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漆黑而寒冷的冬夜,远离村庄的那片田野上,一座孤独的帐篷在凛冽的寒风中摇曳。帐篷内,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在冬日的麦田上空回荡,显得格外凄凉和绝望。
  帐篷是由三面围着的塑料布做成。风,听不到人们的哭喊,只管肆无忌惮咆哮,它也感受不到人们的悲痛,只想用它的武力拔掉不属于冬野的另类。它恶狠狠地撕扯着刚落座不久的帐篷,通过缝隙把它的无情和暴力侵袭在每一个跪者的单薄身体上。而忠实的帐篷为了保护她翼下的那具灵柩和那些痛彻心扉的孩子们,牢牢地抓住固定在土地里的几根铁管,拼命与寒风扭打在一起,搏斗中发出一阵阵呼呼啦啦的声响。
  在帐篷内,两支蜡烛闪烁着微弱的光芒,忽明忽暗,似乎在讲述着一段尘封的故事。在它们的映照下,一幅被黑纱环绕的照片静静地悬挂在中间,显得格外庄重。照片中的大姐面容姣好,仿佛穿越了时空的界限,展现在我们眼前。
  她白净的脸庞上,一双眼睛大而黑亮,犹如夜空中闪烁的星辰,透露出无尽的智慧和温柔。直挺的鼻梁和甜美大方的笑容,使她看起来如同年轻时的电影明星潘虹一般,充满了魅力与气质。
  几只花圈随意地散落着,黑色的棺木静置于供桌之后,桌上供奉着两盘新鲜的水果和一块轻煮的大肉。地面上散乱铺了一些干草,我的两个年幼的外甥女匍匐在地,放声大哭。寒冷的风穿梭在她们单薄的衣衫间,从领口、手腕和脚踝侵入,让她们感受到刺骨的寒冷。她们已经哭得声嘶力竭,风声几乎掩盖了她们的哭声。
  在棺材两侧,我和二姐坐在裸露的板腿上。我们和棺板紧紧相依,试图用体温驱散棺材内那冰冷的寂静。大姐的声音和笑容在我们心中回荡,泪水无声地滑落,润湿了我们的衣襟和脚下的土地。但即便我们如此悲痛,大姐又是否能因此回到我们身边呢?
  我家中的姐妹三人中,我排行末尾,上有两位如花似玉的姐姐。其中大姐,更是十里八乡公认的美人儿,她的美貌被乡亲们赞誉为“红玫瑰”。不仅如此,大姐的针线活也做得极其出色,赢得了“巧裁缝”的美誉。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因姐夫在北京服役,大姐便追随其脚步,在北京一家制衣厂找到了工作。随着经验的积累,她决定在昌平县开设自己的裁缝部。开业之初,便吸引了方圆几十里的人们前来光顾。在那个没有画册和电脑的年代,大姐凭借自己的心灵手巧,设计出了各式各样精美的衣服。只要是顾客能够描述的花样或大姐见过的款式,她都能巧妙地将其还原并制作出来。她做的衣服不仅款式新颖,而且做工细腻、缜密,让人赞叹不已。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姐的手艺在昌平县城传为佳话,上门求货的人络绎不绝。她不但收费公道,但更注重人情味。她经常照顾那些孤寡老人,免费为他们缝补衣物,她的善举赢得了大家的尊敬和爱戴。
  姐夫转业至运城后,姐姐便开始在运城汽车站跑运输。她以善良著称,不仅协助亲友们实现财富增长,更引领乡亲和同村的年轻人走向城市,共谋发展。每有村民前往运城寻找工作或处理事务,姐姐总是毫无保留地提供住所,甚至亲自陪同寻找合适的工厂与机会。
  我的大姐,那位总是乐善好施的女人,在十四年前的一场车祸中不幸离世,那年她仅四十八岁。
  那是一个周末的清晨,大姐与姐夫如常安排完家中琐事,准备踏上回老家探亲访友的旅程。当他们的车子驶出市区,行至距离县城几十公里的路边时,大姐注意到了一对在路边等待的母子。
  出于她一贯的善良,大姐毫不犹豫地停下车,让这对母子搭乘便车。孩子的母亲感激地表示,孩子周末刚刚放假,她正打算找个熟人带孩子去县城,回家过个礼拜天。大姐热情地答应了,并让那个小孩坐在了轿车的后排。
  然而,谁也没有料到,这次的好意却成了大姐生命中最后一次的善举。
  大姐一家人都对新购的这台小轿车情有独钟,它宝石蓝的色泽如海洋般深邃,圆滑的外形线条优雅而流畅,车内座椅柔软舒适,车载DV播放着令人陶醉的音乐。他们热衷于驾驶这辆车去郊游,享受在公路上畅行的快感,伴随着那迷人的旋律。
  那一天,姐夫驾驶着车辆,大姐坐在副驾驶座上,小孩则安静地坐在后排。车内回荡着和谐的音乐,大姐和姐夫边听音乐边谈论着家庭琐事。然而,当车辆驶至山道的一个拐弯处时,一辆满载泥土的大卡车迎面疾驰而来。尽管姐夫为了避让大车尽量靠右行驶,但大车并没有减速,反而占据了小车的车道呼啸而过。虽然车头已经过去,但车尾却狠狠地撞上了小车的车尾,惯性作用下,大姐的车被推向了右侧深深的悬崖……
  相汇的小车不幸跌入了悬崖,目睹这惊险一幕的大车司机,尽管心中犹豫,但仍然选择了离开现场。他的那辆黑车,既无牌照,也未投保。幸运的是,一台路过的客车停了下来,车上的好心人迅速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救护车经过长达二三十公里的路程,终于抵达了事故现场。救援人员迅速行动,将受伤的大姐从悬崖下抬上救护车。而我的姐夫仍然被困在变形的轿车里。由于现场条件有限,大姐被暂时安置在路边一块大石头上,她因流血过多而陷入昏迷。尽管生命垂危,她仍微弱地央求着路人:“救救我吧……”鲜血沿着她浸湿的长发滴落,染红了大石头和路面。
