作,不断思索、随时记录,一直在和自己“争执”“辩论”,一个我裂变为两个,我成了矛盾体:A我+B我。 争什么?关于母校的美与丑,...

不是我到的早,迟到是莲一贯做派,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她的不守时,所以从没抱怨过她的姗姗来迟。 独自一人置身于阳光暖暖微风习习的田野间,心底填满了别样的情感,等待不在乏味。 我跟往...

二零一六年国庆节,市区大街上到处都飘扬着鲜艳的国旗,大街小巷都是喜气洋洋的气氛,各大超市都在趁着节日热火朝天的搞促销。那年我正在超市上班,下午五点多正是超市最忙的时候。我的...

一 一直以为,这首歌就是一首歌,是一种唯美浪漫的抒怀,唱唱而已,尤其是在春光款款的胶东半岛这个地方,要找到那个地方,不易,唱归唱,放进梦里就可以了,不必当真。 我感谢地域性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