  初冬的山风呼啸而过,山坡上的红叶在风中飘零。围观的路人们对大姐的遭遇感到无比怜悯。然而,现场只有一台救护车,而且事发地点偏远,救援力量捉襟见肘。当救护人员再次下到山沟底,将姐夫从变形的轿车中救出时,大姐已经失去了生命的支撑,她的生命在那一刻黯然消逝。
  于是,大姐被放进了医院太平房。高位截瘫的姐夫在那个医院接受治疗,而庆幸的是后座的那个小孩却平安无事。
  当我们匆匆赶到时,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噩耗,内心无比震惊与悲痛。肇事司机的逃逸,不仅让这起交通事故悬而未决,更给我们受害者家属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打击。大姐的离世,姐夫的重伤住院,未成年孩子的无助,以及八旬老母亲的孤苦无依,这一切都让我们倍感痛苦和无奈。
  为了让老母亲和受伤的姐夫能够安心,我们强忍悲痛,隐瞒了大姐的离世。那十几天来,巨大的开销几乎耗尽了我们从家中带出的所有积蓄。我们姊妹几人在闻喜县城的小旅馆和医院之间奔波,已长达十三天。然而,交警队仍然没有给出明确的处理结果。
  为了让大姐得以安息,也为了减轻日益沉重的经济负担,在立冬后的一个寒夜,我们带着大姐的遗体踏上了回村的路。
  大姐的老家是一个移民搬迁村,她因工作与生活常年在市区居住,那片土地上,如今已无一瓦一土属于她。经与村里商议,决定在村头的那片空地上临时搭建帐篷,作为大姐告别的场所。
  虽然帐篷简陋,但大姐的孤魂终于可以在此与亲朋好友作最后的道别。在大姐的葬礼上,除了至亲之外,更多的是那些曾受她恩泽的青年、老年和乡亲们。这些人并非亲戚,也非旧友,而是大姐生前无数次伸出援手、用爱心温暖过的人。他们每一个人的眼神都透露出深深的感激与不舍,他们不断重复着:“这样一位善良、热情的人,怎么就这样离我们而去了呢?”
  我也无法理解,为何如此热爱生活的大姐,一个总是默默付出、关爱他人的人,会如此突然地离我们远去。那句老话说:“好人一生平安”,但为何她的生命之旅却如此短暂?
  当葬车缓缓驶过村庄时,我泪眼朦胧中瞥见了街道两旁站满了抹泪的乡亲,他们的悲伤与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我们家中大大小小九个孩子(其中有三个孩子是母亲收养伯父家的,伯父早年离世),大姐自幼便肩负起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她为了家庭的和谐与我们的健康成长,毅然决然地从初二辍学,用稚嫩的双肩扛起了家庭的重担。为了贴补家用,让我们几个弟弟妹妹得以继续求学,她从十三四岁起便与年长之人并肩,穿越麻姑山、历山,挖寻草药,捡拾山桃胡。那时的姐姐身形瘦弱,饮食不周,瘦削的脸庞上仅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闪烁着坚定的光芒。每当母亲提及这段往事,心中涌动的情感总会化作心疼的泪水。
  姐姐对家中的老母亲和我们这些子女有着深深的眷恋。她热爱这个世界,珍爱世间万物,然而,她为何会选择放下这一切,离我们而去呢?她的离去如同晴空霹雳,让我长久地沉浸在悲痛之中,每每思及,泪水便无法自禁。大姐的离世让我封闭了自己长达半年,幸得朋友的耐心劝慰与开导,我才逐渐走出了阴霾。
  十四载光阴已逝,大姐的身影和笑声仍旧恍如昨日,深深烙印在我心底。在这个“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的时节,细雨如烟,行人步履沉重,我又一次沉浸在对她的思念之中。
  我渴望再次感受她的温暖怀抱,却只能怀念;我渴望再次聆听她的柔声细语,却只能思念。于是,在这个清明的时节,我挂起彩纸、焚烧纸洋、插上鲜花,用这些微不足道的举动,来祭奠她逝去的灵魂,表达我对她的无尽怀念与深深敬意。
声明:石头散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内容仅供学习、交流和分享用途,仅供参考,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因有些转文内容来自搜索引擎,出处可能有很多,本站不便确定查证,可能会将这类文章转载来源归类于来源于网络,并尽可能的标出参考来源、出处,本站尊重原作者的成果,若本站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时或者对转载内容有疑义的内容原作者,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如果属实,我们会及时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

相关文章

刚才碰见王老师爱人,骑着电动车载着两个装满衣物的红包袱,这应该是他们结婚时候的物件,虽然他们的儿子已经成家立业,但是岁月并没有褪去包袱皮鲜艳喜庆的大红色。王老师是一个多么会...

提起“三八妇女节”,总会想起母亲。曾经流逝的一件往事,让我内心对母爱充满阵阵感动和深沉思念。 记得那是20多年前的一个正午,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劳作了半天的左邻右舍,都习惯聚集...

一座半旧不新的老宅子里,有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斜倚在床头边,她仔细端详着手中的一把白玉梳子。落日的余晖从玻璃窗外缓缓地飘进屋子,温热的光束洒在老人脸上,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将她...

一直怀疑杜牧他老人家是不是我们的气象员穿越回了大唐,不然,一首“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怎么年年就那么准确地预见了清明的天气?千百...

我是七十年代初入伍的,那时的部队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现在多姿多彩。那个年代是政治挂帅的年代,每晚的政治学习,所长、教导员除了学习文件还会安排读报,主要让我们了解国家大事,...

一 夏日,在落日的黄昏里,天气依然很热,暑热没有退尽。我只好,带着大大草帽,长袖长裤的全副武装。一个人在花园里,用大大的花剪修剪着花草。 顾不得去望一望西天的晚霞,只是感觉很美...

四月是你的谎 四月的田野,麦苗长势喜人,各种各样的野草、野菜和野花,也跟着热闹起来。 伫立在教学楼四层,开窗望去,满目绿意盎然,树木高擎着新鲜的嫩芽,榆钱梅、桃花等竞相绽放,好...

去年盛夏时节,去了一趟黄草川。这是一个近几年修建成的新农村,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下山入川项目村。村子修建完成以后,把全县各乡镇居住在深山区的农民整体迁移过来。村子坐落在小城边边...

初冬,我坐在店里,透过玻璃看到不远处的小菜园变了模样。围栏上的丝瓜叶子有的已枯黄,藤蔓上还余一朵、两朵的小黄花,在秋风中摇曳。丝瓜只剩几个明年留作种子的,和等晒干后用来刷碗...

一 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与几位好友一齐出发杭州。大雨倾盆,道路拥堵,却未能削减我们内心的热情。火车上,我们边品茶边畅谈,让原本漫长的旅程变得愉快而温馨。清晨,我们抵达杭州...